• 第128章 疯狂的想要回去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4本章字数:3275字

    在异国风情的地方,带着异国风俗的气息。一排排,一栋栋都与国内的建筑有很大的区别,他们这里奢华、低调而别致。

    每一栋房子都是独立独户,都自带院子,草坪更如一个小型足球场一般葱绿。

    这里的气温比国内好暖和一些,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肆无忌惮的照耀在这片大地之上,穿透树叶之间的繁密,射在平静湖面上的波光粼粼。

    刺进被窗帘遮住的房间,整间屋子比夜晚要明亮许多。米白色的窗帘,经过阳光的洗礼,让屋子也变得比以前更加温暖了。

    大床上一片白色,白色被褥和枕头中间沉睡着一个小麦色肌肤的男人,他闭口不言,宛如童话里所说的睡美人,让人陶醉在其中。

    随着时间的溜走,那双眼眸慢慢了苏醒的迹象。

    他煽动着长而浓黑的睫毛,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有一双这么好看的睫毛,让女人们都容易心生嫉妒。

    他的唇瓣有点苍白,脸色也没有一点血色。转动着那双如墨玉般的眼眸,看了一眼周边的环境,他脑海里第一反应就是,这里是他国外的房间。

    自己不是应该在病房吗?为什么现在自己会在这里?

    脑海里不断的回忆着自己是怎么到来这里的过程,却发现脑海里一片空白,根本就没有记忆。

    而他只记得看护给了他一杯水,之后就昏昏欲睡。

    想到或许是那杯水的原因,洛长邪蹙着眉很不爽。他一直坚持要留在国内看病,就是因为想着楚依依和安安要来看望自己,他们才有拉近距离的机会。

    如今他居然被自己的父母算计带到了国外。

    难怪之前一直劝说他出国养病,他没有答应,父母突然放弃了,还以为他们是妥协不再逼自己。

    没想到卑鄙的手段居然在这里。

    他慢慢的坐起身,不顾自己的背上是否有伤,用力的大喊着:“来人啦!”

    声音刚落下,房间的门就被打开,除了佣人进来,后面还跟随着自己的父母。

    他们见洛长邪醒来,心里很高兴,特别是老太太,走进来就说:“长邪,你醒了,有没有什么需要的,我让人去给你准备。”

    虽说这段日子洛长邪在医院里,伤口已经愈合了一些,但因为严重,还是不能随便乱动或者到处行动,只能卧床修养。

    洛长邪不顾母亲的话,直接从床上下来,走到二老面前说:“我要回国,马上,立刻。”

    “胡闹,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回国?”老爷子看着洛长邪,因为刚刚的呐喊和扭动,额头都已经开始冒冷汗了。

    “怎么回国?你们怎么带我出国的,我就怎么回国。”洛长邪说完就想要朝外面走去,身上还穿着一身病服。

    老爷子对旁边的两位佣人使了一眼颜色,他们就把洛长邪拉回床上。老爷子立即说道:“你别指望能回去,就给我好好的在这里安心养病。”

    而洛长邪却如疯了一样,说一定要回去。

    就在双方争执的时候,刘佳好拎着行李包走了进来。

    她为了能够照顾洛长邪,特意对学校请了长假,连夜赶到这边。没想到刚走进来,就看到洛长邪吵着要回安平市。

    看着那些佣人们的手脚粗鲁的拉着洛长邪回到床上,她就很担心洛长邪背上的伤口会被拉开。所以急忙上前扶住洛长邪:“长邪,你别胡闹了,你再这样,伤口就该裂了。”

    “佳好,就麻烦你照顾一下长邪了,我们就先出去。”老爷子她们很放心刘佳好照顾洛长邪。现在看到她那么关心长邪,自然是要留点空间给他们两位。

    “好的,伯父。”刘佳好说完目送他们离开这间屋子,随即便别过头看着洛长邪:“你不要胡闹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的伤口是有多么的严重。”

    洛长邪看了一眼刘佳好,知道自己父亲他们是什么意思,但是觉得刘佳好和自己不过是好朋友,他们完全就是多心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来照顾你,我知道你现在在这里很痛苦,但是为了你的身子,你应该好好的修养,而不是像这样胡闹。”刘佳好说着,扶着洛长邪朝床上走去。

    洛长邪只是坐在床上,没有要躺下去的意思。看了一眼刘佳好,说道:“我要回去,我不可能呆在这里。”

    他很清楚自己想要见到的是谁,不可能在这里躺着。他想有楚依依的陪伴才是最开心的,有安安的小手拉着自己才是最温暖的。

    即便这里有自己父母,他们一样担心自己,但是他却感受不到心里的那丝温暖。

    或许是曾经的楚依依给了他骨子里的爱,让他现在即使是无法爱人,但是却依旧想要呆在她的身边。

    刘佳好没有想到洛长邪如此倔强,犹豫片刻,只好慢慢开口说:“你别这样,安安也已经被伯父伯母带到这里来了,你难道就不为安安着想?你走了他一个人呆在这里会有多么的伤心。”

    洛长邪一下子愣住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父母连安安都带出国了。也就是说他们早就知道有安安的存在,只是一直不动声色罢了。

    他们一直在找机会带走他和安安,这一切都是早就预谋好的。

    “安安在哪里?”他不知道安安突然来到异国,情绪会怎么样,大概会一直吵闹吧!

    “他还在他的房间睡觉,不过应该很快就会醒过来。”其实她都不是很清楚安安在哪里,毕竟她也是刚来。

    她继续劝说着洛长邪:“你现在不要这么激动的吵着回去,你也知道伯父伯母年纪大了,经不起你这样气他们。万一他们气得一病不起,你到时候后悔也没有用。

    而且他们也不过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关心自己的儿子,不想让你受到伤害,这都是可以让人理解的。你就不要再和她们硬碰硬,让他们伤心了。”

    洛长邪听完刘佳好的话,没有直接说话,而是看着她,选择了沉默。

    但是刘佳好却知道他是默认了,之后再劝说洛长邪两句之后,便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刘佳好拎着还没有放下的行李朝书房走去,想着还没有跟他们问好。

    走进去就看到洛家二老正坐在沙发上说着什么。看到她进来,便满脸微笑的看着她,还让她进去。

    她脸上也挂着微笑的说:“伯父伯母,你们好,没有经过你们的允许就自己先过来了。”

    “看你说得什么话,你过来照顾长邪,我们才应该多感谢你。如果不是你,估计现在长邪都还要吵着回去。”

    老太太看着刘佳好就跟看到是自己的女儿一样,满脸的微笑,表示自己很喜欢她。

    刘佳好站在一边急忙的说着:“哪里,我和长邪是从小长大的朋友,我当然应该关心他。”

    老爷子看着她还一直站着,指了指自己右边的沙发说。

    “你来坐下吧!我们聊聊天。”

    她当然看得出来老爷子他们不止是想要对她聊聊天,应该还想要有其他的话跟她说吧!她便放下行李,直接做到那张单人沙发上。

    从小她的父亲就把她培养的很好,一个女人该有的气质和言谈举止都表现得不错。

    虽然她父亲只是一个警察局的局长,但是她却宛如大家闺秀一样。

    甚至比很多上流社会的名媛都还要让人感觉高贵、典雅,所以老爷子他们才会那么的喜欢刘佳好,觉得有个这样的女儿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老太太在书房的书架上找到一本很久以前的相册,上面有很多关于洛长邪的相片,从小到大几乎都是一样的表情。就算有变动,也只是更加难看的表情。

    而身边与他合照的小朋友,很多都是刘佳好,也是唯一的一个女孩子。

    人老爱怀旧,最近老太太就总想着小时候的洛长邪,虽然那时候已经有心里阴影的他,至少比现在听话多了。

    她把相册递给了刘佳好:“你看,当时你们是多么亲密,每天都是形影不离的去上学、放学。”

    刘佳好看着那些照片,不曾遗忘过去陪伴在洛长邪身边的日子。她也很怀念每天都有洛长邪的陪伴,而那些学校的女人都羡慕死她了。

    其实一直都她缠着跟着洛长邪而已,洛长邪是有她无她都一样。

    “是啊!当时我们感情很好。”她一直都以为洛长邪对她好是有感情的,后面才知道是自己自作多情。

    “一直以来,我们是看着你长大的。你越长大人就越来越懂事儿,落落大方。当初那个掉牙的小女孩现在已经长成仙女般美丽。

    你一直和长邪玩耍,一直到大都没有断过联系,完全就是青梅竹马的感情。对于我们洛家未来媳妇的人选,我们也一直都只认你,你也是唯一一个符合我们洛家媳妇的人选。

    至于中间出了一个楚依依,让我们感到很意外。但是你也看到了,她现在把长邪害的有多么惨,我们当老人的看着就是一阵的心疼,自然更不会让她进入我们洛家大门。”

    刘佳好从很久以前就知道洛家的两位老人很喜欢自己,而且几乎都是把最美好的东西给予她,当时还对着自己的父亲开玩笑,以后要带回家养着。

    当时记得父亲就说了一句,你们长邪愿意吗?

    那时候的她不知道父亲的话是什么意思,后面她懂了,对长邪的感情也有着异样的变化。

    不再是儿时的那种青涩友谊的感情,而是带着男女之情的感情。

    后来她们之间的关系,被两家家长一直误以为是男女朋友关系。那时候她以为洛长邪不解释,就是代表已经慢慢的接受她了。

    谁知道后面洛长邪才说,他不过是不想让她失去面子而已,毕竟她们是最好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