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9章 火凤秘纲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3本章字数:2039字

    “其实在很久以前,上天道的炼丹天才多不胜数,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竟慢慢落寞,像你一样拥有双属性的天才逐渐消失,我记得那是几十年前之事,最后一个跟你一样的天才出现在苏家。”

    “什么?苏家?”月流苏一脸震惊。

    “恩,怎么了?”柳尹尔歪着脑袋,有些不解的问。

    “没,没什么。”月流苏将眼底的惊愕掩饰得很好,这件事的真相有待她查下去,现在下定论未免太早了。

    当晚,月流苏便掌灯翻开了炼丹功法的第一章。

    这是一本名为《火凤秘纲》的丹药功法,据其中叙述,说的是整个凤凰族迁徙过程中祖辈研究的丹药炼制方法,还有更多的是如何提升丹药阶品与自身的精神力。

    跟修炼魂力差不多,需要一步步的进阶才可炼制更高阶品的丹药,否则精神力不足以支撑炼丹炉炼制丹药。

    月流苏看了一整晚,才依稀过了入门。

    这一关,便是一整天,等她看完整本《火凤秘纲》之后已经是第二天半夜了。

    她起身松松脖颈,肚子饿得咕咕叫,她才晓得自己太过于专注,时辰早已悄无声息的过了。

    将火凤秘纲放进空间,她转身从房间里出去,找点东西吃,真是饿得她说不出话来了。

    然而,就在她接近厨房的时候,从里面传来一阵香味,厨房里淡淡的烛光闪了出来。

    她大步的朝着厨房走了进去。

    果真,是景乔与景尧两人,正在说着什么,两人纷纷都处于沉默中,锅里一阵阵诱人的香味传来。

    “鸡汤?”月流苏眼前一亮,顿时垂涎三尺,要知道她最喜欢吃荤食了,饿了一整天,她肚子早就扁了,闻到香味哪里还走得动?

    月流苏一出声,两兄弟之间的气氛立马就变正常了。

    “妮子,我就想着你要出来了,便连夜去捉了一只野鸡来炖汤,给你补补身子。”景乔体贴的说道,并快一步的揭开锅盖,拿出碗给月流苏盛了一碗。

    “谢谢,我正愁饿了呢,傻乔你们真是懂我!”月流苏递给景乔与景尧两兄弟一个“你懂我”的眼神,并上前来端着碗就想开始下嘴,由于很烫,她只得端着一碗汤闻闻味道,馋的她都快恨不得一口喝下去。

    “你慢些,没人跟你抢,都是你的。”景乔笑着道,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月流苏如此嘴馋的摸样,真是可爱极了。

    可惜,也仅限于现在,换个时间段,哪是可爱?简直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腹黑鬼。

    月流苏一边拿着扇子替鸡汤扇扇,尽快冷却,一边有意无意的与两兄弟聊天,谁都知道,现在她的专注力全都在那碗烫嘴的鸡汤上。

    “我说,你们方才在说什么?”

    “额……”景乔脸上爽朗的笑容突然凝固了,脑袋微微往下,眼底一片落寞。

    “没什么,你快些吃,然后早些休息,明日一早我们便回去了。”景尧看向景乔,笑了笑。

    看景尧两兄弟不想提起的样子,就知道他们之间也有意见不统一的时候,人家不想说,她懒得问了。

    等夜宵完毕,月流苏便回了房间,躺在榻上,翻来覆去,原来吃得太饱也有睡不着的时候。

    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才知道她最想念谁。

    “哎……”她双手枕着脑袋,望着房梁,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五味杂陈。

    神绝冥俊美的容颜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难道她是真的想要将他从自己身边推开么?其实她不是这么想的。

    她只是不想自私的想将他留在身边。

    原本她不是这样优柔寡断的人,可现在,她居然因为一个神绝冥动摇了自己独闯大陆的决心。

    “神,绝冥……”

    她嘴里呢喃,随后沉沉睡去。

    殊不知,此刻,神绝冥就大刺刺的站在榻边,默默注视她的睡颜,眼底尽是一片疼惜与无奈。

    第二天一大早,她便与柳尹尔道别了,她给了她炼丹的功法,她自己研究便是,今后神绝冥所需要的丹药便由她来提供,直到他的伤痊愈为止。

    临别之际,柳尹尔给了她很多草药,让她回去尝试一下。

    一回到学院里,月流苏交代了两兄弟莫要来打扰她之后便匆匆的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尝试炼制丹药。

    从空间中拿出神绝冥给的炼丹炉,照着炼丹的第一步开始炼制丹药,全神贯注的将自己的精神力集中起来,眼前摆放着草药,她双手一扬,草药便朝着半空中飘去。

    手中出现一道淡淡的青色光芒,迅速的朝着丹药抛去!瞬间将草药包裹起来,此时,她的脑海里出现了与草药共鸣的景象!

    她手一扬,快一步的将融合过的草药往炼丹炉里抛去!

    “轰!”的一声,幽青色的火光迅速的将炼丹炉包裹起来,熊熊燃烧!源源不断的青色光芒从她的手心迸发着!

    等到时间差不多了,她收起手来,炼丹炉里瞬间飘出一股淡淡的药香。

    她莫不是一次就成功了吧?她心里是这么想的。

    等了一会,她手一挥,立即从炼丹炉里跑出五颗丹药,她手猛然一抓,丹药便落在了她的手心。

    然而,事情比她想象的要糟糕。

    她手心一摊,却发现自己炼制过了头,丹药有些糊状,连低级阶品都算不上。

    好吧,第一次尝试炼丹失败了。

    她不气馁,有了第一次经验,第二次明显要好得多。

    连续了好几次,她望着炼丹炉,竟紧张得有些不敢开炉了。

    由于才刚开始炼制丹药,她的精神力有些跟不上,脑袋发懵,这就是炼丹透支的负面效果。

    等到她将丹药从炼丹炉里拿出来的那一刻,她欣喜若狂,果真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终于成功了一次!

    此刻,她的手心里躺着三颗成品丹药,虽然阶品不是很高,药香也没那么浓郁,但至少她的炼丹方式是争取的。

    收起炼丹炉与草药,再将房间收拾赶紧,从房间走出去。

    “妮子,你终于出来了,你知不知道,你已经两天没出门了。”景乔将扫帚放下,快步的走过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