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0章 杀心四起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4本章字数:2066字

    “那是,谁不想去,如果能破例从里面挑选一件东西就好了,但是想法很美好,现实很骨感,学院的东西,怎么能随便拿走呢。”景乔叹口气道,他来学院两年了,还没见过学院这么大方,竟然开藏书阁。

    “所以,你不止想进去,还想从里面拿走一件东西对吧。”月流苏似笑非笑的道。

    景乔一听,立马反驳起来,“别啊,妮子,你这不是害我么?这话还是莫要说的好,不然还没等我进入藏书阁呢,就被当做那种窃贼关了起来。”

    “看你心虚的,我说什么了?再说了,那地方我敢确定,你进去都成问题,还想拿走一件东西,做梦吧。”

    景乔:“……”敢情被月流苏逗弄了?

    好吧,景乔太单纯了,说句话都不知道考虑考虑对不对。

    当然了,这是月流苏的恶趣味,逗逗景乔,缓和一下气氛。

    周遭唏嘘不已的声音多得很,好多人甚至都开始大放豪言,必须拿下第一名!

    这就意味着要撬下娄远第一的位置。

    但,娄远若是不服气的话,是可以让对方挑战的,所以……

    第一的位置不是那么好拿的。

    若是站在第三者的位置上,感觉有点像个局,让他们自相残杀的局,或者说,挑选最优秀的局。

    方才放出来的消息,不过是一个能让人奋不顾身得到重视的诱饵。

    月流苏这人考虑的太多,突然抛出来的诱饵,不得不让她多想,她这人从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的好事。

    月流苏眼神微眯,那双明亮的眸子尽是深思熟虑,这件事她怎么越想越不靠谱呢?

    “怎么了妮子?”景乔伸出手在月流苏眼前晃了晃。

    “没事,你们不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么?”月流苏小声的道。

    “恩?”景尧反问。

    “比如,为何现在才决定要将藏书阁开放出来?还是第一名,难道不觉得太蹊跷了么?临时得有些心急,有些令人不敢相信,或者说,临时想到的计谋之类的。”月流苏将自己的看法说出来。

    “你这么一说,倒有那么一点,但,不论怎么说,这都是一个机会,进入藏书阁,里面的东西必定能让你突破好几阶,这样没什么损失,反而大有益处。”景尧谨慎的道,在他看来,不管这件事的背后有什么阴谋,但对他们来说,都没什么损失。

    “你这么说是没错,但是不得不防。”月流苏双手环胸,一本正经的说。

    话是这么说,但是藏书阁对她的诱惑力还是很大的,那个地方她也想进去一看,也许能提升她的实力,她花费的时间就能大大缩短。

    去上天道,已经成为了她的目标。

    “按照我说啊,管他的,就算你不拿第一,想拿第一的人大有人在,所以,就算有什么阴谋,这都成为了遍地撒网,谁进去,谁就是那个冤大头,但是谁就是那个受益人,不管前面有什么阴谋,我们都得尝试一下。”

    “你们说对不对?”景乔站在月流苏身边,笑着说道。

    月流苏眸子一偏,直勾勾的看着景乔,“嘿,我家傻乔什么时候脑子这么灵光过?”

    景乔:“……”敢情他一直是个脑子不灵光的呢?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一会进去了之后,你们要多加小心,尽力而为,千万莫要冲动,我给的丹药你们记得服用,之前说玄台赛大多数的关卡都经过修改,改良化,想必要比之前我们看到的难许多,大家多多小心。”

    月流苏正经的嘱咐道。

    “我跟尧哥知道,倒是你,我们有点不放心。”景乔瘪了瘪嘴道。

    “别担心,这又不是打斗赛,所以对我来说挺好过的。”只要中途不遇上什么麻烦,她应付起来应该没多大的问题,那些据说玄台要考的功法她都烂熟于心了。

    就在月流苏身后,远远的,陌舞阳那双淬了毒的眸子狠狠的盯着月流苏的背影看。

    “陌姐姐莫要着急,月流苏既然敢杀害舞妹妹,势必得付出代价,那虽然是我的姐姐,但是想必你也知道,我与她本就不合,在月府里,她还处处找我的不痛快。”

    月灵儿站在陌舞阳身边怂恿着,那一脸委屈都快要哭出来了。

    “我知道。”陌舞阳只回复了淡淡的两个字眼,她心里早已经将月流苏恨得烂了骨。

    看到陌舞阳这冷冰冰的态度,月灵儿心里窝着一肚子的气啊!一边是月流苏,一边又是祁越凌,她早就急不可耐的想对月流苏动手了!

    要不是因为月流苏!祁越凌这段时间也不会对她这么冷淡,方才一见到月流苏,竟然给她甩袖而去!真是差点没气死她!

    同时她心里也悔,早知道就与祁越凌早些成婚了,现在起码要等三年,她不能等!

    正如月流苏说的,三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

    这才几个月,祁越凌的那双眼睛时时刻刻的关注上了月流苏,这叫她怎么能忍?

    本来陌舞阳就与月流苏有仇,她不如再将她们之间的仇恨加大化好了。

    “陌姐姐,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上一次月流苏竟然敢污蔑你,害得你被关禁闭,这仇必须得报!否者怎么咽的下这口气!”

    “我与你不同,她是我姐姐,我不好在学院里与她翻脸,但若是能帮陌姐姐一臂之力,扳倒月流苏,我定会好好感谢陌姐姐。”

    月流苏毫不掩饰的将自己的目的说出来,有时候藏着捏着倒不是好事,还不如开头便将自己的目的说出来。

    这样亦能让陌舞阳对月流苏起杀心,更能给她杀心背后最好的后盾。

    没办法,谁让到了学院里,月流苏还时不时的出现在祁越凌的面前,她这辈子整个人都是他的,她怎么可能再次将祁越凌拱手让人!

    绝对不可能!

    她月灵儿这一辈子都要最好的!

    在月府是,在太子府,她势必也要最好的!天底下的男人!她也要最好的!

    她的眼中,祁越凌占有了她,就是最好的!

    她绝对不容许祁越凌有半分想要背叛她的心!

    既然不能阻止祁越凌的改变,她势必要让月流苏消失!这样,他就是她一个人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