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3章 胜负已定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3本章字数:2039字

    “百分之三十。”月流苏抿唇浅笑,这看来根本就是个笑话,百分之三十的几率,还不如说没有机会了。

    月流苏答,“南宫公子说笑了,百分之三十的几率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在我看来,百分之一的机会都没有,除非,现在玄台出现故障,还能打个平手,不出十分钟,结果不言而喻。”

    “流苏说的是。”南宫亦丝毫没有反驳,反而同意了月流苏的观点。

    月流苏柳眉一挑,不再接话,不是不接,是这话她没法接。

    南宫亦早就知道结果了,还来问她,岂不是多此一举?

    所以这算是搭话?没事找事?

    月流苏觉得可笑。

    果然,十分钟不到,娄远就闯过了最后一关!

    一瞬间,虚幻的屏幕消失了,几秒钟之后,两兄弟便被传唤到了玄台上,活生生的站在了众人的眼前!

    只见两人差距不大的学服,站在左边的娄轩说了句“我输了”,身后便出现一排排密密麻麻排列整齐的名字,从上到下众人的名字都闪着光。

    突然,排列第二的娄轩的名字突然闪现红色的光芒,之后便化作流光,一点点的消失在第二名的位置,于是第二名的位置就空了出来。

    他身着的那身深色学服瞬间发出淡淡的光,光消失之后,他身上的学服已经变作最普通的无异!

    “嘶!”众人面面相觑,果然,玄台是最正大的,就算你排名第二又如何,输了就是输了,剔除名字绝不手软。

    “承让了,弟弟。”娄远拱手作辑。

    娄轩唇角扬起一抹笑,意味深长的注视着娄远,“哥哥还是那般难以超越呢。”

    直到娄轩开口的那一刻,月流苏终于明白两兄弟为何是靠着声音分辨的,原来,娄轩的声音就像女儿家一般尖细,就像那种人,大家懂的。

    到这里,热闹都看完了,谁都没有勇气去挑战那空荡荡的第二名,该散的都散了。

    “走吧。”月流苏道,转身就走。

    “妮子,你不去试试?”景乔快步的追上月流苏。

    “不去啊,这玩意现在不适合我。”月流苏回答,玄台目前的确不适合她,她缺的是学习大量的修炼功法,就方才的那些闯关考题,她可以说一关都过不了。

    “为什么?”景乔疑惑的问。

    “小傻乔,你觉得我刚开学院就是天才,看一遍功法就能全都掌握?”月流苏笑着反问,脚步不停的走。

    前面,几百人一个个的都跃上了瀑布,消失不见,他们倒落在了后面。

    “这也对哈!”景乔恍然大悟,摸着脑袋乐呵呵的傻笑,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倒是忘记了。

    月流苏走到瀑布下,脚下轻轻一点,找到一个个的支撑点,轻而易举的就飞跃上了瀑布,站在瀑布边往玄台看去,远远的看到三个人的影子在玄台上拉扯,仿佛在吵着什么。

    因为分不清两兄弟谁是谁,但能确定的是,欧阳芷雅真的对其中一个有情,但是另外一个好像有点不服气?

    “诶,你们觉得欧阳芷雅会喜欢两兄弟其中的哪一个?”月流苏问。

    “不知道。”景乔摇摇头,景尧也表示不知道。

    “算了。”问了也无趣,转身朝着西院的方向走去。

    就在月流苏方才矗立的位置,南宫亦站在那里朝着同一个方向望去,此时,玄台上空无一人,南宫亦扯动唇角,好似,学院因为多了月流苏,他不会觉得无趣了。

    等到月流苏等人回到西院的时候,天已经插黑了,在天边挂着一轮火红的夕阳,照映在天玄学院,很是美妙。

    她来不及欣赏,回去之后,一头就钻进了房间里,研究起莫可进给她的那三本修炼功法里。

    将小可爱召唤出来,放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她坐在榻上打坐,身前放着一本基础功法,她一一翻阅,然后深刻的记在脑海中,开始修炼起来。

    神绝冥不在,这一次也不知道要消失几天,索性她就开始自己探索一下,许有想不到的惊喜发生呢。

    修炼功法就相当于闭关,将五识屏蔽,外界的一切声音都无法干扰,也正因为这样,才越容易受到危险,所以她才会将小可爱召唤出来放风,若是景乔叫她,小可爱也能通过神识与她交谈。

    天已经全黑了,景乔负责厨房担当,所以所有的吃食都是他负责。

    负责来叫月流苏用晚膳的是景尧。

    “咚咚咚。”景尧敲响了房门,久久得不到月流苏的回应,便一直站在门口等着。

    等到月流苏睁开眼,已经过去了十多分钟了,她收敛起身上的气息,从床榻上下来,小可爱自动的钻进她的怀抱撒娇起来,神绝冥不在,它连撒个娇都得心应手起来了呢。

    “好了,你先在屋里待会,我先出去。”月流苏连忙制止,小可爱软萌软萌的,还一个劲的往她怀里钻,真受不了。

    “好的,主人!”

    月流苏将小可爱放在榻上,整理一下衣裙,这才前去开门,探索不久,她便能摸索到功法修炼的入口,精神上感觉还不错。

    就在景尧准备再次敲门的时候,月流苏的房门被缓缓打开了。

    “哦,用膳了。”景尧勾了勾唇,道。

    “走吧。”

    月流苏出门,反手将房门关上。

    等月流苏到大厅的时候,莫可进已经坐在最上方的位置等着了,一看到月流苏来,径直的拿起筷子吃了起来,他可算是饿了。

    “流苏,景尧,来吃来吃。”莫可进可谓是一点也不客气,这个摸样,更像是一个无赖的老头,一边吃,一边喝着小酒。

    月流苏有点不好意思。

    月流苏蹙着眉心,一口一口的吃着,只见莫可进一杯一杯的酒往肚子里灌。

    他是不是以往都是这样的?嗜酒吧?

    她是那种吃饱了就下桌的人,再好吃的美食也不会贪念。

    出了大厅,她站在院子里消消食,晚风习习,天气渐凉起来了。

    很快,景尧也出来了。

    “莫长老是否一直嗜酒啊?”月流苏问,他若是喜欢,等她去镇上的时候,提个好几壶好酒回来招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