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7章 狗血的三角恋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4本章字数:2049字

    月流苏说的都快要将自己给逗乐了,没想到三言两语便将她给气恼了。

    “月流苏,我今日不是来与你讨论这些的,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妹妹的仇,我势必要讨回来,你休想逍遥法外,就算拼上我这条命,也要将你拉下去。”陌舞阳对着月流苏恶狠狠的道。

    月流苏随意的撩着自己的发丝,脑袋一偏,反问道;“难道陌姑娘从未觉得你们的爹偏心么?对你妹妹如此厚爱,而你?……”

    月流苏停顿住,她早就看出来了,陌家,是将陌舞轻放在第一位的,陌舞阳要不是有这等实力,岂能被陌家重视?

    到这里,她不禁怀疑,陌舞阳是不是捡回来的?

    “你休想挑拨离间!我与我妹妹感情甚好,我爹对我从不偏心。”陌舞阳想也没想便出口反驳道。

    这些在月流苏看来,都是心虚作怪。

    “哦,那抱歉,是我说的不对。”月流苏摊摊手,无所谓的道。

    “那,陌姑娘来找我,就是想说这件事?”她问。

    “月流苏,你等着,我势必要让你做出的一切付出代价!”说完,陌舞阳愤恨一声,转身大步离开。

    月流苏无语了,不是来找她说事的么?难不成就是因为一句口头上的警告?

    “无聊。”她懒得吐槽,放狠话也不是这个样子的,要真能解决掉她,悄无声息不就好了,说这些有意思么?

    “妮子,她方才与你说什么?”景乔与景尧走来担忧的问,生怕陌舞阳对月流苏不利。

    不远的地方,那些学生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往她身上看,着实烦躁。

    “没什么,看时辰还早,我到处转转透透气,一会便回来。”说完,月流苏转身便到处转悠起来。

    “哦,好。”

    月流苏随意的在大殿周围转悠,离开了人满的地方,这地方还算是清静的很,因为是玄台排行赛,很多人都去看热闹去了。

    毕竟今年的新生都比较有实力,有些老生生怕自己排行榜上的位置被抢了,纷纷表示压力很大。

    当月流苏转悠到学院一侧时,突然听到从墙角那边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芷雅,你为何不跟我在一起,我哥他有什么好的?我为了你去挑战玄台赛,可是你为何偏偏不为我看一眼?”

    哟呵?月流苏听到这番话来了兴致,听到芷雅两个字,她就知道那两兄弟要生出幺蛾子了,哥哥?原来欧阳芷雅喜欢的人是娄远并非娄轩?

    哈,这个三角恋有点戏剧化了。

    “娄轩,我与你哥哥本就情投意合,你莫要无理取闹。”欧阳芷雅很是烦躁。

    月流苏就默默的站在墙角看着。

    “可是芷雅,我的心里只有你,你为什么就是看不到,我为了你牺牲那么多,你现在告诉我你喜欢我哥,这让我怎么接受!”

    娄轩很愤怒,开始与欧阳芷雅拉扯起来。

    “娄轩,你做什么,你放手啊,不要这样,有人看到了不好。”欧阳芷雅反抗着,月流苏听着那声音鸡皮疙瘩都快要起来了,果然是尤物,说句话都惹得人脸红心跳。

    难怪两兄弟都喜欢她。

    “芷雅,这会不会有人来的,你放心吧,我哥现在也不在,你跟我说实话,我相信你是骗我的。”娄轩还在苦苦哀求着。

    两兄弟的声音差别很大,月流苏听着娄轩说话一股女人味,总之,就像那种人。

    “啧啧。”月流苏自问,从未听过如此激烈的三角恋,更加佩服欧阳芷雅居然巧妙的融合在两兄弟之间。

    “娄轩,你不要这样,我们不合适,我喜欢的人是娄远,不是你,你莫要再自欺欺人了,你若是再这样,我就去告诉你哥哥。”欧阳芷雅开口威胁道。

    娄轩突然停了手,往后面退了一步,双手放在欧阳芷雅的肩膀上,让她的目光对准他。

    可见,方才经历了激烈的反抗,欧阳芷雅绯红的脸颊绯红,就像是熟透的苹果,娇艳欲滴,微微起伏的胸口,心脏就快要跳出来了。

    “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爱我?三年了,我追了你三年了,可知我对你一见倾心,我与哥哥本就是同样的容貌,你为何偏偏不喜欢我?”娄轩可谓是撕心裂肺,心痛得都滴血了。

    “明明是我先出现在你面前,为何你偏偏……”说着娄轩突然靠在欧阳芷雅的肩膀上小声的抽泣起来。

    一个大男人居然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哭?

    月流苏还真真的有些看不下去了。

    就在此时,月流苏眼疾手快的将自己的小脑袋收回来,她方才看到了娄远?

    她粉唇一勾,这下好看了。

    学院的第一二名同时喜欢上了欧阳宏坤的女儿,这件事若是被揭发了,那就好看了,当然她没这么大舌头,顶多当出戏看了。

    “娄轩!你在做什么!”

    不远处,娄远一眼便看到站在墙角拉扯的两人,怒意横生,他大步的走过去,毫不留情的将娄轩从欧阳芷雅身上拉开。

    “啪!”

    响亮的一耳光猛然的扇到娄轩的脸上。

    月流苏更是浑身一震,妈呀这力道,简直想吓死人。

    只见娄轩被打了个措不及防,那左半边脸迅速的红肿起来。

    “哥,我……”他说话月流苏都替他脸疼啊。

    娄轩解释不出来了,站在一旁,默默的盯着娄远。

    “远哥哥……”

    欧阳芷雅一见,如受到了惊吓的小白兔,迅速的往娄远的怀中靠去,娄远与娄轩不同的地方还有一点,就是娄远比较大男子主义,浑身散发的都是一股男人味。

    而欧阳芷雅的举动也将两兄弟的关系推到了风口浪尖,摇摇欲坠。

    “芷雅,你没事吧?”娄远将欧阳芷雅抱在怀中安慰着,看到她衣裙整洁,悬起的心放下去一大半。

    心却在这一刻将自己与娄轩的关系淡化,要不是看到娄轩是他的亲弟弟,这会怕不是一巴掌能解决的事情了。

    “娄轩,你怎可作出如此荒唐之事!”娄远毫不留情的指责道。

    “哥,我也喜欢芷雅,可偏偏你要来横插一脚!明明是我先认识芷雅的!”娄轩的底气毫不示弱,这次他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