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 一报还一报,她可没那么好欺负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1本章字数:2080字

    “月流苏,我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呵!也不看看你几斤几两,就算你今日死在我的鞭子之下!父亲也不会怪罪于我!”月灵儿手中的鞭子不停的舞动,月流苏这才感受到,原来月灵儿的天玄学院排名并不是浪得虚传。

    当然,也是听到月灵儿的这句话,月流苏才敢确定,她的事情越丞目前还不知道,所以呢。

    月流苏眼中露出狠辣一角,既然这样,那就休怪她无情了!

    “二妹妹,姐姐好怕啊。”这时候,月流苏还有兴趣跟月灵儿打趣。

    “你!”月灵儿听出嘲讽,顿时气得脸都红了!

    一个翻越,鞭子落地,“啪!”却落了个空!

    就在月灵儿想要将鞭子挥起来的时候,月流苏眼疾手快,快她一步,将鞭子踩在脚下,一个翻身,就将鞭子握在手中,狠狠的拉扯。

    “你放手!”月灵儿气的想掐死月流苏的心都有了!

    “二妹妹莫恼,姐姐本无意与妹妹争,奈何妹妹总是跟姐姐过不去,那么姐姐只好……”月流苏眼底露出一丝狡黠。

    “你想做什么……”月灵儿顿时浑身一颤,露出这种眼神的月流苏简直太可怕了,让她生畏。

    “姐姐能做什么,妹妹觉得呢?”月流苏粉唇微勾,那一抹狐狸一般的弧度挂嘴上。

    月灵儿顿时就有点惧怕了,之前也是这样,害的她吃了亏,在床上躺了好些天。

    突然,月流苏的手腕一用力,直接将月灵儿手中的鞭子夺了过来!月灵儿失去重心,猛然的跌倒在地上,吃了一嘴的泥。

    “呸!咳咳咳……月流苏你……”月灵儿那狼狈的摸样简直好看得不行。

    月流苏手中把玩着从月灵儿手中夺来的鞭子,朝着她旁边狠狠一挥!溅起千层灰。

    “好鞭子,不错!”月流苏夸赞着,刚才那随意的一鞭却把月灵儿吓了一跳,躺在地上,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还给我!这是凌哥哥送给我的!”月灵儿咬着牙根道,手掌狠狠的捏成拳头,恨不得冲上去就是一拳给月流苏打翻了!

    然而想象是美好的,现实却很残忍,事实证明她根本打不过她!

    不论魂力,月流苏的身手是她赶不上的。

    “你要啊,还给你。”月流苏看了一眼鞭子,然后随便一丢,就将鞭子丢进了开满了荷花的池塘里!

    “你!”月灵儿那个气啊!起身,想也不想的跑过去,猛然跃下荷花池,将那视如珍宝的鞭子捞起来抱在怀中,可见,她有多珍视。

    月流苏就在岸边蹲着,看着月灵儿站在荷花池里,那一脸失而复得的欣喜,若是她之前没有这么恶毒的心思害她,她现在也不会如此的对待她。

    看着荷花池的水淹过月灵儿的腰,月流苏只是笑了笑,“二妹妹,你跳进荷花池做什么?姐姐我可承担不起啊,快出来吧,再待下去,整个月府也只能给妹妹收尸了,只是妹妹死在姐姐这里,姐姐不好交代。”

    月流苏那一脸无辜的摸样,简直无敌!好佩服自己。

    “你!”月灵儿这才注意到,自己竟然还在往下面陷,每扭动一下,身子就被这陈年淤泥卡的死死的。

    “月流苏,我警告你,我若是死了,你特脱不了干系!”月灵儿开口威胁道。

    “哦?妹妹怕是死了,连尸体也不会浮上来吧,再说,妹妹死在姐姐的院子,怎么能算是姐姐的错呢,也许是妹妹树大招风,引来他人嫉恨,想要嫁祸于我。”月流苏越说越来劲了。

    完全没有想拉一把的冲动。

    “算你狠!”月灵儿也不再指望月流苏能拉她一把,运起魂力就一个劲的往上冲,身下先是松动了一点,最后却越用劲陷得越深。

    可见月灵儿容颜失色,这次她是真的害怕了,水已经淹没过了胸口,再这样下去,她只能死在这了,她怎么甘心!

    她不甘心!

    月流苏倒是一点也不着急,就这么蹲在边上看着她死一般的挣扎,就是这样杀杀她的锐气,平时跟她这作威作福的,苦头要吃就一次性吃个够,让她不敢再招惹她!

    “救命啊!救命啊!”月灵儿扯开嗓子就吼,月流苏还是一点都不着急。

    “妹妹莫要再叫了,这个院子除了我,没人了,再说了,谁没事上我这院子转着玩?”月流苏可谓是将月灵儿最后的退路也给断了。

    “但是,妹妹若是向姐姐认个错,说以后再也不招惹姐姐了,那姐姐便发发慈悲,将妹妹给拉上来。”月流苏粉唇上一抹得逞的笑。

    她就是要气气她,谁让她没事就找她出气。

    想她被冷落的那些年,基本上只要月灵儿有一点点不痛快都拿着她出气,在她的身上,还留有好多的伤疤,这笔账,该算算了。

    “你不要得寸进尺!”月灵儿咬牙切齿的道。

    月流苏秀眉紧蹙,反问道:“是姐姐得寸进尺么?这些年也是托妹妹的福,不然姐姐也不会那么凄惨的呆在那个破院子,当然了,也是因为妹妹将姐姐哄骗至山崖,不然姐姐也不会这么快苏醒。”

    “你!”此时此刻,月灵儿只感受到站在岸边月流苏的可怕,好似她从未将自己的锋芒显露出来,这一次,她是着实的想要她的命。

    “姐姐,妹,妹妹错了,妹妹不该……”月灵儿忍着气,硬生生的从嗓子里憋出这几个不着调的字词。

    “啊?妹妹说什么,姐姐没听清。”

    于是月灵儿又扯着嗓子叫了一声,“姐姐,妹妹错了,以前是妹妹的不是,还请姐姐莫要怪罪。”

    “哦,听见了。”月流苏应了一声,站起身来离开,找了好久才找到一根竹竿,走到荷花池边,朝着月灵儿递过去。

    “妹妹可要抓住了,若不然说姐姐见死不救,那姐姐这黑锅岂不是背大了。”都这时候了,月流苏还在调侃月灵儿。

    可见,水已经没到了月灵儿的脖子上。

    月灵儿艰难的伸着手抓住竹竿,其实月流苏一下就能将她拉上来,奈何心里还是有点小心思的,好几下才将她从淤泥里拉出来,慢吞吞的将她拉到岸边,蹲下身,故作去拉她,却在最后收回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