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 她遇到小偷了!可怜的小傻乔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2本章字数:2034字

    “哦,我知道了。”对神绝冥交代的,她丝毫不起疑心,虽然他很神秘,但是她没什么兴趣去打听人家的私事。

    “还有两日的时间,你可以出去走动走动,熟悉一下环境。”神绝冥交代着。

    “好。”月流苏嗑着瓜子,就算大爷不交代,她也是要出去走动的,她这人闲不住,有时间就想出去凑个热闹,再说了,从来到天玄镇之后,她就对佣兵团感了兴趣。

    等对这里的地形熟悉了,她得抽个时间跟着佣兵团出去浪几天。

    对的,没错!月流苏的隐藏属性,她就是一个特别喜欢浪的人。

    天刚擦黑,月流苏就着急着出了门,神绝冥摇头无奈,只能任由月流苏去了,没办法啊,让月流苏出去走走,熟悉熟悉地形就跟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似得,他伤还未痊愈,每天能呆在外面的时间不过几个时辰而已。

    月流苏连小可爱一同收进心湖里,这个地方对她来说是陌生的,不论是神绝冥还是小可爱,她都须得好好护着。

    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各种叫卖声络绎不绝,月流苏这里看看,那里瞧瞧,对她来说,有许多的东西是皇城里没有的。

    比如这魔兽制成的饰品,就比皇城里卖的种类要多得多,各种品种魔兽牙制成的吊坠,或者手链之类的,多不胜数。

    一条街上来来往往的几乎都是天玄学院的学生,也真是庆幸她出门的时候,月城给了她那么多的钱币银票之类的,要不然她现在走在街上,双眼浮现的都是行走的钱袋,手那么一顺,一条街走过去,她基本就成百万富翁了。

    毫无压力好吧!

    现在的人啊,真是一点点的安全意识都没有,明明有空间戒指,却偏偏要整个钱袋,这不是傻嘛!

    月流苏走了一路,吐槽了一路,要不是自己目前真的不缺钱,看她今个不满载而归。

    学院里有专门的学服,但是月流苏还是去买了几身男装放在空间里备用,也许哪天想从天玄学院溜出来玩玩呢?都是用得上。

    她先后去了赌坊,这不是赌钱的赌坊,而是赌石的赌坊,虽然对这个不感兴趣,但只要热闹,她都应该走一遭。

    看到那些人开出了一块翡翠绿,然后非常激动的都快要晕过去的表情,她理解,就跟一夜暴富的感觉是一样的。

    突然,身后拥挤的人群开始流动,月流苏瘦弱的身子哪里经得起这么挤,三步作两步的想要从赌坊出来,可门口居然堵住了!全都是来看刚才开出来的那一块通透的翡翠绿的!

    艾玛,早知道就不来看热闹了,她只能被迫的在人群中狠狠的挤着,最后将她挤到了角落动弹不得。

    她真想爆粗口啊!

    然而,就在这一刻,她戴在食指上的空间戒指有了松动,两秒钟一闪即逝!当月流苏将左手举起来一看,哪里还有戒指!天!她顿时目光一凛,寻找着小偷的踪迹。

    很好,居然这地方有小偷盯上了她,而她走了这么久都没发现。

    看手法,能让她在被顺走了之后才发觉,不是高手就是惯偷!

    “抓贼啊!”月流苏突然大声的吼了出来!整个赌坊的人也因为月流苏的这一吼而暂时停了下来!

    就在此时,不远处一个人头利落的从赌坊门口闪了出去!

    “很好,看我今天抓到了怎么整你!居然敢偷我的东西!”月流苏粉唇一勾,饶有意味。

    她挤出赌坊,快步的跟了上去,这次看她不抓到他!

    眼前,那个小偷跑得很快,几下就在人群中消失了!月流苏自问,她可不是那种吃了闷亏不说话的,快几步的跟了上去。

    在一个小巷子中,刚才偷月流苏空间戒指的那个少年正喘着粗气,手中朝着眼前的少年扬了扬自己今天的战绩。

    “尧哥,你看我今天的战绩,不得了,里面满满的都是钱币,够我们这学期花了。”

    景尧走到景乔身前,笑的温润,“小傻乔,能不去偷么?咱可以去佣兵会接任务,找点草药来卖也能过活。”

    景乔方才还发光的眼,一下就失了神,将刚刚从月流苏手里顺来的空间戒指捏在手里,断断续续的道:“可是,尧哥,我不想你这么累,我不想连累你,其实你可以自己走的,不用这么辛苦的照顾我。”

    “说什么傻话,咱爹将你交给了我,我就得好好照顾你,放心吧,总有一天我会带着你回去见父亲的。”

    月流苏就悠闲坐在房顶上,她坐上面已经有两分钟了,然而那两兄弟还是没注意到她。

    听着这两兄弟讲着煽情的话,从上面看下去,两人身上穿着的粗衣麻布都洗褪色了,长得倒是很清秀,就是有点面黄肌瘦。

    本来她方才想下去一把将自己的戒指夺过来的,现在突然不想了。

    “喂!小傻乔。”月流苏大声的叫了一声,刚才听到小傻乔这个称呼的时候,她差点就忍不住笑出声了,然而,就在景乔转过身来的一瞬间,那惊讶到嘴里能塞下一个鸡蛋的表情,月流苏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哇哈哈哈哈,太,太逗了,你,你……”月流苏捂着肚子笑出了声,第一次,她想到一个名字就这么好笑,“小傻乔,小傻乔。”

    “我的天啊!”从景乔的口中终于发出了那一声惊叹!他从来没想到月流苏会追上来,从他手里丢过东西的人从来没有一个人找到过他,然而,眼前月流苏的到来,让景乔彻底傻眼了。

    笑了好久,月流苏终于停止了笑声,站起身来,轻巧的从屋顶上跃下来就站在景乔身前,伸出手来对着他道:“拿来!”

    “拿?拿什么?”景乔眼神闪烁,苍白瘦黄的小脸上故作镇定。

    “别墨迹,你说拿什么?当然是从我这顺走的东西了!”月流苏脑袋一仰,虽然眼前景乔比她高了一个脑袋,但是她一点也不怂,高怎么了?营养不良,她一下就能撂倒他信不信!

    “傻乔,拿出来。”景尧突然开口喝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