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1章 你不知我的思念怎知我爱你的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3本章字数:2028字

    前方的小溪里,荷花已经谢了,莲子颗粒饱满,是采收的季节。

    月流苏才知道,原来这也是莫可进收入的一部分,没办法,光靠一点草药不足以支撑整个西院的生活。

    说到底就是西院很穷。

    树林很大,整个后山都是,从后面绕过去,可以直接到达前方正殿那边的瀑布。

    一片山将整个天玄学院环绕起来,青山绿水,煞是好看。

    长时间呆在西院,关于外面的那些流言蜚语,月流苏一点也不想知道,只要不出去,传不进来。

    上次陌舞阳长了教训,也没人敢来西院找麻烦了。

    她倒乐得自在。

    天暗了下来,月流苏这才拖着疲惫的身躯从小树林离开,回到西院,他们已经准备开饭了。

    “妮子,我正准备去找你呢,最近你修炼辛苦,给你做了好东西好生补补,上次你给的那些灵芝,今日我给晒在了院子里,院子里晒了许些莲蓬,明日便可拿出去卖。”景乔笑着道,桌上已经摆上了四菜一汤。

    这种悠闲的小日子过得还算不错,景尧两兄弟的身体也日渐越好,原本发黄的脸色改善了许多。

    “恩。”月流苏应答,洗了洗手便上了桌。

    西院的小日子还得自己改善,她不能总是一味的光出不进。

    晚上,月流苏依旧坐在房间里打坐,吸收天地灵气,丹田发热,就说明她的做法没错。

    上次莫可进说的排行赛,她必须挤进前十名。

    她的思绪是敏感的,既然莫可进提了出来,那必定有难处。

    或者是景乔说的那样,要不是他们,这个西院便不会存在。

    就在月流苏专心修炼的时间里,神绝冥的身影不知不觉的出现在了房间里,他矗立在月流苏身前,未曾打扰,就这样静静的注视着她心间就已然被温暖填满。

    什么时候,责任变作了真实。

    一日不见便如隔三秋,三日不见,他便不能阻止自己身体里情愫的增长。

    她盘腿坐在榻上,娇俏的唇角上微微上扬,头上的流苏簪如静止了一般,呼吸平稳。

    她不知道,几乎她修炼的每一个夜晚,他都站在一旁默默的注视着,守护着她。

    月流苏以为,他只是因为责任,或者玩性大发,却怎么也想不到,他早已经动了真情。

    不知不觉天已经擦亮,就在月流苏即将睁眼时,神绝冥深邃的黑眸微眯,身形一闪化作流星,消失得干干净净。

    月流苏睁开眼眸的一瞬,从榻上起来,伸个懒腰,身体清爽很多,每一次修炼都相当于淬炼骨髓,那种感觉相当美妙。

    只不过一直停留在绿魂一阶的实力,毫不有冲级的感觉。

    她留级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所以需要更加勤奋的练习。

    不光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未曾见面的母亲,她不会就此放弃,总有一天,她会亲自去上天道苏家问个清楚。

    再修炼了一整天,回到房间的时候,整个人都累得不想动了。

    然而她今日里还有一件大事。

    一直逃避下去也不是办法,距离上次跟神绝冥见面之后,这已经是第四天了。

    深夜,月流苏将门反扣起来,然后将空间里得来的丹药尽数拿出来整理之后放进另外一颗空间戒指之中,戴在食指上。

    “大爷,您在不在?”月流苏坐在桌前,径直的倒了两杯茶水,装作若无其事的叫道。

    不一会的功夫,神绝冥便出来了,坐在月流苏面前,端起她沏上的茶浅酌起来。

    月流苏单手支着脑袋,粉唇微抿,“你要的丹药,我弄来了,今晚便都给你。”

    神绝冥身躯微顿,失神一秒便回了神,邪肆的笑装满了月流苏的所有视线,她愣怔。

    随后将目光偏移,苍白的解释起,“我不过是不想欠你人情,答应你的事情还得做到,再者说,若不是你,我怕是活不到今日。”说到这里,月流苏冷笑一声。

    月家欠她的,她会一一不少的讨回来。

    秋画艳欠她的也跑不掉。

    至于月灵儿,她还不是那么狠心的人,当初虽然带头欺负她,后来又因为一个男人要了她的命,但只要她在学院里乖点,不来招惹她,她可以考虑考虑放过她。

    睚眦必报。

    这才是她。

    “好。”眼前,神绝冥应道,醇厚的嗓音传到月流苏的耳朵里,甚是好听,只不过……

    越听,她的心越乱。

    月流苏尽量不让自己去看他,站起身来,她朝着榻边走去,“来吧,争取今晚搞定。”明日她还要出去替柳尹尔拆线。

    月流苏在榻上打坐,神绝冥看了她一眼,目光复杂。

    “开始吧。”神绝冥在神识中与月流苏沟通。

    “恩。”月流苏应道,随后便闭上眼睛,一会的功夫,淡淡的绿色光芒将她包裹住,她戴在食指上的那颗戒指里不停的有浅浅的流光闪烁,随后便化作星辰一点点的消失在她的胸口处。

    她能感觉到一颗颗的丹药在神绝冥的作用下化作光芒,经过她的身体流进丹田,然后被全部吸收。

    一整晚未曾停歇。

    吸收完毕,月流苏睁开眼睛,将身上的气息收敛起来,由于丹药师通过她吸收的,她的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药香。

    神绝冥就站在她的面前,能看得出来,他的状态比以往好了很多,身体不再透明。

    “如何?”月流苏起身来,倒了一杯茶水一口饮下。

    “很好,我与你说的那个人,你可有寻找?”神绝冥走到月流苏身边问。

    “噗。”月流苏差点喷了出来,忍住,又倒了一杯茶水掩饰自己的心虚,她能说没找么?

    学院里就六位长老,据她所知也就一位丹药师,并且只会炼丹而已,几乎不会出现在学院内。

    学院内的丹药房很是神秘,她来这么久都没见到过,这还不算,她还没见到过学院里专门学习丹药的学生。

    “放心吧,我在找,只是费些时日。”月流苏模模糊糊的回答。

    还找咧,找都找不到,天玄学院又不是说随意走动都可以乱走动的地方,有些禁忌之地根本不许踏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