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1章 有猫腻,有好戏看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3本章字数:2038字

    “出名,么?等着吧,后面还有更出名的呢,你慢慢站着,我先走了。”陌舞阳狠辣的目光从月流苏身上扫过,冷笑一声,转身,快步的跟了上去。

    总有一天,她会让月流苏付出惨痛的代价!

    “这哪是死了妹妹,简直就是死了全家啊。”景乔不敢恭维,方才陌舞阳那要吃人的眼神,简直吓死人。

    月流苏抿唇浅笑道:“你管她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又没做亏心事,还怕遭雷劈?”

    “说得对!”景乔附和着。

    “他们口中的玄台好似很有趣的样子,一会我们就过去,时间还早来得及。”月流苏道。

    “好啊。”

    “那一会你们小心些,远远的看着就好了,别太接近,早些回来。”莫可进道。

    “是,长老。”景乔道。

    等到月流苏领到学服的时候,欧阳宏坤的身影早就不见了。

    新生学服是淡青色,宽袖上有一圈淡黄色的流苏花纹,外面一层白色的薄衫披肩,她没有参加过玄台,现在是没有排行显示的,等到入选排行,身上的学服便会随着排行而变幻颜色,这才是学服真正的奥妙之处。

    然而在看景乔两兄弟,她才知道他们也没有参加过。

    按照神绝冥所说的,这兄弟俩比她的魂力不知道高了多少,按道理去参加玄台,应该是能获得前几的殊荣的,但他们对那个好似并没有兴趣。

    午时刚到,景乔与景尧带着月流苏刚巧赶到瀑布,几步跃下,轻而易举的靠着支撑点到了瀑布下方,玄台的位置刚好位于瀑布下方往前进五百米处。

    一旁川水急流,雾气环绕,一旁流水潺潺,两旁还有一池粉色荷花,正是绽放的季节,煞是好看。

    湿气很重,月流苏跟在两兄弟身后朝着玄台而去,可见这场比赛足够引人兴致高涨,起码有好几百人围观。

    等到了玄台,她从人群中挤进去,前方,传说中的第一第二比赛已经在火热进行了。

    前方玄台看到的并不是真人打架,而是像一轮大屏幕一般放映着两人目前比试的场景。

    没错,这才是玄台的奥秘之处。

    简直刷新了月流苏的眼睛!原来还可以这么玩,她在皇城看到的比赛简直弱爆了有没有!

    很快,两兄弟也挤到了月流苏身边。

    “哇塞,这东西也太炫酷了吧!这个怎么进去的?”月流苏激动的表情表示很好奇。

    “玄台的奥秘正在此,看到最右边那块树立的绿色玉石了么?”景尧指给月流苏看。

    “恩,看到了。”月流苏答。

    “双方,或者单方想要闯玄台,或者想要排名的时候,都可来此挑战,入学时在玉石上按下的手印就已经记录了你的所有信息,你若想要挑战排名,便可上前去将手放在玉石上,玉石会根据你自身的魂力,给你选择相应排名的学生名次。”

    “这时候,玉石会裂开一则入口,你进去之后便会开始挑战,挑战成功则会代替被挑战者的位置,被挑战者便会继承你的位置,他需要再次来到玄台挑战才可。”

    “当然,若是你想挑战第一名,玉石会给与你警告提示,若是你执意如此,便可放你,当你未能挑战成功,那么你在排行榜上将失去名次排行,需要重新挑战。”

    景尧详细的给月流苏讲着玄台规则。

    “哦!这东西听起来很过瘾啊。”月流苏双手环胸,一脸跃跃欲试,这东西正好激起她的斗志,但这么一来,便不能养精蓄锐了,说不定还树大招风。

    然而她还没意识到,她已经招风了。

    “如何?你想试试?”景尧问,若是月流苏去的话,他相信至少能进前十。

    为啥?

    当然是因为月流苏聪慧了,冲着那一股机灵劲就不可能进不了!

    “对啊对啊,妮子,你去试试?”景乔应和着。

    月流苏倒笑出了声,“如果你们先去试试的话,我倒是有兴趣。”

    没错,她就是在捣鼓人。

    “这个……”景乔摸摸脑袋,有点为难,有些事他还不想说。

    景尧听到这话,也开始沉默了。

    “怎么了?”月流苏问。

    “没事,看比赛吧,很精彩。”景乔很生硬的转移月流苏的注意力。

    月流苏耸肩,当然相信他们有难言之隐了,既然这样,逼他们干嘛,要说的话,她早晚会知道。

    时刻备好酒等着两兄弟的倾述。

    前方的比赛已经到了白热化,眼前虚幻的屏幕里看的一清二楚,经过了前面一关耐力,现在考智力了,全都是有关于功法方面的问题,他们两个都一一答上来了,两人的速度平分秋色。

    也能看到,两人额头上的冷汗密布,看样子都不轻松,谁都不想输。

    一个想稳固第一的位置,一个是想摆脱第二的位置。

    从画面里能看到,两人长相都非常英俊,甚至……

    “诶,他们不会是双胞胎吧?”月流苏用手顶了顶旁边的景尧。

    “恩。”景尧回答。

    “哇塞,果然,我就说哪不一样,原来是这里。”月流苏惊叹一声。

    两兄弟打架果然有看头,要不然怎么吸引来这么多人观看。

    在不远处,月灵儿等人的身影出现在哪里,还有欧阳芷雅,站在旁边,那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大屏幕,情绪有些不稳。

    月流苏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正是左边的那位双胞胎,她不知道是第一还是第二,总之,欧阳芷雅非常紧张,怕是……

    她绝对不会看错,欧阳芷柔的目光明明是担忧的,所以呢?哈哈哈。

    月流苏想笑,原来古人暗恋是这个样子的。

    但是碍于姑娘家的颜面,怕是不敢去表白吧?

    “你知道哪个是大哥,哪个是弟弟么?”月流苏好奇心太重了。

    “左边的那个是大哥,娄远,左边那个是弟弟,娄轩,两人唯一的区别就在于声音,细细听,娄元的声音比较粗,娄轩的比较细腻。”景尧道。

    “你还蛮懂的嘛?”月流苏秀眉挑了挑,有一股别的意味。

    “额……”景尧秒懂,突然无言以对,月流苏的思想还真的异于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