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3章 两兄弟有事瞒着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2本章字数:2036字

    “这还差不多。”突然月流苏直接笑出了声,“逗你的,起来起来。”

    “真的?”景乔一脸不相信。

    月流苏无奈的摇摇头蹲下,看着景乔认真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我既然来了,便没有打算换一家的打算,可懂?”

    月流苏的话可算是给两兄弟吃了一颗定心丸。

    她从未想过丢下景乔两兄弟另谋出路,再说了,小傻乔给的乐趣还挺多的,她不介意今后的路途多两个人的存在。

    “那就好,那就好,我其实,我不是……”景乔说话都快语无伦次了,亲耳听到月流苏说要留下来,他整个人都兴奋了。

    原本与月流苏相遇就是很奇葩的一件事,后来因为种种好不容易走到一起,他与景尧本就没什么朋友,甚至在这里,除了莫可进,没一个人瞧得起他们,所以,这才是让他们真的想要与月流苏做朋友的原因吧。

    “恩,我懂,别说了。”月流苏站起身来,笑着道。

    “我,我继续收拾。”景乔手脚慌乱的起身,激动的满屋乱窜。

    月流苏将自己买的东西全都拿出来摆好,也幸好在来的前一天她就带着两兄弟准备好了需要用到的所有生活用品,至于还差的,等她熟悉了地方,半夜翻墙出去买就好了,难不倒她。

    这么一收拾,这间西院还算能住。

    当然,再差,也不能比她之前住的那个小破院好,那才叫满屋子的霉味,这里至少四面通透,空气流通,这种环境对她来说,住得算中等的。

    一下午的时间,月流苏都在房间里打坐,天渐渐擦黑的时候她才从房间里出来,两兄弟已经在厨房里准备晚上的吃食了。

    “果真贤惠。”月流苏笑了笑,站在厨房门口看了一会便来到院子里坐着。

    等天完全黑了的时候,莫可进这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来。

    “莫长老,开饭了!”景乔远远的就迎了上去,对莫可进的收留,他无以为报,本来他们院就是最穷的,莫可进还是为了他们种菜种草药去卖,就是为了给他们凑齐每年的学费。

    “恩。”莫可进慈爱的笑道,跟在景乔的身后走进院子。

    院子里,只点了一盏灯,视线雾蒙蒙的,足以见他们这个院有多穷了。

    “莫长老。”月流苏起身,尊敬的道,对老师,就应该有一个学生的样子,即便她来天玄学院只是为了找到那个跟她一样的天才。

    “恩,大家坐。”莫可进将招生的东西往一旁放下,洗了手之后便来到桌前坐下。

    “吃吧,孩子们。”

    “长老,您多吃点,今天辛苦了。”景乔替莫可进夹菜,可见他们之间的感情非常好。

    月流苏今天的吃相比之前慢得多了,她听得出莫可进声音里的沧桑,看样子今年也就她一个人入学了。

    这院里难道就落魄到连一个学生都招不到的地步?月流苏有些许好奇了,是什么情况能让天玄学院里的长老招不到学生的?难道学院里都不分学生过来的么?

    一顿饭,月流苏怀揣着心思吃完,回了房,她坐在桌旁发呆,单手支着脑袋,一只手摸摸小可爱的脑袋。

    “小可爱,你说说,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能让一个学班被整个学院孤立?”换做其他的学班,不论是吃饭还是上课都很有秩序的,甚至都不会有机会住在长老的院子里,然而,这就奇怪了,不论是吃住还是什么都在同一个锅里。

    不止穷,还拮据。

    “主人,你在说什么?”小可爱脑袋一偏,那双粉色如宝石一般的眸子闪耀,很萌态,月流苏说的,每个字它倒是能懂,但是连起来,它就不明白了。

    身后三条毛茸茸的尾巴摇啊摇,都快要翘上天了。

    “没什么,走,咱睡觉去。”月流苏抱着小可爱就朝着床榻走去,然而每一次她想与小可爱睡觉的希望都落空了。

    “神绝冥,你有毛病。”月流苏忍住想要暴走的心,盯着眼前的神绝冥,咬牙切齿的道。

    就在门前的角落里,小可爱一声可怜巴巴的哀嚎,浑身瑟瑟发抖,方才,它连一点点感觉都没有,直接被神绝冥拎了出来,干净利落的就将它丢到了角落里,天哪!这大魔王太可怕啊!

    “主人……”小可爱可怜巴巴的躲在角落里望着月流苏,那双粉色的眸子里泪光在打转,它是无辜的啊喂!

    “小可爱现在还小,不分性别。”神绝冥单手背在身后,从嘴里吐出的话句句我有理我骄傲。

    “额……”也凭借神绝冥这一句话,顿时就将月流苏的心思打破了。

    “那什么,小可爱,今晚就自个睡吧,改天带你。”月流苏非常抱歉的说,还没等小可爱回应,她直接将小可爱召唤回了心湖里,也亏得神绝冥提醒,要不然她岂不是将小可爱给害了!

    绝对不能!

    她要让小可爱自己选择自己的伴侣!她绝对不能左右。

    于是,月流苏非常狗腿的看着神绝冥,“大爷,今晚不暖穿了吧,我想先休息了,累一天了都。”

    “可以啊!”神绝冥朝着月流苏邪魅一笑!

    月流苏顿时如释重负!更不敢相信这大爷今个转性子了?毫不犹豫,既然机会来了,她赶快脱身才是好的。

    “谢大爷!那我就睡啦?”

    “恩。”神绝冥点点头,莞尔笑之,“你累你先休息,暖床这件事,就由我来代劳吧。”

    月流苏:“……”

    神绝冥,你信不信,我让你举不高高?

    当然,这种事也只能想想,让她做绝对不可能,也不敢。

    翻身上榻,月流苏直接朝着里面靠,然后盖上被子,闭上眼睛睡觉,管他闹什么,反正别动手动脚就行了。

    神绝冥剑眉微挑,她就这么?不在意?

    第二天天刚亮,她就起来了,打开门出去,两兄弟已经在开课了,什么玩意,开课也不叫她!

    “妮子,早啊。”景乔一回头,便看到朝着他们走来的月流苏。

    “恩。”月流苏抿唇回答,“莫长老呢?”她从一开始就没看到莫可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