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将南宫家偷个精光!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1本章字数:2021字

    此刻的月流苏的感觉就是这样。

    “你真是够了。”月流苏咬牙切齿的回应道。

    “我也没办法,谁让那么多人想要我的命呢。”南宫亦苦笑一声,随即松开了月流苏。

    月流苏松了松手腕,突然坏笑一声,俯身,凑近南宫亦的耳边轻声道:“南宫亦是吧?我管你南宫家是干什么的,惹了我,就要付出代价。”

    月流苏的一番狠话顿时就令南宫亦晃了神,“你……”

    月流苏一脸无辜,笑颜如花,“我什么我,南宫公子,咱后会有期,流苏就先不奉陪了。”

    转身,月流苏毫无留恋的离去,第一次,她竟然觉得自己被一个男人戏耍了!等着吧!今晚她就去南宫家光顾光顾!

    “小姐,这么快就完了?”倚梦手里还拿着一把刚摘好的花。

    “回去了。”月流苏不想多说的,等今晚上就知道了,因为养某只大爷,她已经负债累累了。

    “哦!”倚梦一头雾水的跟在月流苏身后离开。

    南宫亦一直盯着月流苏消失的方向,他竟有点好奇月流苏走之前留下的那句话,越是叛逆的猫,他越是想要征服。

    “主子。”

    “说。”南宫亦的声音清冷,眼中透露出一丝冷冽,与方才的模样形成反面的对比。

    “二少爷派来的人方才已经离开,敢问是否?”身后,那人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不必,今日之事就是想让他看看,我南宫亦就是一介废材,只想娶妻生子度过余生。”一想到月流苏,他的唇角自然而然的浮现一丝弧度。

    “玲珑拍卖行的生意如何?”南宫亦推着轮椅坐在石桌旁,端起茶杯随意的抿了一口。

    “这几日倒是不错的,不过前几日有人将月府的宝物偷来变卖,变卖的不是银钱,而是丹药,就在昨日,月府的人还来过拍卖行,并未生事,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了。”

    “哦?竟有这等事?”想来,南宫亦越来越好奇,究竟是何人,竟会将所有的饰物变为丹药。

    “可有打听到那人的下落。”

    “不曾,对方太过谨慎,每每属下跟到一半都跟丢了,好似他早已发觉,故意带着属下兜圈子。”身后,黑衣人利落的单膝跪地请罪。

    “无碍,若是下次他再出现,记得留下来喝茶。”南宫亦笑了一声。

    “是!”

    “去吧。”南宫亦将茶杯中的最后一口一饮而尽,随之放下杯子,滑动着轮椅离开,却就在他离开之后,放在石桌上的茶杯竟碎成了两半。

    回到房间,还未等月流苏回神,神绝冥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月流苏身后,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将她狠狠的抵在墙角。

    “喂!您是不是也疯了?!”月流苏现在肚子里还有一包气呢,神绝冥居然又来壁咚她!

    神绝冥冷冷一个眼神,月流苏顿时就怂了,“爷,您说您这是闹哪样啊,来,松手,有话咱好好说。”

    神绝冥哪里听得进她的话,只想着方才,好似有人将她圈在了怀中,他俯下身,在她的脖颈上轻轻的摩擦,“方才,他接近你了。”

    “额……”月流苏无话可说。

    “他轻薄你?”

    “额……”月流苏还能说啥。

    “他是不是还……”说着神绝冥大掌一捞,直接扣住月流苏的两只手腕高高的举起,“摸过你的手腕。”这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

    “喂喂喂,打住啊!我那是不小心,谁知道那丫的那么腹黑,若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定砍了他的手!”

    月流苏越想越来气!除了身前的某位大爷,她还真没让一个人里她这样近过!失算啊失算!

    然而,神绝冥却一把松开了月流苏,单手背在身后,又恢复了那高高在上,不可亵渎的样子。

    月流苏松了松手腕,往凳子上一坐,眼神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暗自腹诽,“这丫的是有双重人格吧,说变就变。”

    说实在的,今个心里真不是很爽,等今晚,看她如何去南宫府练练手!

    很好,这很强势!

    “喂,大爷,您干吗生气啊?我都不气。”月流苏拿起一个苹果啃了起来,歪着脑袋看着正站在一旁不假思索的神绝冥。

    可见他还是如此养眼,看着看着心情都变好了。

    神绝冥并未回应,身形一闪便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原地。

    “一言不合就闹失踪,嘁……”月流苏狠狠的咬了一口苹果道。

    当晚,月流苏的身影再次穿梭在月色之中。

    南宫府外,月流苏划分好地形,先去偷左边,再去偷右边,时间差不多,她利落的身形化作一道利剑,来回的穿梭在南宫府的各个角落,这次,她就是要让南宫家大出血!招惹她,活得不耐烦了还是嫌家业太大了!

    那她就好好的替南宫家清理清理仓库!

    等全部偷下来,已经是下半夜了,月流苏娇小的身影悄无声息的从南宫府离开。

    这次的战果她很满意,为了不留下祸患,她准备连夜卖掉!

    毕竟南宫府不比月府,她偷的都是闺房里的东西,这次她偷的可是南宫府的仓库所有东西,可以说,南宫府饱满的仓库现在空空如也,这样的动静还不得惊动全皇城!?

    “莫掌柜的,这些也给本公子全部换成丹药!能换多少换多少!”月流苏将空间戒指直接扔到窗口,毫迈的道,她不计较多少,只要能变卖成丹药给某位大爷消消气就成。

    莫掌柜稍微有些讶异,却很快掩饰过去,“公子稍等。”

    “恩。”月流苏应答,心里却很清楚,这个地方她应该是最后一次来了,毕竟一直选在玲珑拍卖行销赃,确实不是明确之举。

    很快,得到莫掌柜换来的丹药,月流苏探了探戒指,发现这次的分量居然比之前的一次都大得多。

    “公子,这是我家掌柜应允的,还请公子不要客气。”莫掌柜的态度很是客气。

    月流苏眼神微凛,“那就感谢你家掌柜了,在下告辞!”她快速的抽身离去,这个地方,今后还是不要来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