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3章 不能再任性

    更新时间:2018-08-09 16:42:15本章字数:3215字

    安安才不管自己是不是已经把洛父洛母给吵得心烦气躁了。

    他们自身体力也完全跟不上这个孩子的精力,有些心有余力而不足。

    “安安,我们现在就跟着爸爸生活吧!你的爸爸也比较爱你,爷爷奶奶也比较爱你,难道你不爱我们吗?”洛老太太继续的哄着安安,希望他能好转一点。

    这洛清安长得可爱招人喜欢,嘴巴有很会说,让人看着就觉得是一个懂事的小孩子。可这脸蛋不仅像洛长邪,连脾气都那么相似。

    只要犟起来,谁都劝不动。洛老太太已经不止一次这样低声下气的对着安安说话,希望能博得他欢心。

    可安安根本就不买账,而是直接看着他们说:“我不要,我要妈妈。我要和爸爸妈妈一起生活,我不能离开妈妈。”

    他才不要跟自己的爷爷奶奶生活,他们都不放他回去,自己怎么可能爱上眼前的爷爷奶奶。

    “我们都非常爱你,所以你就乖乖听话好吗?只要爸爸的身子好一点了,就会过来带着你,陪着你。”洛老太太都已经半弯着身子,与安安平视的着对方。

    安安满是眼泪,看着自己的奶奶,还是无法喜欢上:“我不要你们爱我,我只要妈妈爱我。妈妈不会这样只把我放在家里,妈妈会给我好多好多好玩儿,还会让我和外婆她们打电话。你们什么都不让我做,我一点都不爱你们。”

    他的声音虽然有点稚嫩,但是很绝对,让两位老人看了一眼彼此,有点心伤。

    其实小孩子虽然人小,但是他们能知道谁对他们好,谁对他们不好。虽然洛父洛母买了很多东西给他,但是那些都不是他想要的。整天把他关在家里,他没有自由,自然是不高兴了。

    两位老人实在是没有力气和安安闹下去,便对着身边的佣人说:“好好的照顾好小少爷,不然唯你是问。”

    佣人点点头,说一定会照顾好小少爷。

    如果小少爷能让她照顾,自然是会悉心照顾,但是这小少爷根本就不理会她,整天就知道吵闹着要出房间去。

    这时刘佳好从外面赶了过来,就正巧看到安安坐在床边吵着要见自己的妈妈。就如上次见到洛长邪不顾伤势说要见到楚依依的场景一样。

    她就不知道楚依依为什么那么好,让父子俩都为她疯狂着迷。

    “佳好,你来了。”老爷子他们看到刘佳好赶来,心里自然很是欣慰:“这段日子可把你忙坏了。这照顾了长邪,又来照顾孩子的事情。”

    刘佳好笑了笑,表示没有什么:“没事,我反正都没什么事情,照顾他们也没有什么。”只要解决小的,大的应该问题也不大了。

    安安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阿姨,听爷爷奶奶的话貌似是要来照顾自己的,可是他一点都不想让自己被这个阿姨照顾。他翻着白眼看着刘佳好,眼神很不友好。

    刘佳好自然是不能和孩子置气,依旧面带微笑的看着安安,走到他的身边,蹲下/身子看着安安。

    “宝贝,你不要慌张,我知道你的妈妈叫楚依依,我是你/妈妈/的好朋友。她让我过来照顾你的。现在她有点忙,没有时间来接你回家,等忙完了就来接你。”

    她想在要想尽办法靠近安安的身边,就算说一点小谎也没有什么的。

    只要能够稳住孩子的情绪,她在老人们和洛长邪的眼中就会有不一样的看法。

    安安果然停止令哭泣,没有说话,狐疑的打量着刘佳好。

    而洛父洛母却看在眼里很欣慰,以为刘佳好两句话就把孩子哄得停住了哭泣,他们可是费力好半天都没有成功。

    “你现在要乖乖吃饭,长得白白胖胖的等着你/妈妈来接哦!不然到时候你生病,你/妈妈看到会很心疼的。”刘佳好看到孩子停止了哭泣,就继续说着。

    可是安安停止哭泣根本就不是因为相信刘佳好的话,而是想要看看这个阿姨到底要做什么。

    因为他直觉告诉自己,眼前的这个陌生阿姨并不是什么好人,所以她也不可能让自己的妈妈来见自己。

    如果可以的话,爷爷奶奶早就答应了。

    洛长邪的那个吻来得太突然,让楚依依一时慌了神,完全忘记自己身在何处,现在要去做什么事情。

    身边的齐遇乐看着已经傻眼的楚依依,不知道她心中在想些什么,不知道她到底要做什么,只是定睛的看着她。

    那一刻仿佛长长走廊是定格的画面,彼此都不干涉彼此。

    楚依依不知道自己呆愣了多久,只觉得刚刚在洛长邪的吻中感受他的温柔与柔情,很疼惜她的模样,让她一时陷入其中。

    等她缓过神,看着周边早已没有洛长邪的身影,大概知道他已经走了。她依稀之间记得,洛长邪在走得时候,对她说一定会把孩子带回来,不知道是真是假。

    身边的齐遇乐见依依有所反应了,急忙上前扶着她的身子说:“你还好吗?洛长邪怎么可以如此霸道,都不管你的感受。”

    楚依依没有说话,对于洛长邪这般举动,她是很惊讶,但是他霸道的行为是一向都存在,不管是三年前还是三年后。

    齐遇乐虽然不清楚楚依依内心的想法,但是就怕她想到关于洛长邪的事情,那样只会让楚依依陷入痛苦。

    她站直身子,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对面的那堵墙上有斑斑血迹,还略带湿润。而她清楚的记得刚刚是洛长邪被打在这堵墙上,还不由的发出闷哼声。

    想到洛长邪之前因为救她而发生了意外,伤口就是在背上。难道那墙上的血迹就是他伤口被拉开而流出的血液?

    虽然内心不敢确定是不是,但是心里却很是为洛长邪担心,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

    齐遇乐也顺着楚依依的眼神看去,就看到墙上的那一些血迹,大概知道楚依依在想什么了。只不过他不喜欢楚依依一直担心洛长邪。

    刚刚他也的确因为洛长邪的那一个亲吻而激怒了自己,根本就忘记洛长邪现在还受伤着,所以没有把握好力度对他打了一拳。

    但是他相信洛长邪既然受伤都能来到这里,那么那一拳不会让他致命,不过估计会疼痛。正好让他感受一下钻心刺骨的疼痛。

    楚依依抬步朝电梯的方向走去,齐遇乐连忙追上来:“你要去哪里?现在已经很晚了。”

    “我要去找他,他的伤口一定在不停的流血。”她不能像没有事情的人一样,乖乖的在酒店带着。

    毕竟洛长邪是因为自己才会受伤,也是因为自己才会被齐遇乐打。现在他的伤口裂开,自己不能可能不自责。心里却早就忘记自己来这里找洛长邪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难道还要去找他受伤吗?你不是不知道洛长邪是如何伤害你的。”齐遇乐听到楚依依说要去找他,他的心里就很担心,他怕洛长邪受伤之后让楚依依更加的心疼,更加放不下洛长邪。

    “我知道,但是我不可能放任他不管,他是因为我受伤。”说着楚依依不顾齐遇乐的阻拦,毅然上冲进电梯,直接跑出了酒店。

    只是当她走出酒店的时候哪里还有洛长邪的影子,早就看不见了。

    眼前一片茫茫人海,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一个方向才能找到受伤后的洛长邪,在异国的街头她像傻子一样奔跑着,四面环顾着,希望能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人影。

    但很可惜,到最后她都没有看到那个男人的身影,到最后她都不知道怎么办了,站在街头,她居然感觉到心里有一丝丝的心疼。

    眼中蕴着薄薄的水雾,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眼中已经开始湿润了。

    可是没有看到洛长邪的身影,她原本还在心疼的时候,突然想到安安的身影,她的心立即收起了那点心疼,告诉自己不能因为洛长邪而心疼。

    他抢走了自己的孩子,让她这一周活得生不如死,人不人,鬼不鬼。他知道自己把安安看得有多么的重要,可他却还是下得了手夺走孩子。

    而洛长邪出了酒店,一点都不想回洛家老宅,索性直接让自己的下手把车子开到属于自己房产的地方。那个洛家他感觉不到温暖了,他不知道父母是怎么了,让他们对楚依依那么偏激,那么不喜欢。

    打电话给叶离原告诉他,让他过来给自己处理一下伤口。

    叶离原来的时候手里拎着一大包的医药箱,想必已经知道他的伤口被拉伤。不过只要洛长邪触碰到关于楚依依的事情,就准没有好事。

    他打开医药箱,准备好消毒药水和消炎药以及各种包扎药物。

    在拉下洛长邪的衬衫时候,他看到了如之前洛长邪离开老宅的那一幕,背上的伤口浸透了白色的纱布,穿透了白色的衬衫,打湿了黑色的西装。

    明明洛长邪的脸色已经很糟糕了,他却一声不响的坐在沙发上,等待叶离原处理。

    看得人都觉得伤口是极其疼痛,而受伤人却感觉没有事情一样,包扎的全部过程中,洛长邪没有一声叫疼。

    等一切都结束之后,叶离原收拾好自己的医药箱,看了一眼洛长邪说:“你不能在这么任性下去了,不然到时候真的会发炎致死。别以为我说来吓你的,你也不小了,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

    而洛长邪却沉默不语,他自然知道叶离原口中的话。但是面对楚依依的无助,他只能认命的选择去帮助楚依依。

    或许这就是他的命,楚依依就是他的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