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7章 污蔑她要讲证据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3本章字数:2038字

    试着将其中的运气方法融合起来,书翻了一半,将重点都记了下来,盘腿打坐修炼。

    按照上面的方法,她气沉丹田,让自己静下心来感受那股在经脉中撺掇的温和力量,将它们全都聚集在一起,在体内运行一个周期,随后释放出来。

    就在此时,她身上黄色的光芒闪耀,几乎是一瞬之间,那股黄色的光芒转变成了淡淡的绿色!

    她睁开眼的那一刻不敢相信,她竟然在这种情况下突破了绿魂一阶?困扰了她一个月的大阶就这么破了?

    心里不免得欣喜起来。

    许是感觉到了月流苏突破了一个关卡,神绝冥一席玄袍出现在她身前,这次不同,他一头银发竟成了青丝,五官倒更俊美邪肆了。

    “恭喜。”他的嗓音带着淡淡的磁性,听起来撩人心魄。

    “恩。”月流苏歪着脑袋,站起身来,走到他面前,疑惑的问,“你的发?”

    “无碍,这几日我要闭关,出来与你说一声,好生照顾自己。”神绝冥深情款款,一把拉住月流苏的小手,舍不得放开。

    月流苏想挣扎来着,然而他温暖的大掌擒着她,挣脱不了,看在他要闭关的份上,勉强让他牵一下好了。

    “小月儿莫要念我。”神绝冥更是紧一步的靠了上去。

    “额……”月流苏往后面退了两步,某人一靠近她,那股好闻的气息喷洒而来,她有点羞怯的避开,再如何,她也是个姑娘啊!

    “难道你就没什么想要对我说的?”神绝冥剑眉微挑,那眼神似若期待。

    月流苏一对上神绝冥神情的眼,就迅速的避开来,言辞闪烁,“我,我,你好好闭关,争取早点出来!”终于,在危急关头,她想到了这么一句。

    额,虽然听起来有点别扭,但是也没说错。

    “原来,小月儿这么盼着我,如此,我便早点出来。”话毕,不等月流苏回答,神绝冥的身影迅速化作星光消失在她眼前。

    月流苏矗立在原地,因为他临走时那个邪魅的眼神,她久久回不过神来,天哪!她发现自己的心脏在翻腾,她是不是真的对这妖孽入迷了?

    “月流苏,不可以不可以!”她拍拍自己的脸颊,逼迫自己清醒,反正那种事她是绝对不能的!

    她期望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神绝冥这个人她弄不明白,毕竟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值得信赖,但是谁特么知道他在之前是不是已经婚娶,她如果答应了,岂不是成破坏人家家庭的第三者了?

    深夜,等月流苏从房间出来的时候,才发现今日是满月,她今晚换了一身接近灰色的衣裙,很飘逸,也很适合夜晚出行。

    她朝着景尧的房间走去,轻轻的敲响房门。

    等了一会,景尧打开门出来。

    “尧哥,你怕不怕?”月流苏又故作调侃的问了一句。

    景尧摇摇头,“何来怕?”

    月流苏拍拍他的肩,“就喜欢你这样的!走,今晚咱捞一票去!”

    没错,她银票不是白给的,再说她没这么大方,一分钱也是钱呐!自家西院里的人被欺压得不成样子,她怎么能赶着给人家送银票,做梦!今晚就要让他尝尝,保管财务部当的罪名。

    深夜,两个人影悄无声息的在天玄学院穿梭着。

    一路上,景尧放慢脚步,哪想月流苏竟然能跟上来。

    “尧哥放心,小傻乔在我手里都逃脱不了,你放心的往前走,我能跟上。”月流苏躲在墙角,对景尧道。

    “恩。”景尧点头,身影再次一闪,消失在墙头。

    夜里清静,尤其是深夜,外面几乎看不到一个人影,她跟在景尧身后窜着,经过大殿,然后偏院,再到瀑布,之后眼前便是一座桥。

    两人不言语,一个眼神便交流完毕,两人的身影瞬间消失在瀑布深处。

    到了地方,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月流苏让景尧在外面等着接应,正巧景尧不会偷,身手不错也白搭。

    很快,月流苏的身影消失在黑暗处。

    摸索着景尧指出的路线,她很快到了景乔今个说的那个长廊,灯火微暗,她脚步轻巧的在其中穿梭。

    偷东西什么的,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很快,她就要让那些得罪她的人知道什么叫双倍的代价。

    景尧耐心的在外面等着,大概一刻钟的时间,月流苏就回来了。

    “如何?没事吧?”他关切的问。

    月流苏摇头抿唇浅笑,将手举起来,那颗明晃晃的戒指露给景尧看,“满载而归,走,回去睡觉,等明天就知道了。”

    两人的身影再次消失在黑暗之中。

    等二天,月流苏睡到日晒三竿的时候才起来。

    然而,外面已经吵翻了天!

    “侍长的房间失窃了,你们西院若是发现什么线索或者可疑人物尽快上报,如有包庇!我敢保证你们西院的人全都要被赶出去!大家走!”

    月流苏打开门出去,院子里的好多东西都被翻乱了,景乔与景尧两兄弟正在将那些东西全都捡拾起来,院子门外,正看到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离开。

    她双手环胸,往他们身边走过去,她这时候才知道,原来那个人叫侍长啊,真是一个奇葩的名字。

    “喂,他们没有为难你们吧?”月流苏关切的问。

    “没事,只是他自己房间丢了东西,来我们西院找什么。”景乔很不满,有势力了不起啊。

    “莫长老呢?”月流苏问。

    “长老一大早就被叫走了,现在还没回来,估计是被叫去问话了吧,毕竟丢了全院的费用。”景尧淡淡的道。

    “哦,那也好,但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来,毕竟……”月流苏耸耸肩,毕竟昨个那个小偷就是她,正巧一干二净,就让他们找去吧,找一辈子也找不到。

    “为什么啊?”景乔突然就凑了上来问。

    “不为什么。”月流苏扭头就回了一句,这件事暂时还不想跟景乔讲,这货藏不住心思,什么都往脸上写。

    看出月流苏的做法,景尧也保持沉默。

    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等到风头都过去了再告诉他们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