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3章 掐起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4本章字数:2047字

    一股巨大的压力瞬间将空气凝固,在场看热闹的众人早已经推到了十米开外!

    开玩笑!南宫亦的双腿虽然废了,但是人家的实力摆在那里,这几年之所以没去嘲讽他,就是人家实力有。谁特么不要命的去嘲笑他?

    然而!两年的禁忌居然被月灵儿打破了!真不知道是喜是悲!

    玄台比赛内,月流苏正在逃离,身后的火势疯狂蔓延,她的大脑飞速旋转着寻找办法逃生,对于玄台外一切因为她而起的硝烟全然不知。

    天哪!要是她知道,指不定想挨个弄死!

    明明不是她的锅,为啥偏偏往她身上丢?

    玄台外,南宫亦手上的折扇悄无声息的打开了,淡淡的青色光芒覆盖在折扇身上,眼神淡定的注视着月灵儿,这场战斗仿佛还没开始,对方已经是个死人了。

    因为是玄台之上,不论是谁想挑战,在不死人的情况下,五位长老都无权过问,当然,学院里,也只有在玄台之上才可以干架,换个地方干架若是被发现,轻则紧闭,重则赶出学院。

    “啪!”月灵儿手中的鞭子朝着地上狠狠一挥,一股深黄色的光芒遍布鞭子,眼中尽是狠辣,这次她是认真的!看不惯月流苏,她还不能欺负一个瘸子?

    谁帮着月流苏,谁就该死!

    当然,这与祁越凌今日里冷落她而致,不然她此刻也不会这么冲动!

    南宫亦的实力,全学院的人都有目共睹,就算瘸了腿又如何?人家照样在学院里是老大!就算是娄远两兄弟也从来不会说一些轻蔑南宫亦的话。

    所以,月灵儿这次无疑是在玩火!

    一会的功夫!五位长老也走到了边上,两人打红了眼指不定殃及无辜,所以站远点看比较好。

    “啪!”月灵儿手中的长鞭再次一挥!这一挥,鞭子上顿时变幻出了无数尖锐的倒刺,在阳光下闪烁着寒光!

    没错!她这次是来真的了!

    “哇塞!这次来真的了呢!好久没看到这么精彩的比赛了!”周遭传来的声音大多数是激动的,他们已经好久没看到这么精彩的战斗了!

    那颗沉寂已久的心突然被点燃了!

    “来啊来啊!快下注啊!赢的大家分!”好吧,周遭的气氛一下就变了。

    然而,南宫亦突然从空间里掏出满满的一钱袋,用力的往旁边一丢,“我赌我赢。”

    大气高端上档次!啧啧!

    霎时,月灵儿被南宫亦羞辱的涨红了脸!“南宫亦!你!”

    南宫亦薄唇轻扯,“月姑娘,在下未曾做错吧?再者,是你先挑衅与我,我只不过捧自己赢而已,你何须动怒?何况,你也可以赌自己赢。”

    月灵儿哪里受得了南宫亦的怂恿,直接从空间中拿出一个绣了花的钱袋丢过去,“我的!”

    她还就不信了!

    南宫亦看到这,只能忍着笑,难怪这么冲动,根本没脑子好吧?而这种没脑子的人居然敢戳伤他的痛处!?谁不知道他南宫亦这一辈子最恨的就是说他双腿的人!

    “月姑娘,还请指教。”南宫亦用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挑衅道。

    “接招吧!”月灵儿眼神一凛,心中早已经压抑着一腔怒火无处发泄,手中挥动着长鞭迅速的朝着南宫亦而去!她不信自己的实力不能将一个瘸腿的打趴下!

    就在大家纷纷屏住呼吸之时!南宫亦的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月灵儿直接挥了个空!

    将目光挪到玄台赛上,后面的火势几乎已经将月流苏包围起来!

    前方淡淡的水声响起!月流苏的目光顿时亮了,有水!

    她脚下未停,一棵一棵的树从她的眼前掠过,当她踏出前方之时,眼前的瀑布赫然的出现在她的眼前!她猛然的朝着水中一跃!身后的火势猛如虎的朝着她喷涌而来!

    “扑通”一声,她在最后关头跃入水中,她的水性即便不是很好,也在水下呆了两分钟之后才将脑袋冒出来。

    “噗,咳咳咳……”她猛然的咳嗽起来,这玩意还真要命,等到她看清楚眼前的时候,原本的景色早已经换了一个摸样,她居然在一个山洞里,淡淡的光就从山洞上方倾斜下来,照映着这个池塘里。

    天杀的,这是幻想吧?

    实践幻想,就是考验她的体力与处理急事的应变能力。

    她从水里爬起来,将自己的衣裙用魂力烘干,之后便坐在地上稍作休息。

    眼前的景象竟然做得如此逼真,身临其境,好像她就呆在一个深可见底的山洞里似得。

    她抬头望,上面入口的高度大概有十几米的样子,偶尔上面滴下来几颗水珠,里面很宽敞,镂空状,里面是椭圆形的,墙壁光滑,她若是想要上去可能性不太大。

    若是不想让她从上面逃脱,那就是想让她在这里面找出口了?

    水下是她来的地方,出去外面指不定早就已经被大火包围了,所以呢……

    艾玛,这哪里是实践,简直就是考智商来着,她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在这个宽敞的山洞里头摸索起来。

    玄台外面,两人丝毫不认输,双方互怼,那些看热闹的互惠互利。

    月灵儿的实力不错,虽然在南宫亦之下,但是碍于他的双腿,所以两人不相上下,谁也不让谁。

    “南宫亦,这次我就要让在场的看看,在你双腿废了的时候就应该离开学院了!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想讨好月流苏,呵呵,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月灵儿嘴里嘲讽的话不断,她这人就是看不惯围着月流苏一味讨好的人!

    南宫亦眼眸一眯,危险的光芒瞬间迸发出来。

    “你骂够了没有?”南宫亦的语气极其冷冽,他在想,若是自己一会失手,不小心将她制造一个重伤,那是不是只能算意外?

    “呵!你还想污蔑我!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活该两年前你的未婚妻嫁给别人!”两人的打斗中,从月灵儿嘴里蹦出难听的话不断,就连在场的人都听不下去了。

    在他们的记忆里,南宫亦给他们的印象都是随和的,怎么会是月灵儿说的那儿么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