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找茬的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0本章字数:2021字

    “招式不错,就是差点力道。”神绝冥一边闪躲一边夸赞一边指导。

    “是么?那接下来呢?”月流苏唇角扬起一抹笑,动作干净利落的朝着神绝冥而去!

    可见一个进攻一个闪躲,神绝冥全然只当玩笑罢了。

    就在月流苏进攻的时候,神绝冥身形一闪,如光一般的速度,无法捕捉,等到她反应过来时,他的身形已经出现在她身后,一只手悄无声息的揽在她的柳腰上!

    “你!”月流苏顿时恼怒!反手匕首已经换了个方向,直直的朝着神绝冥刺去!敢情她一个人在认真,这丫的在耍流氓呢!

    可她的匕首还是刺了个空!转眼,某人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前,手臂一挥,匕首瞬时脱离月流苏的手心,直直的朝着一旁栽去!最后稳稳的栽在浴桶上!快频率的抖动,发出叮铃的脆响声。

    月流苏气恼,转身朝着浴桶走去,使劲的将匕首扯下来!顿时浴桶裂开!温热的水哗啦啦的往外淌!她眼疾手快的跳开,差一点,她又得湿身了!

    “不玩了不玩了!真没意思!”

    月流苏看到一地狼藉,狠狠的剜了神绝冥一眼。

    “这东西你来收拾?”她挑了挑眉。

    神绝冥单手背在身后,用非常无辜的眼神注视着月流苏,浑身散发着一种“不干我事”的气息。

    “罢了罢了!”月流苏气的牙痒痒,却又不能拿他怎么办,于是转身离开。

    “倚梦,这什么浴桶,说坏就坏了!换新的!”

    “是,小姐。”倚梦中规中矩,尽量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手脚却极其利索,生怕惹得月流苏不恼。

    令月流苏在意的还是在朝神绝冥挥动匕首的时候,她明显的感觉到丹田处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尝试着迸发出来。

    难道,那就是魂力?她百分之百确定。

    天刚擦黑,月流苏嘱咐倚梦几句,就将自己关在房门之中。

    她坐在床沿,神绝冥站在她身前。

    “你这次花费了我不少心血不说,昏睡的这几天连暖床本尊都替你省了。”

    “什么?!”月流苏怀疑自己幻听了,什么叫省了?什么又叫暖床?

    哦!对!她好像记得有这么个约定。

    “我睡了几天?”月流苏忽略前面那个问题。

    “三天。”神绝冥淡淡道。

    “哦!”月流苏随意的回答,完全忽略“暖床”这个实质性的问题。

    突然,神绝冥上前,修长的五指一把扣住月流苏的下颚,醇厚的嗓音充满了男性气息,“小家伙,可又调皮了。”可见,他的语气里带着淡淡的宠溺。

    月流苏一把将他的手打开,有些不恼,“你才小家伙呢!”

    她眼神闪烁着回答,“暖床就暖床,只不过今天不行,改天吧。”

    今天确实不行,她急迫的想要搞清楚自己体内的那股力量,这样才有资本与那些人抗衡,替原主报仇。

    还有就是眼前这妖孽也太会撩了,纵使她见过美男无数,还没见过像他这种自带光环的,浑身散发着睥睨众生的气势,令人生畏。

    神绝冥也没再继续深究这个话题,反而开始认真起来。

    “你坐下,试着将丹田里的那股气息提上来。”他指引着。

    “恩。”月流苏盘腿坐下,闭上眼睛,耳边传来神绝冥交代的各项注意事项,她一一照做。

    慢慢的,她感觉到那股气息从丹田处缓缓上升,开始在她的血液与经脉中游走,温和有力,撺掇全身,浑身开始轻飘飘的。

    紧接着游遍全身,混沌五识开始清晰明了。

    神绝冥手一扬,紫色的光芒将月流苏包裹,指引着她,待她掌握到诀窍才收回。

    就在此时,月流苏身上开始散发出一道道清澈透亮的光芒,赤,橙,黄,三道光芒反复的交错着,最后汇聚成一道黄色光芒。

    “恭喜。”耳边传来神绝冥的声音,月流苏缓缓睁开眼帘,身上的光芒瞬间收敛起来。

    “如何?”他问道。

    月流苏唇角微扬,站起身来,“不错,身体比之前轻盈了许多,我感受到身体里充斥着一股温和的力量,这就是魂力,好神奇。”

    月流苏扬起手,试着运用那股力量,可见,她的手心里出现一道黄色的光。

    “不错,刚开始修炼就是黄魂。”神绝冥夸赞着。

    “还有一件事我不得不提醒你。”神绝冥笑着开口道,眼中却充满了认真。

    “你说。”

    “我刚刚探知,你是双属性体质,木与火,在天玄大陆,双属性的人几乎已经灭绝了,所以不到必要时刻,务必不能让外人得知。”

    神绝冥的思绪飘得很远,据他所知,双属性体质百年难得一遇,而不管是天玄大陆还是其它大陆,双属性体质的人已经全部失踪了,这才是他要月流苏小心行事的原因。

    “双属性?”对这点月流苏记忆里多少还是有点了解的,金木水火土,乃五行,人出生的那一刻也就注定了。

    木属性可淬炼丹药,但是能否有所成就就看个人造化,但若是连木属性都没有,那就连基本炼丹师的入门标准都无法达到,但只要是木属性,学院都优先录取,这就是优待。

    木属性唯一的缺点就是无法修炼魂力,其它属性皆可修炼,这就是差别,又因为丹药的需求量与少之又少的炼丹师,所以那些炼丹师的地位可想而知。

    双属性的体质本就稀少,丹药师在天玄大陆更是抢手货,所以学院若是知道她是双属性体质,绝对抢着培养。

    可以说,月流苏目前是天玄大陆上唯一一个拥有双属性的人。

    “我知道了。”她眼神微凛,总之,这一次,她要让那些欺凌过她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这时候,她倒是懒得去追究神绝冥为什么清楚这些,总之,她只要知道他站在她这边的就好,其它的不重要。

    第二天,还处在睡梦中的月流苏就被一阵焦急的吵闹声吵醒。

    “月流苏呢?让她给本小姐出来!”

    “让她出来!现在都什么时辰了居然还在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