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 她被大爷看光光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1本章字数:2041字

    整个狩猎场最后只剩下月流苏一个人,天渐渐擦黑,在这个满是血腥味的赛场上,她竟然感觉到一丝凄凉。

    “大爷,现在舍得出来了。”月流苏还矗立在原地,她尝试着一步一步的走回去,虽然感觉上好多了,但还是有些无力。

    神绝冥上前,一把扣住月流苏的手腕,“还好,脏腑创伤并算不得严重。”

    月流苏一记白眼扫过去,“那你觉得怎么样才算严重?”她都这样了,还不严重呢!浑身上下基本都没块好地。

    手中紧握着那一块新生牌,这是她目前唯一的筹码了。

    神绝冥薄唇微张,一脸正经,“若是伤及筋脉,那才是真的无药可医。”

    月流苏:“……”

    “走了,回去了。”她才不跟他在这废话呢,现在她只想好好的洗个澡,然后躺着什么也不干。

    也还好没出什么大事,若是今天稍有差池,这会躺在太平间的就是她了,简直就是玩命!

    然而还没走几步呢,月流苏就支撑不住了,眼皮子一闭,残破的身躯飞一般的朝着地上倒去,神绝冥眼疾手快将她接住,横抱在怀中。

    “若是你再逞强,怕是走不出这万里围墙。”神绝冥警告的道。

    “你以为我想啊。”月流苏窝在神绝冥的怀中,找了个舒适的位置靠着,反正现在走不了了,被这大爷吃吃豆腐也没啥。

    还不如顺道……

    上手摸摸。

    神绝冥剑眉微蹙,对于月流苏的小动作直接忽视,抱着她脚下一点,消失原地。

    她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只想找个地方睡着不起来。

    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她住的院子。

    神绝冥却没有将她放下来,而是抱到了房间里,轻柔的放在榻上,让她背对着他坐起身来。

    “你干嘛?”月流苏有气无力,连转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别动。”

    “我也得动得了啊……”月流苏嘀咕道。

    身后一股温和的力量源源不断的朝着她体内输送着。

    “你干嘛?”月流苏不解。

    神绝冥不开口,继续输送着,一盏茶之后才收回手,上前将月流苏的身子板正,“若是你晚上想睡得安稳,便不要问。”

    “呵呵……”月流苏非常不给力的笑了一声。

    身上的痛感虽然没之前的强烈了,但是她却提不起丝毫的力气,双脚刚沾地,就是站不起来,于是将求救的目光投给神绝冥,“大爷,我想洗澡……”

    欲哭无泪啊,她没办法,浑身沾满了鲜血,都快分不清衣裙原本的颜色了,难闻得很,她绝对不要这么睡。

    神绝冥冷冷的看了月流苏一眼,随之身形消失原地,月流苏就坐在榻边,心情大好,原来她也有使唤某人的这一天。

    再说了,要是神绝冥及时出来解围,她也不至于成这种半身不遂的样子吧。

    每一次她打斗的时候,他总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知道是在锻炼她成长,但是,她就是想使唤他一次!

    谁让他平时就知道威胁她去找丹药的,她这个神偷偷了那么多金银财宝,到现在还身无分文,都怪这大爷给吃穷了!她直呼养不起!

    一盏茶之后,神绝冥回来了,直接将月流苏横抱而起,朝着浴室走去。

    然后……

    “大爷,我可以自己来……”月流苏双手捂着胸,非常尴尬的笑道,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件蠢事。

    神绝冥薄唇微勾,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来,“你自便。”

    “额……”月流苏看了看浴桶,然后再看了看自己,这不明摆着爬不进去么?她连起身走两步都困难,何况是要“爬”进浴桶里。

    她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那什么……”好纠结,她好歹是新世纪的女性吧,虽然很开放,但是也没开放到那种地步,她的节操还是要的。

    “如何?你是自己爬进去,还是由我代劳?”神绝冥单手背在身后,一脸“你求我我还不干”的样子。

    “这个……”月流苏低着头,咬着牙,脸颊微微泛红,她若是麻烦他是不是显得自己不够矜持?再说了,这里的男人思想都比较迂腐,会不会因为这件事就要娶她?

    她的天哪!她绝对不嫁。

    “那什么,我自己可以的,你先出去吧。”她无所谓的道。

    “快去去吧,我脱衣服了。”她在赶人。

    “恩?”神绝冥注视着月流苏,那双深邃的黑眸里透露着不相信。

    “麻烦你先出去。”月流苏笑着道。

    神绝冥突然无奈的摇着头从房间离开,直到看到神绝冥消失在门口,她这才慢吞吞的想办法。

    一层一层的将这一身带血的衣裙脱下来,丢在地上,这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身上细小的伤口无数,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弄的,也难怪浑身是血了,一半都是她自己的。

    也难怪刚才神绝冥说不想疼得睡不着觉就别问,敢情都是这么回事。

    她缓缓的站起身来,使出吃奶的劲朝着浴桶艰难的挪动着脚步,一步一步,走的跟乌龟似得慢。

    等到她爬进浴桶的时候还溅起了一层水花,就在门外面,神绝冥寸步不离的守着。

    “呀,我的妈呀。”月流苏小声的爆粗口,没被疼死,差点被水淹死。

    坐在浴桶里,温温的水给了她很好的舒缓,等她泡好了已经过去了快半个时辰了。

    然而,就在她想起来的时候欲哭无泪了。

    站不起来,双手撑在浴桶边缘,将身体撑起来,然后再试着抬脚出去,非常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她竟然脚下一滑,措不及防的朝着地上摔去!一旁的凳子都给打翻了!

    “啪嗒!”

    一声巨响,早已守在屋外的神绝冥不由分说,身形一闪便进了屋!一眼就看到了摔了个狗啃泥的月流苏。

    手脚利落的扯起挂在一旁的衣裙,上前将月流苏包裹起来,包的个严严实实,一把将她捞进怀中抱起来朝着外走。

    “疼么?”神绝冥语气轻柔,突然心疼起来。

    月流苏张了张唇,居然说不出话来!

    蜷缩在神绝冥的怀中不敢动弹,整个人都处于震惊之中,心脏都漏跳了好几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