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0章 求求你带我去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4本章字数:3045字

    之后她没有和齐遇乐多说两句,因为乘务人员就已经来对她说要关掉手机了。

    她点头,就慌忙给齐遇乐说了再见,说下飞机之后再做联系。

    楚依依拎着自己的背包上飞机,看到前面的环境,直接上去。

    她选择的是头等舱,现在的她根本就不想听到经济舱的嘈杂。烦躁的心让她总是会多想。

    坐在位置上,看着飞机正一点一点的往天空身上去,一点一点的远离地面。安安,你等着我,我会立即带你回家,以后妈咪一定不会再让你被带走。

    安安长这么大几乎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身边,唯一一次就是自己之前回安平市的那一次,但是那时候安安身边有疼爱他的外公外婆陪着。

    而且安安对她们两位都比较熟悉,毕竟从出生就一直看着的亲人。但是现在不一样,即使安安需要爸爸,可他们并不是很熟悉,安安一定会感觉到不安。

    不知道晚上睡觉有没有好一点,有没有闹情绪,在国外的这几天有没有好好的吃饭。

    她一心担忧着远在国外的安安,一时没有注意到自己身边到底坐的谁。

    正巧美丽的空姐,温柔的声音拉回了她的思绪,问着她需要一点什么,她看了一眼空姐手中的推车,轻轻的说着一杯果汁就好。

    等空姐离开走廊,她就看到自己身边坐的是叶离原。

    叶离原因为要飞去国外参加医学的研讨会,所以现在才会在飞机上,他也很意外,没想到会在这飞机上遇见楚依依。

    只是现在的楚依依早就没有当初那个和自己对立的时候看着有气色了。

    她整个人一看就是非常的憔悴,现在的楚依依应该多休息,不应该出现在这飞机上。

    楚依依看到叶离原,整个人都不爽了,毕竟想到他和洛长邪是好朋友,所以连带他一起怀恨在心。

    叶离原能在她的眼中看到愤怒,还以为是上次他们之间不欢而散,楚依依到现在还恨着他。

    不过他倒不以为然,继续吃着自己的午餐。

    因为最近有点忙,吃午餐的时间都没有就慌忙赶到机场。

    楚依依想到上次叶离原对她说远离洛长邪,认为他早就知道洛长邪是一伙的了。

    他一定是知道自己会心软,所以才会故意说洛长邪有什么情感缺失的话。

    目的就是让自己对洛长邪放松警惕,然后给洛长邪提供机会,好让他下手。

    叶离原就是洛长邪计划中的一部分,所以她没有多想直接问着叶离原:“你为什么要帮洛长邪欺骗我?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很傻?”

    “你在说什么?”叶离原不知道事情的原委,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欺骗了她,就算是洛长邪也不关自己的事情啊!

    “我说什么,你难道不是很清楚吗?让洛长邪带走我的孩子,难道不是你们计划好的?

    如果你不来给我说洛长邪有什么情感缺失,我就不会对他放松警惕。亏我当时还同情他,没想到你们竟然转身就把我的孩子带走了。

    现在你是不是打算过去和他汇合啊?”

    想到安安被洛长邪带走,楚依依那晶莹剔透的眼泪,又含在眼眸,迟迟未落下。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长邪有情感缺失的事情是事实,至于孩子的事情,我不知道是不是长邪带走的。你现在这样找我理论,我也不知道。”

    叶离原看着她要哭泣,觉得她可能说得是真的。想到她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就是很辛苦,现在孩子被带走,大概的确是很伤心。

    楚依依或许是太生气,直接端着红酒泼在叶离原的脸上:“你们都是骗子,骗子。”

    她发愤完,也不在乎周边异样的目光,看着窗边几乎哭泣着。

    叶离原因为那杯突然来的红酒,很是生气。好在最后他稳住了自己的怒火。因为他看见楚依依一直强忍着不流下来的眼泪,这一刻掉下来了。

    他完全可以理解楚依依因为孩子被带走的痛苦。

    此刻,就当他倒霉了一点,被楚依依当作了发泄的垃圾桶。

    站起身,直接走到卫生间去处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好在自己是一身黑色西装。

    只是他不清楚为什么洛长邪会带走安安。在他的记忆力,洛长邪不是一个会抢走楚依依孩子的人。

    而且他连孩子的妈都不知道怎么爱,还怎么去爱孩子。

    而且洛长邪一直以来都是那么在乎楚依依,怎么会突然想到带走她的孩子,而且一声不吭的带走。

    看着楚依依那么确定的口气,不像是在说谎,而且她没有必要对着自己说谎。

    回到位置上的时候,楚依依就没有一直看他这边的方向,饭也没有怎么吃。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刚在见到楚依依的时候会给人感觉那么憔悴,大概是因为担心安安的事情吧!

    下飞机的时候,楚依依看到叶离原。知道他是能够靠近洛长邪的人,不再生气,也不顾周边的人,急忙走过去拉着叶离原:“我不生你气了,你可不可以带我去洛家。”

    叶离原看着她突然拉着自己。说实话,还是有点同情这个女人,不过他现在没有时间带楚依依去,而且更不会带楚依依去。

    洛家不是他自己的家,不是说带去就带去的。到时候恐怕洛老爷子看到他身边有楚依依,怕他都不能进家门吧!

    “不行,我现在没有空。”他直接推开了楚依依的手,想要直接到托运的地方取自己的行李。

    楚依依当然不肯放过叶离原,她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要能够进入洛家,就算求求眼前这个男人也无所谓。

    “我求求你,你就当可怜可怜我,我不能失去安安,他是我的全部。”

    她眼泪犹如豌豆一般大小,一滴一滴的往下滴落,似乎根本关闭不了阀门。

    叶离原看着几乎是跪在自己身边的女人,一脸憔悴,因为之前在飞机上哭泣,头发也有点凌乱了,看着尤为可怜。

    她也不过是担心自己的孩子而已。

    他深呼吸拉起楚依依的身子,让她站稳了:“我现在真的没有时间去洛家,不过我会试着去洛家看看,看安安到底在不在他们洛家?如果在,我到时候通知你。”

    听到叶离原的话,楚依依也算是放心一半了。

    虽然自己没有进去,但他愿意帮忙也还算好。

    “谢谢你,希望你能尽快去洛家。”

    “嗯,那我就先走一步了。”他现在还要赶去别的地方。

    楚依依终于放开他,眼泪湿润了眼眶,送他离开机场大厅。

    ……

    躺在床上的洛长邪不知道楚依依已经坐飞机来到这一边,而他整天还在想着怎么逃离这里。

    别过头看着窗外树上的鸟儿,它们欢腾的跳跃着,让洛长邪甚是羡慕,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有自由。现在老爷子对他完全是二十四小时的监控。

    还让刘佳好来照顾自己,他不知道为什么刘佳好还愿意留下来照顾自己。想着还以为是自己父亲的意愿,苦口婆心挽留的刘佳好。

    他最近这几天保持得比较安静,没有想过要逃离房间,可能是因为出国的时候,伤口有点拉伤,不过经过这一个星期的调养,已经慢慢的开始愈合了,

    洛长邪的平静不是已经接受事实,而是想让刘佳好和自己的父母放松警惕。而他已经联系好自己的手下,让他们时刻准备好接他离开这里。

    他们是二十四小时的等候在老宅外面,等候命令。

    而今天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刘佳好因为有点急事儿要出去,父母因为安安的吵闹要哄着小孩子,这会儿应该是准备出门。

    他的房门是虚掩的,能够清楚的听到老宅大门被关闭的声音,慢慢的站起身,他看着院子外面的车子也已经发动渐渐离开。

    虽然门外还有父母留下来的佣人在看住自己,但是他却不把他们放在自己的眼里。

    洛长邪回到衣帽间,换下自己的病服,然后就朝外面走去。佣人们听老爷子说不管什么方法也一定要拦住少爷的去路。

    可洛长邪根本不在乎伤口破裂的危险,执意要从老宅里逃出去。可能是因为老宅的佣人们都怕扯到洛长邪的伤口,拉扯了一会儿就及时放开了手。

    洛长邪刚走到玄关处打开门,就看到叶离原站在门口。他一脸轻松的说着:“怎么知道我要来吗?刚来就开门。”

    他却没有心思和叶离原开玩笑,冷冽的说着:“我要离开这房子,我要回去找楚依依。”

    现在他就如任性的小孩子一样,不管父母怎么说,他就是不肯听从父母的话,想要离开这里的想法从来就没有消失过。

    叶离原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就知道他一定是伤口又在疼痛了,还不知道他有没有被拉伤伤口。

    他拉着洛长邪,直接朝里面沙发上走去:“你认为你现在这个样子去找楚依依,还有命见到她?”

    说着就把他的衣服一点点的脱去,只是里面的白衬衫已经被一片血液打湿。鲜红的血液在白色的衣服上渲染上一抹梅花盛开似的红艳。

    触目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