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 大爷您变得也太快了吧?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2本章字数:2035字

    神绝冥修长的手臂一伸,蓦然的将月流苏一把捞进怀中,“你喜欢便好。”

    “腾”的一下,月流苏的脸颊通红,她居然措不及防的被某大爷吃了豆腐。

    小心脏砰砰直跳,她竟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额,呵呵呵……”她一个劲的乐呵呵的笑,试图将自己的瘦弱的身子从神绝冥的臂弯里解救出来,然而才刚动手想去将他的手臂从自己的身上拉开,可某位大爷察觉到她的动作,越抱越紧……

    越抱越紧……

    “那什么……,您能放手么?”月流苏笑的很尴尬,她着实不太习惯与一个男人相处这么近,近到连她自己都想剁手的节奏。

    “恩?”神绝冥俯下身,深邃的目光炯炯又炙热,甚至,还有点点宠溺。

    月流苏突然狠狠的咽下一口口水,不得了!这一刻,她居然被某大爷撩到了……

    小心脏越跳越快,她睁大了眼盯着神绝冥,那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是怎么回事?难道她真的对神绝冥……

    她简直不敢再想下去。

    “你要习惯。”神绝冥醇厚的嗓音带着点点磁性,非常非常酥。

    她不能习惯啊啊大爷!您这个样子真的让我感到很为难啊!

    这句话她可不敢说出口,看神绝冥的意思,好像是那件事之后,他认定了她……

    可怕!

    她想象不下去了。

    她连忙的从神绝冥的怀抱中溜出来,“大爷,我觉得现在还是眼前的事比较重要,我们还是先拿东西吧,不然一会被逮到了就不好了。”

    开玩笑,逮住她再等个几百年吧!她就是随口一说,毕竟某位大爷好像误会了什么。

    她眼神闪烁,略有些慌乱,说不清,只是有点心虚而已。

    尽量不去看身边这座发光体,她拿着空间戒指,开始将仓库里的珠宝都装进去。

    装了一小半,空间戒指就装满了,然后她将那些金银财宝弄乱,跟没人动过似得。

    “好了,大爷。”月流苏笑着道,这些够他们上路花了。

    她本来就打算来皇宫洗刷一点点钱财,毕竟出门在外的,没点资本有点什么事怎么办。

    “你喜欢这些?”神绝冥掀了掀唇,开口道。

    “恩,珠宝谁不喜欢啊,当然,跟这些比起来我跟喜欢钱币,银票。”月流苏笑着道。

    她俗,为了钱财可低头,却绝不低头。

    有钱就是大赢家。

    “走了,回去了,过几天我们就出发。”月流苏道,不管不顾神绝冥,径直的从仓库中离开,利落的身形在黑夜之中穿梭,无人发觉。

    就在月流苏回去的时候,在她的院子里,居然又来了一群黑衣人,大晚上的大摇大摆的在她的房间里翻找着东西!

    “快找!与这个一模一样的东西!肯定还在这个房间里!”

    月流苏就站在屋顶上,眼底一片冰凉,一眼,她就认出了那个黑衣人手中的扳指,正是她弄的那个假的。

    “大爷,被人发现了。”月流苏到现在还有兴趣调侃。

    “没关系,那些人,你是否想要活口?”神绝冥就站在月流苏身边,醇厚的嗓音宠溺。

    月流苏一回头,便对上了那双温柔似水的桃花眼,顿时头皮发麻。

    “大爷,您没事吧?”她简直了,没想到那件事对神绝冥的打击这么大,要早知道,她说什么也要自己挺过去。

    怪自己欠抽,她恨不得当场给自己两耳光。

    “额……我能自己解决么?”月流苏笑的尴尬。

    “他们的实力在你之上,你的伤还没好,乖,这次听我的。”神绝冥单手喷漆月流苏娇俏的脸颊,爱不释手,一脸柔情。

    月流苏:“……”这大爷莫不是被洗脑了吧?她直呼受不了!

    “乖乖呆在这里。”随之,神绝冥的身影就从她的眼前消失不见!

    “神绝冥!”她低声的喊出来,却得不到任何回应,“该死!”她现在恨不得跳下去,这货简直了!

    她到现在都还摸不着头脑,这不是没事找事么?

    “留个活口!”等到月流苏从屋顶上翻下去的时候,只看到一个个的黑衣人有条不紊的倒在地上,失去气息,连忙的大喝一声。

    “恩。”神绝冥的手臂一挥,眼前的最后一个活口猛然的被丢出门外,直直的滚到月流苏脚边,爬不起来。

    月流苏蹲下身,一把将黑衣人脸上的面巾扯下来,“喂,说,太后派你来做什么?”她毫不掩饰眼中的杀意。

    此时,黑衣人的唇边挂着一丝鲜血,一言不发的将头颅一偏。

    “别以为不说话就没事了,我知道你没有勇气自杀,不然早在我解下你面巾的时候,你就已经咬舌自尽了,既然如此,还嘴硬个什么劲,若是你现在全部都告诉我,也许我还能饶你一命。”月流苏就蹲在黑衣人身边,表情淡淡。

    神绝冥单手背在身后的,大步的走到月流苏身边,将她从地上扶起来,“地上凉,你身体还未好全。”

    突然的关心令月流苏措手不及,她的妈呀!这都什么鬼?她难得酝酿出来的情绪,就这么给破坏了?

    月流苏单手搭在神绝冥的手上站起身来,他的大掌很宽,很暖,突然令她有了些幻想,最后却又打住了那个想法。

    “小月儿想知道什么?”神绝冥俯身在月流苏耳边,略带着魅惑的嗓音在她的耳旁赫然响起。

    “吓!”月流苏顿时头皮发麻!扭头死死的盯着神绝冥,苦口婆心的解释起来,“大爷,您正常一点好么,如果是因为那件事,那我向你道歉,是我自己不小心而已,若是您非得这样,那……”

    她很想说自己去撞死,最后看到神绝冥那认真的眼神,话到了嘴边转了弯,“那我也只有欣然接受。”

    对的!这就是她!能怂的时候就怂点,别因为一时口快而毁了前程,尤其是在神绝冥面前,她是真的说不出那句拒绝的话啊!

    谁让这大爷这么,这么,这么的……

    漂亮。

    神绝冥长得太好看了,简直比一个女人还要妖娆魅惑,一瞥一笑,一举一动,无一不是高贵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