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无害的小白兔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1本章字数:2063字

    问来问去才得知,原来南宫亦是南宫家的庶子,魂力达到了绿魂阶,一年前,本来有一门不错的亲事,却在学院魔兽比赛中伤了腿,成了一个瘸子,所以到现在都未曾娶妻。

    好好的一个天才,真是可惜了。

    “小姐,您真的要去么?”

    “当然了,既然人家都好意安排了,不去岂不是说不过去。”月流苏回答道,她倒是对这个南宫亦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兴趣。

    第二日,月流苏准时到了华亭。

    “小姐,前方,那便是南宫公子了。”远远的,倚梦就将那坐在轮椅上之人指给月流苏看。

    “恩,倚梦,你先到处转转。”月流苏吩咐道。

    “是,小姐。”

    等到倚梦离开,月流苏这才慢吞吞的走过去,每一步都相当的轻巧,眼前,南宫亦身着一身墨色衣袍,看背影还是挺不错的,就在欲要接近南宫亦之时,她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了神绝冥的身影。

    “你不是他的对手。”略带着嘲讽的嗓音,虽然好听,却将月流苏方才酝酿起来的热情浇熄了。

    “哼,无趣。”月流苏神识里,月流苏回了神绝冥一句便打消了想要去试探南宫亦的心。

    她就知道,身边虽然有某只大爷挺好,就是有时候太容易给人消极,一点点正能量都没有,瞧不起她似得。

    此时,月流苏还在心里骂着某只妖孽,南宫亦却听到动静,转动着轮椅转身。

    “敢问是月府大小姐,月流苏?”南宫亦一开口可将月流苏吓了一跳。

    “啊?”她耸了耸肩,拍拍自己受了惊吓的小心脏,“我是,我是,你就是南宫家的大公子南宫亦吧?”月流苏倒是一点也没那些大家闺秀的矜持,反正这桩婚事是不会成了,她也只有委屈委屈南宫亦了。

    “月姑娘请坐。”南宫亦很客气的道。

    “好。”月流苏一点点客气的态度都没有,走到旁边的石凳上落座,前方是一池荷花,这季节开的正旺,周围一个人都没有,看样子是有人故意清场过的。

    看到月流苏这随性的态度,南宫亦倒是莞尔笑之,“听闻月府大小姐从不出门,七岁测出废材之身便再也没出现过,性子更是胆小怯弱,可如今在下看到的竟是另外一个月小姐。”

    “不知是世人愚钝,还是月小姐太过遮掩聪慧?”南宫亦端起桌上的茶壶替月流苏倒上一杯茶水递到她面前问道。

    见到月流苏浅笑不接话,南宫亦倒一点也不觉得尴尬,“此茶乃方才现摘的荷花所制,味道清新淡雅,月小姐可放心一试。”

    “谢谢。”月流苏端起茶杯轻啄了一口便放下了,并未有多大的兴趣。

    她不喜欢花茶,喜欢味道苦涩甘甜的陈茶。

    对这种小清新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月流苏慢条斯理的打量着南宫亦,他好似今日也是一个人来的,五官俊俏,放在她所在的年代也是小鲜肉那类的,而在眉间,却有一股拧着结的沧桑感,很有味道。

    “想来,南宫公子的腿……”月流苏小心翼翼的问,生怕触及了他的痛处。

    只见南宫亦突生一笑,“无碍,已经好全,不过每每十五会发作一次,我已经习惯了。”

    “恩?”月流苏感到好奇,就算是伤了脚,好了之后也没听说过会每个月发作的啊,再说了,只是伤了脚,好了之后就算是跛,也不会到依靠轮椅的地步,尤其是她听说只是伤了脚裸而已,又没有高位截肢。

    这种常识也搞不清楚,不至于吧?

    看南宫亦的脚,分明就是好好的。

    “让月姑娘见笑了,只是因为当初急于求成,所以才会让医师用猛药,最终体内魂力不稳,伤了根源,才会留下病根,不然也不至于坐轮椅度日。”南宫亦抿唇一笑,却在月流苏看来,那笑意如此苦涩。

    难道真的是因为他想用猛药么?

    丹药再猛,也不能随意使用,南宫亦不可能不知道后果。

    月流苏突然有一种刚从皇家出来又要卷入南宫家斗争的节奏。

    月流苏的手指轻点着石桌,轻叹一口气,不知,她是不是应该全身而退,现在看样子,南宫亦的日子也不太好过,不然秋画艳也不能将她推进来。

    “月姑娘唉声叹气,可有什么为难之处?”南宫亦蹙着剑眉问道。

    “没有,没。”月流苏回答的相当敷衍,她只是在想,怎么才能将这桩婚事悄悄的给退了,看南宫亦也不像坏人,她若是直说,会不会不太好啊?

    月流苏简直可笑,自己什么时候在意过别人的想法了。

    “敢问南宫公子,心里可有喜欢的人?今日来,只是我那二姨娘说给流苏寻了一门亲事,流苏自当从命,不过……”没办法了,她只能拿南宫亦的腿说事了,她本来对他都没那个想法。

    “果真,月姑娘还是嫌弃在下的腿。”突然南宫亦的眼神黯淡下去,驱动着轮椅转身,往荷花池边游去。

    “诶!”月流苏突然有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感觉,她可没那个意思,若是她真的喜欢一个人,别说是瘸了,就算废了她也能养得起,只不过她对他真没那个意思。

    她赶紧起身去追,“我没那个意思,你不要乱想。”她解释着。

    “嘘!”就在月流苏刚好看到的地方,南宫亦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月流苏顿时瞪了瞪眼,顺着南宫亦所暗示的地方看过去,果真,居然有人隐藏在不远处鬼鬼祟祟。

    就在此时,南宫亦突然手臂一拉,直接将月流苏拉到他的腿上坐下,双手紧紧的扣住她的手腕,动弹不得。

    “喂,你干什么!”月流苏恼羞成怒,挣扎起来,第一次,她竟然被一个男人轻薄了!

    南宫亦附在月流苏的耳边,居然吐出一番与方才温润儒雅相反形象的话来!“你现在可以挣扎,不过,从你来到这里开始,你就已经成为了南宫家盯上的对象,若是想保住小命,就乖乖照做。”

    “嘶!”月流苏第一次感觉到,原来这地方处处都是危机,在看上去美好的一个事物,许不为人知的一面会令你心惊胆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