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章 诬蔑她是要付出代价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3本章字数:2070字

    “陌姑娘污蔑我在先,若是此时作罢,那我应当如何在学院立足,流苏并未婚嫁,还是在意名声的,若是因为此事影响我今后在学院的修行,那后果谁来承担,流苏怕是承担不起。”

    月流苏唇角微勾,那抹淡淡的笑意挂在唇边,对啊,就算不能将陌舞阳扳倒,至少也得收点利息,不然怎么对得起自己。

    陌舞阳既然想要搞臭她的名声,那她就全数奉还给她。

    她倒是想看看,在全学院的人面前承认是自己污蔑在先,是不是如现在一般趾高气昂?

    “舞阳,此事你知应当如何。”杨长老神情严肃的盯着陌舞阳道。

    “长老,我……”陌舞阳顿时就急了,这个结果根本不是她想要的啊。

    就当她想要辩解的时候,被杨长老呵斥一声,“舞阳,你闹够了没有!没有证据休得胡闹!再说,馈囊是在你房间发现的,即便是有人嫁祸!你拿不出证据,岂不是随口污蔑!”

    “好了!你现在就去执行,随后去暗房闭门思过七日!”杨长老气愤的道,原本只是想让陌舞阳出去澄清就够了,可她居然异想天开,还想要丢人不成!

    “还不快去!”

    “是……”陌舞阳小声应答,唯唯诺诺的起身,此时的局势对她非常不利,若是再辩解下去,她怕是讨不着好不说,还得坐实了偷盗学院馈囊之事。

    “该死!”她低声啐骂,那双狠辣的目光从月流苏身上扫过,大步的离开。

    月流苏耸耸肩,也从正屋走了出去,顺便还“贴心”的将房门关上。

    一看到月流苏走出来,两兄弟立马就凑了上来,“妮子,你没事吧?他们没把你怎么着吧?”

    “嘘!”月流苏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跟我来。”

    她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往桌子旁一坐,拿起茶杯倒了三杯茶,“把门关上。”

    景乔一听,反手将门关上,并快速的凑了上去。

    “妮子,他们没把你怎么着吧?方才看陌舞阳出来就走了,脸色不怎么好。”

    月流苏浅酌一口茶,一只脚自然的搭在凳子上,大刺刺的,毫无大家闺秀的摸样。

    “我能怎么着啊,他们又没有证据,倒是陌舞阳,这次栽的挺深的,我保证,若是有下次,我绝对不能只让她栽。”她冷笑一声。

    看到月流苏唇角那一抹冷笑,景乔不自觉的一个寒颤,“妮子你别这样,我害怕。”

    “啪!”月流苏毫不留情的反手一巴掌打在景乔的后脑勺上,“你怕啥?说!你啥不怕!你怕事!”

    景乔什么都好,就是性子怯弱,生怕惹事。

    “尧哥……”景乔好无辜啊,他啥都没干,咋又被打了?

    景尧直接无视景乔,端起茶小口抿了起来,他也觉得月流苏教育得好,景乔就是欠教育!

    “尧哥……”景乔好委屈啊!现在连景尧都不帮他了!

    “这次的事,你打算怎么办?”景尧开口问道,相比景乔,他稳重很多。

    “能怎么办?还是那句话,他们没有证据,这辈子都不可能有证据,我做事,你放心,当然,经过这一次,我想陌舞阳会更加怨恨我,因为她妹妹那件事,她一直都认为是我的错,才导致她妹妹的死。”

    “当时的情况太复杂了,怎么说好呢。”月流苏思考了一下,才娓娓道来,“当时陌舞阳的妹妹陌舞轻正好与我在新生赛上的擂台相见,才开始就一心置我于死地,试问我魂力根本不及她,怎么可能伤到她?”

    “后来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陌舞阳突然就死了,经过勘察尸首,是陌舞轻自己修炼过度致死,我猜想,陌家既然陌舞阳已在学院站立脚跟,更需要陌舞轻为陌家争一口气,所以才刻意的去训练。”

    “说到底,陌家肯定是有私心的,陌舞轻修炼过度致死,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最后这个黑锅竟然被我背上了,陌舞阳这才揪着我不放。”

    “过程大致就是这样的。”月流苏表示自己也很无奈啊。

    再说了,她偷个馈囊与陌舞阳根本没什么事,可人家非得诬蔑你呢?换位思考一下,月流苏的做法并无不妥。

    她只是在反击而已。

    至于馈囊,她不缺那点钱币,能用来给陌舞阳长个教训,也是值得的。

    “这么看来,她的确与你有血海深仇了。”景尧道:“今后小心些,我怕她对你不利,此时她也定不会善罢甘休。”

    “恩,我知道的,放心吧。”月流苏笑道。

    景乔一脸懵逼,他们俩这是跟他打什么哑谜呢?

    月流苏站在门口,目送着几位长老离开。

    看来是没有谈论出什么结果了,虽然他们比较看好陌舞阳,但碍于没有证据,所以也不敢对她怎么着,馈囊又追回来了,为了避免陌舞阳的名声遭到轻看,他们只能默认为这是一场误会。

    等到将几位长老送走了之后,莫可进折返了回来,并将大门关上谢客,宽袖一甩,朝着月流苏走来。

    “你啊,下次切记莫要与他们顶嘴。”可见,莫可进无奈却又欣赏的语气,方才,他着实为月流苏捏了一把汗。

    要知道,在学院里,说话最有分量的还当属谷劲善,若是因为月流苏顶嘴这件事在欧阳宏坤面前挑舌,那吃亏的岂不是她?

    谁不知道谷劲善是欧阳宏坤的左右手。

    “回长老,流苏知道了。”月流苏说完,还有模有样的作了个辑,惹得莫可进是连连摇头。

    “你啊,记住,在学院里遇事切莫鲁莽,此事就算是过了,今后也莫去招惹杨长老院里的人,可懂?”莫可进提醒道。

    “恩,流苏明白。”她当然可以不去招惹,但是有人若是找死,那就怪不得她了。

    “我前几日给你的修炼功夫,多去看几遍,五日后,学院里有一场新生比赛,你应当去。”莫可进交代道。

    “敢问这是一场什么样的比赛?”月流苏问。

    “玄台。”莫可进只扔下两个字便离去,这几日他这颗心都七上八下的,今天好不容易解决了,他得回房喝点小酒去,临走前也不忘吩咐景乔准备两道小菜送到他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