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 胳膊肘往外拐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1本章字数:2027字

    我的神呀!这货什么时候进来的!?我的天那!刚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蠢事。

    请恕她的大脑转不过弯来,刚才都什么情况?!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某大爷抱起来了。

    整个过程,月流苏都处于懵逼状态,一直到神绝冥将她放在床榻上,她还是久久不能回神。

    “我会对你负责的。”

    神绝冥站在月流苏身前,俊美的脸上写满了真诚。

    “恩?”月流苏抬头,与神绝冥对视,果然果然还是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果然古人的思想都是迂腐的!怎么都没问过她的意思就单方面的确定关系?

    “那什么,大爷,您怕是误会了,不用负责的,真的。”只是看了一下,有没少块肉,虽然她到现在那颗滚烫的心脏还在砰砰乱跳,但是她不想神绝冥就这么糊里糊涂的确定了他俩的关系。

    毕竟,谁知道合不合适。

    这跟道德绑架有什么区别。

    “我会对你负责的。”

    神绝冥从嘴里重复着与方才同样的话。

    月流苏:“……”可见,虽然神绝冥非同一般,但是某些思想还是固定在一定的位置上。

    “这件事以后再说吧,我想先睡了。”她翻个身躺下去,想要去扯被子盖上,却没那个力气。

    神绝冥上前一步,非常贴心的扯开被子替月流苏盖上,然后……

    大爷,您能不能逮着机会就占我便宜啊啊啊!

    这是月流苏的心里话,虽说她答应了为神绝冥“暖床”,但是目前还没开放到睡一起的地步啊!

    她的内心是激动的,纠结的,兴奋的,睡不着。

    可这才是个开始,自从发生了那件事之后,神绝冥对她的态度一下子就转变了,甚至她还来不及适应某人带来的温柔。

    好几天,神绝冥非常温柔的替月流苏疗伤,甚至还细心的讲起各种修炼要点,让她多多注意。

    天哪!她原本以为自己是一个苦练修炼还被家族排挤的一个小渣渣,准备逆袭,没想竟然捡到了这个个逆天的便宜货?

    这下怎么办?她是逆袭还是等着某大爷带着逆袭?在线等,急!

    过了好几天米虫生活,终于迎来了不平静的生活。

    “倚梦,外面什么声音?”院子里,月流苏正在摘着花朵准备放在房间里装饰一下,外面却传来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很是凄惨。

    “小姐,今日陌家二小姐出殡之日。”倚梦小声道。

    月流苏将花朵放在石桌上,坐下细心的摘了起来,“陌家离月府这么远,怎么会从这里经过?”

    她不疑有他。

    “小姐,现在大街上都传疯了,就是因为……因为……”倚梦想说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说什么?”月流苏追问。

    “说是小姐打死了陌舞轻,要找小姐给个理由。”倚梦小声的话。

    “啪!”月流苏手一拍桌子,“笑话,这事都理清楚了,人又不是我打死的,陌家还真有脸了!”她想起这件事都有些气愤,要不是因为陌舞轻,她也不至于在榻上待两天下不来床。

    还被某位大爷名正言顺的睡了两晚!这笔账她还没算呢!

    倚梦当场就被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

    “好了好了,又不是说你。”月流苏摆了摆手道:“将这些花插进花瓶里,放我房间。”

    “是。”倚梦上前,拿着花朝着月流苏的房间走去。

    然而,此时一个婢女慌慌张张的朝着月流苏而来。

    “大小姐,老爷请您过去一趟。”眼前,婢女低着头,甚至在面对月流苏的时候有些瑟瑟发抖。

    月流苏眼眸微眯,说曹操曹操就上门来了呢,敢情真当她月流苏是软柿子好捏!

    “走!”她就不信了,天底下没有王法了!

    大厅里,陌家一家人基本都到齐了,纷纷一身白衣,一脸愁痛,将整个月府大厅挤了个满满当当。

    “爹,叫女儿过来有何事?哟,今日月府怎么这么热闹?”月流苏笑得羞怯,一个正经女儿家的摸样。

    “跪下!”月城就坐在大堂正中央,一脸恨铁不成钢,恨不得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恩?爹爹,流苏为何要跪?”月流苏嘴角扯起一抹讥笑,果真,月城就这么希望这件事是她的错么?不问青红皂白,只听信陌家的一面之词就认定这件事是她的错。

    这种爹,能是亲生的么?反正她月流苏越来越不信她有这么一个爹。

    “逆女!你居然还学会顶嘴了!你看看你都干的什么好事!咳咳咳……”月城火气上来,顿时咳嗽个不停,气的那张老脸通红,手指着月流苏都在发抖。

    “流苏不知究竟干了什么事,能让爹爹如此生气?”装无辜,她也会啊,大厅里,陌家所有的人都盯着月流苏,恨不得一掌将她打死!

    此时,一个坐在一旁的男人语气不善,“我陌家二女惨死在月流苏手上,还请月丞相给个交代。”

    月流苏顺着看去,看样子是陌家的家主,陌舞轻的爹,即便脸色有些憔悴,却能看到与陌舞轻相似的轮廓,而他朝着月流苏投来的目光恶毒,仿若她侵犯了他的地盘一样。

    今日,陌舞阳没来。

    在场的所有人的目光炯炯的盯着月流苏,仿若只要她敢否认一句,就将她的脑袋拧下来一样凶恶。

    “哦?您说的是陌舞轻吧?怎么?这件事难道陌舞阳没有告诉您们么?”月流苏表情诧异的道。

    月城手一指,愤恨道:“逆女!你休得狡辩!”

    月流苏重新将目光投给月城,看样子,今天在这里她就要跟整个月府掰了。

    “爹,难道你只相信陌家的片面之词么?难道你的心里丝毫都没有想过你女儿是无辜的么?”月流苏字字句句的质问道,她想要知道这个答案,若是月城说是,那就休怪她无情了。

    “你现在还要狡辩,你看看,人家都找上家门了!这么多人都指向你,难道还说我冤枉你吗?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逆女!”月城长满褶子的脸上满是愤怒,要早知道有今日,他就不会留下月流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