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0章 暗生情愫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3本章字数:2027字

    与柳尹尔道别,月流苏从房间出去,反手将门关上,深夜的星空布满星辰,如此好看。

    她的心却空落落的,这两天脑子里神绝冥的身影一直徘徊不定。

    她不知道自己的做法是不是正确的。

    从柳尹尔的住所离开,很快便来到了天玄学院的大门。

    她将小可爱召唤出来,抱在怀中径直的顺着它柔软的毛发。

    “小可爱,神绝冥呢?”她问。

    “在……”

    还没等小可爱说完,神绝冥高大的身影毅然决然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好吧,月流苏将小可爱召唤回心湖。

    “带我进去。”月流苏站在他面前,抬起头,仰望着他,眼神里多了几分不明情愫。

    “好。”神绝冥丝毫没有拒绝,伸出大掌揽住月流苏的柳腰,脚下轻轻一点,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原地。

    一眨眼的功夫,月流苏便到了西院,身边,神绝冥没有留恋,将她送到了之后便离开了。

    月流苏被那句“谢谢”哽了喉。

    表情落寞的站在原地,心里空落落的滋味,不知是不是苦涩。

    现在还是半夜,整个西院冷清得可怕,月流苏回了自己的房间干脆睡下,这样就不能一直思念了吧。

    然而翻来覆去一整晚,她都没入眠。

    天一亮她便洗漱好从房间出来,径直的走到训练场上,拿起飞刀比划着,玩起各种兵器,看看修炼功法,将专注力都扔在修炼上。

    明日该是新生的头一场挑战赛,去玄台拿排名。

    目前还有一件事没有解决,找到那个与她一样的天才,然后学习炼丹,她不能将自己的天分掩埋。

    景乔与景尧神神叨叨的走来。

    “妮子,你知道么?玄台排名赛延迟了!就在昨天我们回来的时候。”

    “恩?为何?”月流苏不解,放下手上的书,问。

    “不知,据说院长闭关,排名赛延迟到下个月中旬。”景尧答。

    “延迟半个月?”月流苏好无语,这唱的哪出啊?也正好,她手头正巧有好多事没有解决呢,这半个月也可以好生的练习功法。

    “是呢,总之,听说是突然传出来的消息。”景乔想了想又道:“对!就是我跟尧哥回来的前一天。”

    月流苏柳眉一蹙,“那不就是柳尹尔受伤的那天么?难道……”此刻她的心里有一个大胆的猜想。

    柳尹尔要杀的人就是欧阳宏坤!

    对,这件事如此巧合,只能这么解释,她不相信世界上真的有巧合一说。

    “难道什么?”景乔好奇的追问道,只要一听到月流苏说话说到一般,他就好奇的心痒痒。

    “难道今天早上没早食么?”月流苏似笑非笑的道。

    景乔:“……”

    “等着,我就去做。”

    桌上,莫可进坐直了身,面前放着一壶酒,花白的胡子气的一愣一愣的。

    月流苏坐在左边的位置上,手拿着筷子久久不下筷。

    景乔俩兄弟好尴尬的扒饭,不敢说话。

    眼前,莫可进的气场太足了。

    震慑了一波好吧!

    “流苏啊。”莫可进终于忍不住开始唠叨了,还特地的将筷子放下,然后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满上。

    “长老何事?”月流苏也放下筷子,坐的端正。

    莫可进装模作样的严肃道:“下次要溜出去玩的时候,记得与我说一声,我这个挂名的长老虽说不能给予你们很好的生活,但拼了老命护你们绰绰有余。”

    月流苏抿了抿唇,非常诚恳的答,“长老,我知错了,下次出去定与长老说一声。”

    月流苏自问,还没被谁这么温柔的“训斥”过。

    感觉怪怪的,心底却很暖。

    “恩!”莫可进端起酒杯一口饮下,“这次之事我就不追究了,这段时间你们好好的在西院里研究功法,等待下个月的排行赛,记住!到时一定要为西院争光!”

    莫可进有些严肃的道。

    这次若是西院还无人上榜,那……

    “是,长老,我们知道了。”景乔与景尧异口同声的回答。

    “恩。”看到两兄弟积极的态度,莫可进甚是欣慰。

    一整天,月流苏都没出过房门,打坐一天一夜,吸收天地灵气。

    每次潜心修炼的时候,都能感觉外界的灵气往身体里涌入,虽然稀薄,但不是全都没有,学院里至少比皇城好。

    吃丹药能补充魂力,修炼亦能将稀薄的灵气转换为魂力,吸收之后便涌入丹田处,聚集越多,升级的希望越大。

    这些都是她在修炼功法的那几本书上看到的,第一次扑捉空气中的灵气便成功了。

    除了修炼,她玩耍的时候也没闲着,偶尔去后山树林里练练手脚,强身健骨。

    连着好几天都没见到神绝冥,心里越发的想了。

    “哎……”她坐在树上,手里的匕首猛然的插进树干上,双手枕头,悠闲的躺下。

    头顶的阳光热烈,景乔两人正在捉着野味,今晚开荤。

    “尧哥尧哥!跑了跑了!逮住啊!”

    不远处,景乔背上背着个背篓,手里拿着镰刀跟着景尧身后跑,不远处,一只野味飞快的从草丛里穿梭过去,两兄弟还在追,背篓里是空的。

    月流苏坐起身来,眼神一凛,盯着方才飞快窜进草丛里的那只野味,只见草丛不停的朝前晃荡!

    月流苏眼神一定!手速利落的将匕首从树干上扯下来,猛然的朝着晃动的草丛中刺过去!

    几秒钟的时间里,草丛里顿时没了声响。

    “去看看,应该中了。”月流苏从树上一跃而下,朝着两兄弟走去。

    景乔快一步的小跑过去,往草丛里一钻,再次出来的时候,手上俨然多了一只野味,这种魔兽皮毛呈灰色,长相奇特,体形肥硕,适合食用。

    那把匕首正好插进魔兽的腿上,景乔将匕首取下来,然后将野味丢进背篓里,月流苏走上前,拿过匕首朝着前方的小溪流走去。

    这是瀑布那边引过来的一汪水流,流动的,前方的汇集之地是一片很大的荷塘,奇怪的是,水位从来不见涨,刚巧不上不下。

    月流苏蹲下来将匕首清晰干净之后收进空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