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祁越凌脑子没病吧?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1本章字数:2025字

    当然,在她的脑子里生根蒂固的主仆想法,若是月流苏在外面出了什么事,她也脱不了干系不说,也许还会因为照顾月流苏不周而被赶出月府。

    月流苏扶额,“起来起来,我带我带还不行么?”第一次,她感觉到深深的无奈,“快起来啊,别坐地上了,多丢人。”她赶紧的将倚梦从地上拉起来。

    总之好无奈,她是被逼的。

    这段时间月城也因为她与祁越凌退婚之事而对月流苏非常宽松,还准许她随意的出入月府,当然,这无一不是因为月灵儿与祁越凌。

    若是没有祁越凌的退婚,也没有月流苏此刻的自由。

    更多的是让月流苏随意出入月府,是想让她听到外面的流言蜚语,好忘了祁越凌,可月城不知道的是,她月流苏早就不是之前那个胆小怯弱的月流苏了。

    一个祁越凌她不稀罕!

    “小姐,一会您还可以去锦绣坊看看,那里的衣裳可好看了。”从月府出来,倚梦一路上给月流苏介绍着各个好吃好玩的地方,真当月流苏是出来玩的了。

    “好啊。”月流苏笑了笑道,没有拒绝。

    皇城热闹繁华,月流苏边走边看,耳边传来的八卦却不少。

    “你不知道啊!现在整个皇城都传遍了,月府的大小姐与太子在前日退婚了!”

    “是吗!这……”

    “这还不算,据说太子与大小姐月流苏退婚当天就跟月府的二小姐月灵儿提亲了!”

    “天哪!这不是在打大小姐的脸么?真不知,现在大小姐是否在家寻死觅活的。”

    “也难怪太子变心,大小姐可是一介废材,即便是嫡出小姐又如何。”

    “也对也对……”

    “其实我觉得太子配二小姐也是不错的,毕竟二小姐可是月府最器重的小姐,虽然是庶出小姐,但是人家在天玄学院排名第七,与大小姐之间的差别不是一点点。”

    “恩,你说的对。”

    “……”

    “呵呵……”以上对话月流苏只表示呵呵一笑,废材,很好,总有一天她要让所有人知道她月流苏不是这么好惹的。

    祁越凌又如何?渣男就是渣男,改变不了的事实,她不稀罕。

    一个橙魂就排名第七,还真让她有些惊讶呢。

    一路上也没个人认出她来,多少是因为她从未出门的缘故。

    “倚梦觉得,还是我家小姐是最好的,二小姐再怎么样也比不上我家小姐,太子眼光有问题。”一路上,倚梦都在开导月流苏,好似怕月流苏听到这些话心里郁结一般。

    “倚梦说得对。”月流苏微微勾唇一笑,很是赞同。

    繁华的街道上卖什么的都有,倚梦却不想月流苏听到那些不好的话,拉着她就来到了锦绣坊,月流苏深知倚梦的用意,也没太在意。

    挑了好几件素雅的衣裙挨个试了试,全都买下来了。

    但当看到月流苏使用空间戒指的那一刻,倚梦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了,“小姐……”

    “停!打住!”月流苏及时喊停,这事她还没来得及跟倚梦说,现在突然露出来,还真令她费脑啊。

    她赶忙的将倚梦拉倒一边来,郑重的告诫道:“倚梦,你家小姐自从那日被月灵儿手里死里逃生之后就决定这一辈子都不要做缩头乌龟,所以才有了现在的我,知道么?”

    “还有,这件事暂时不要对任何人提起,你看看,以前欺负你家小姐的人那么多,若是知道了我能修炼了这件事,在月府肯定容不下我了,所以,这件事绝对要烂在肚子里,知道么?”

    月流苏汗颜,什么时候她竟然变得如此苦口婆心的“教育”人了。

    “恩,奴婢知道了!奴婢一定不告诉别人!”倚梦坚定的点点头,方才月流苏说的无一不是她在月府的处境,所以这件事完全不能提!

    “这就好,真乖。”月流苏这才放下心来。

    从锦绣坊出来,月流苏径直的往左边街头走,她晚上来过两次,前面就是交易区,赌石之类的买卖都在那边。

    “小姐,您来这里干什么?”倚梦有些不解的跟在月流苏身边小声的问。

    “你看啊,我们既然出来了,就要到处转转,对吧。”月流苏解释道,倚梦现在知道的越少对她越好,因为她目前只有自保的能力,连一点点心都分不出来。

    倚梦想了一下回答,“小姐说得对。”

    “恩,这就对了,一会我们去那条街转转就回去。”月流苏道。

    “是,小姐。”

    一路上,倚梦的话不断,月流苏问,她答。

    皇城她基本没怎么了解过,现在听倚梦这么说才多少清楚一点。

    原来她才知道,祁越凌是玉贵妃所生,并不是皇后。

    皇帝一共有三位皇子,大皇子祁易凌,祁越凌是二皇子,三皇子是祁子延,其中祁易凌是皇后所生,祁子延的生母已经逝世多年。

    照这么理解,那皇权争斗起码也是一出好戏,啧啧。

    找到了自己想要找的地方,月流苏进去转了转也就离开了,虽说这条街的保密性都挺强的,但是她还没打算将扳指就这么拿出去,谁特么知道这玩意在外人眼中值不值价,她多少得长个心眼,找个更靠谱的地方去。

    “走了倚梦。”

    转身,月流苏带着倚梦从交易区离开。

    一路上听到的都是那个话题,真是有完没完了。

    然而,就在她快到月府大门的时候,却被祁越凌挡了去路。

    “敢问太子有事?”月流苏客气的问道。

    “你现在就跟本宫走!”不由分说,祁越凌伸手就想要去拉月流苏的手腕,却被月流苏不动声色的躲过了。

    “太子这是不是来找流苏喝茶的吧?流苏还有事,就先不奉陪了。”月流苏微微屈膝行礼,拉着倚梦转身便走。

    说实在的,月流苏这会十分不愿意在大街上跟祁越凌拉拉扯扯的,更希望他从此都不要来找她。

    “站住!你现在必须跟我走!”祁越凌见到月流苏这无所谓的态度,气不打一处来,大步的追上月流苏的脚步,挡住她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