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8章 大爷您老毛病又犯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3本章字数:2048字

    “我房间梳妆台上有一个小瓶罐,里面有丹药,劳烦你替我拿来。”

    “好。”月流苏四处望了望,这才确定梳妆台的位置,走过拿起一个绿色的小瓷瓶折返回去。

    只见柳尹尔扒开瓶塞,拿出一颗丹药放进嘴里,然后将小瓷瓶递还给月流苏。

    好吧,她今个成了个跑腿的了。

    “大恩不言谢,今后若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在所不辞。”柳尹尔眼底的笑如此真诚。

    月流苏却笑着摇摇头,半开玩笑道:“我倒希望这辈子都没能要你帮忙的地方。”

    两人相视一笑,各自会意。

    不知不觉,他们出来已经两天时间了,第二天天大亮,月流苏才不疾不徐的来柳尹尔的房间给她换药。

    “你怎么起来了?”月流苏反手将门关上,柳尹尔慢吞吞的穿着衣衫。

    “你现在应该再休息几天,若是伤口裂开了,我又要重新拆线,给你缝合。”月流苏将早食放到桌子上。

    她这可是生平第一次伺候人啊!

    “对,你给我拆线吧。”经过月流苏提醒,她想了起来,又开始一件一件的脱了起来。

    “诶,你不要命了?”月流苏蹙眉反问道。

    “今日我要去花满楼,不能耽搁。”柳尹尔简单的回答。

    月流苏觉得好无语,没见过这么不爱护自己身子的姑娘。

    “线就等两天再拆吧,只要动作不是太大,应该没什么问题。”月流苏坐在凳子上,一手撑在桌上,盯着柳尹尔背上那道绑着纱布的地方。

    看她都能走动了,说话也中气十足,应该没什么问题,修炼之人怎么能因为这点小伤就哭天抢地的?再说了,丹药的药效远比她想的要好得多。

    她手臂上的那一处伤口并没有缝合,月流苏远远的看了一眼,两天时间竟然结痂了。

    不得不感叹天玄大陆的自愈能力。

    “你先吃着,我出去了。”月流苏起身大步的走出去。

    外面,景乔与景尧在等着。

    “妮子,我们什么时候回去?”景乔难为情的问,他怕莫可进的责罚,这次回去怕是免不得一顿收拾了。

    “你们要不先回去,我保证明天晚上之前就回来,正巧你们回去替我跟长老说一声,免得他惦记。”月流苏笑道。

    “可是……”景乔瘪了瘪嘴,“我们是一道出来的,若是我跟尧哥先回去,长老以为我们私自丢下你,那……”

    “无碍,你们今晚先回去吧,与长老说一声便可,届时我回来亲自请罪可好?”月流苏调侃道。

    她自问自由逍遥惯了,所以并不想因为一个西院便将她自由的羽翼束缚了。

    “好吧,你自己要小心,我们在西院等你回来。”景尧考虑的比景乔要深一层。

    “恩,还是尧哥懂我!”月流苏眉眼含笑。

    神绝冥已经闭关出来了,所以她悄无声息的回西院难度不大,再说了,她可不想再从瀑布钻回去,那玩意受罪。

    至于柳尹尔,救人救到底,她总不能半路上将人家给丢了。

    深夜,与景乔与景尧告别之后,月流苏钻进柳尹尔的房间里替她换药。

    柳尹尔穿上一件火红色的薄衫裙,半袖斜肩,刚好将受伤的手臂与背遮挡起来。

    “这样如何?”柳尹尔在月流苏面前自在的转了一圈。

    月流苏点点头,“很好啊。”她想不通的是凭柳尹尔的资质,怎么会在花满楼当头牌舞姬?

    柳尹尔坐在梳妆台前,拿出一颗丹药服下。

    “时辰不早了,走吧。”柳尹尔起身,双手放在柔软的腰肢上,红唇微扬,很是妙曼。

    “恩。”月流苏应道,她今日里并没有换做男装。

    花满楼里,月流苏就呆在柳尹尔平时落脚的房间。

    月流苏四处打量着,整个房间里繁华得很,闪眼。

    “你平时住这里挺好的啊。”月流苏走到桌旁,挨着柳尹尔坐下。

    柳尹尔径直的替月流苏倒上一杯热茶,“花满楼里人多眼杂,我住在这里不太合适,再者,我并不是每天晚上都会来花满楼,出了这里,我便不是头牌。”

    “谢谢。”月流苏客气客气。

    “茶不错诶。”月流苏浅酌了一口道。

    “我自己晒的花茶,你若是喜欢,一会回去给你带点。”柳尹尔笑着道,苍白的唇角有了些血色,加上精致的妆容,一点也看不出受伤的样子。

    “好啊。”月流苏倒是一点都不客气。

    “你的伤没问题吧?”月流苏又问,花台上那种高难度动作始终有些为难她了。

    “无碍,我早已习惯。”柳尹尔轻松应答。

    “哦。”月流苏点点头,没再多问,她既然说早已习惯,那之前肯定没少受伤,人家都这么说了,她也不太好继续追问。

    此时,外面的老鸨来敲门了。

    “尹尔,该你上台了,准备一下就快些出来啊,妈妈去前面等你。”

    “好的,妈妈。”柳尹尔大声的回答道。

    “你去吧,我就在这里等你。”月流苏单手撑着脑袋抿了抿唇笑道。

    “恩,也好,无聊的话,我梳妆台上有几本修炼功法拿着随便看看。”柳尹尔说着起身,从一旁拿起白色面纱戴上。

    “好,你小心些。”

    “恩。”

    等到柳尹尔走了,月流苏这才起身,随便走走看看。

    拿起功法秘籍看了起来,跟她先前在西院里看的无异,大多数她都记下来了,翻了几下便没了兴趣。

    神绝冥高大修长的身躯就这样出现在月流苏面前,她一转身,便看到了。

    然而月流苏只是扫了他一眼,就跟没这个人一样到处转悠着。

    “小月儿还在与我闹脾气么?”身后,神绝冥充满磁性的嗓音响起。

    月流苏连头都没回,随便的走着看看,“大爷,我哪有那个闲工夫跟您闹脾气呢?再说了,您不好好的呆着出来干什么?”

    “想你,便出来了。”神绝冥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思念。

    “哦。”月流苏扭头,认真的注视着神绝冥,回答却很敷衍。

    “小月儿这是不信?”神绝冥单手背在身后的,大步流星的朝着月流苏走过去,大掌一拉,她便被死死的抵在墙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