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练练手扒扒东西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0本章字数:2011字

    几个来回,月灵儿还是没在月流苏身上讨到便宜,但是月流苏可不会这么轻易罢休,她讨不到便宜自己可讨得到。

    只听见“啪”的一声,月灵儿的脸上留下了五个手指印,月流苏狠狠的一巴掌不是闹着玩的,一下子就将月灵儿的脸打偏了。

    “月流苏你!”月灵儿咬牙切齿道,眼神恶毒,一只手捂着自己如花似玉的脸,可见她的左半边脸颊迅速的红肿起来,天知道她最重视的就是自己的脸了。

    “这是见面礼。”月流苏和善的笑道。

    月流苏脸上的笑意彻底将月灵儿激怒了,一股冲动上了大脑,顾不得其它,手中的橙色光芒再次闪起,快速的朝着月流苏而去。

    “月流苏,我要你死!”月灵儿一字一顿的说,当中夹杂着愤怒与不甘。

    月流苏冷哼一声,“凭你?”虽然她在这方面不及她,但是她凭借自己的利落的身手肯定技高一筹。

    几个来回,月灵儿硬是没碰到月流苏的衣角分毫,就连她的每一招每一式都能很好的被月流苏化解,但是她却感觉到到她身上的魂力波动。

    月灵儿睁大了杏眼,眼中带着恶狠,像是啐了毒一般的盯着月流苏。

    月流苏轻蔑一笑,然后绕到月灵儿的身前,又是一巴掌打下去,“啪!”清脆得不要不要的。

    月灵儿脑子都懵了,整个人愣在原地忘记了反应。

    月流苏捂着自己的手,好家伙,这两巴掌下去手都红了!不玩了!

    月流苏扭动着手,然后轻轻的捏着,“二妹妹这是不长记性啊,怪不得姐姐了,下次要出手记得掂量掂量。”

    这是赤果果的挑衅啊!

    “月流苏你!”月灵儿那是恨得咬牙切齿啊!连一个废物都打不过,这事要是传出去她怎么在天玄大陆混?

    “我,我怎么?”月流苏用无辜的眼神看着两边脸都肿起来的月灵儿,哪里还有之前如花似玉的模样,她忍俊不禁,对付这种没心没肺的月灵儿就该往死里收拾。

    月灵儿现在吃够的苦头,只能用恶狠的眼神瞪了瞪月流苏,心中暗自发誓,总有一天她要让月流苏跪地求饶!

    “二妹妹,你还不走啊?现在再不治,你的脸就……”月流苏又朝着月灵儿扬了扬手,月灵儿顿时后怕了,缩了缩身子,眼中恶毒的神情被惊慌取代。

    “环儿,我们走!”她连忙的别过脑袋双手捂着自己的脸颊,一触碰到脸就是一股生硬的疼痛袭来。

    “是!”环儿从地上起来,唯唯诺诺的弯着腰站在月灵儿身后。

    “月流苏,我不会放过你的!”她贝齿紧咬下唇,心有不甘的瞪着她!

    “我等着你。”月流苏笑得得意。

    “哼!你给我等着!”月灵儿撂下话扭头就走。

    目送着两主仆一前一后的离去,月流苏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然后右手一扬,躺在她手中的正是月灵儿戴在左手无名指上的空间戒指。

    这空间戒指她目前买不起,但是顺手牵羊倒是可以,免费送上门的猎物,谁傻不拉几的不要?

    她按照原主的记忆试着感知,但是戒指没有任何反应,难道自己真的是废材?连一颗戒指都打不开?

    月流苏瘪了瘪嘴,将戒指收入怀中。

    “出来吧,别藏了。”月流苏漫不经心道。

    此时,一个身影缓缓出现在月流苏眼前,她就是倚梦,打小就跟着她,看她落魄了之后更是想要逃离她身边,这样的丫鬟要来干嘛?还好,除了克扣粮食之外还未做出什么殴打主子的事。

    “把你之前在我这拿走的东西都交出来。”月流苏淡淡道,现在打不开空间戒指,只能找她下手咯。

    可没想到倚梦上前就往地上跪,连番磕头,吓得是瑟瑟发抖,“大,大小姐饶了奴婢吧,奴婢再也不敢了。”

    月流苏一愣神,自己何时说什么了么?没有吧?

    “只要将你从我这拿走的东西统统交出来,我不介意你继续留着。”月流苏道,人家都这么诚恳了,自己也不好意思赶人家走啊,而且,现在她真的缺一个收拾屋子的,月流苏看了一眼满是霉味的屋子,嘟嘴的摸摸鼻尖。

    “奴婢这就去拿。”连忙的从地上连滚带爬的去往自己的屋子,她是真的吓到了,从来没有见过月流苏如此勇猛,打不还口骂不还手的她居然将二小姐打跑了,说什么她也不敢去招惹她了。

    “大,大小姐,奴婢这就,就这些了。”倚梦跪在月流苏面前,连头也不敢抬。

    月流苏打开木盒,里面躺着好几件首饰,记忆中都是原主的娘的陪嫁。

    “好了,你先去给我弄点吃的,然后再来打扫屋子。”月流苏收起木盒,摸了摸干瘪的肚子,大清早的就开始抗议,但是她也没办法了,这不是被逼无奈嘛。

    “是,是,奴婢这就去。”倚梦应声道,然后快速的从她身前消失,自己真的那么可怕么?月流苏冷笑。

    馒头就着剩菜,还好是热乎的,这是她第二顿饭,将就着吃,第一次她感觉到了粮食的珍贵!她发誓,一定要让自己吃饱饭!不对!还要有好多钱!想吃什么吃什么!

    草草的解决了早食,屋子也收拾的差不多了,月流苏淡定的站在房中,坏掉的地方都被修葺了一番,发霉的被子也被拆了洗了。

    “去打热水来,本小姐要梳洗。”月流苏闻着自己身上的味,就有些自我嫌弃了,有轻微洁癖的她现在不能忍耐摆着丫鬟不使唤,正正好,弄点热水洗洗也是不错的。

    “是,大小姐。”一溜烟的功夫,倚梦又没影了。

    月流苏不介意,对自己畏惧总好过自己被人欺负。

    美美的泡个澡,月流苏坐在屋檐边擦着湿漉漉的发丝,这里是一个独立的偏院,说白了,在她搬进来之前就是个柴房,现在连柴房都比她住的这地方强,月流苏瘪着嘴,见观其变,但是该自己的,她会一点一点的夺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