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2章 小月儿,我回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5本章字数:2038字

    一声巨响!她方才倒地的地方猛然的出现空洞!那些被打碎的楼梯碎屑全都往好几米高的地上掉下去!

    而!黑袍人的身影猛地出现在她的面前!

    “遭了……”她暗叫不好,那双清明的目光一定,脚下蓦地转了一个方向,将左手一松,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她欲要动身从楼梯外翻进来时!

    “啪啪啪!”的无数声木头被硬生生折断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

    只见她之前稍作停留的地方全数炸裂开来!这种危机还在径直的朝着她而来!

    就在她准备再次躲过这一劫时!黑袍人的身影赫然的出现在她身前。

    “这次看你往哪跑!”

    “啪!”只见黑袍人狠狠的一掌打在月流苏的胸口上!

    “噗!”月流苏顿时便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直直的喷了黑袍人脸上那青面獠牙面具一脸,右手却死死的拽着楼梯扶手不松,她若是此时松手,定能从这十几米的高度跌落成个粉身碎骨!

    “呵!你竟然还是个不怕死的!我欣赏你!”黑袍人反手背在身后,一只手正在与月流苏对抗。

    再看月流苏,正腾出左手来与黑袍人对抗!两道一青一紫的光芒瞬间在空气中发生碰撞,电闪火石之间!她显然落了下风。

    “呵……”月流苏倔强的牵了牵苍白的唇角,“本就没做过的事情,何惧你杀我!”她那双清澈的目光炯炯,好似并没有说谎的样子。

    她当然没有说谎了!因为原本就是小辰自己要与她契约的,她何曾要求过要带着小辰离开?

    从事情的客观角度上来说,月流苏的确是冤枉的。

    “很好,我就喜欢你这个样子!如果不是因为棕南麒麟,我还有点想将你收入门下,但目前看来,那是不可能的了!”一语毕,黑袍人突然猛的将紫魂运用到极致!

    只见那道紫色的光芒迅速的将月流苏的青魂压制下去!

    月流苏见势不对,正想要撤退却为时已晚!

    一阵强烈的魂力直直的朝着她攻来,犹如腹背受敌,丝毫不允许她有逃脱的迹象!

    “啊!”只从月流苏口中发出一声疼痛的惨叫声!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松开了手,瘦弱的身躯犹如断了线的风筝直直的朝着地面飞去。

    胸的疼痛还在蔓延,她不甘的眼神直直的盯着黑袍人,这次,她完了吧。

    就在她即将落地的一瞬间!一道犹如星辰一般的紫色光芒迅速的窜到月流苏身前,就在她准备迎接死亡的来临时,一个宽广温暖的怀抱直接将她抱了个满怀。

    “小月儿,我来晚了……”

    月流苏目光一怔,整个人已经呆滞住了,她听到了什么……

    一股熟悉的香味传来,月流苏扬起脑袋,眼前正是那个久久思念的人儿。

    “神,绝冥……”她轻声的呼唤,生怕这只是一场春秋大梦。

    “是我,我回来了。”神绝冥抱着月流苏残破的身子,缓缓的朝上升起!只见他犹如天神降临人间,独独宠幸她一人。

    此时此刻,月流苏的那颗钢铁般的心突然被他融化掉。

    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双臂一捞,便攀上了他的脖颈之上,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猛地哭出声来,“哇!我还以为你走了,是我不好,以后我再也不赶你走了,我错了,原本以为我会忘记你,但是我……”

    “我在。”

    神绝冥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再次让月流苏溃不成军,他在,只要她需要,他便在,一直都在。

    想,正当他看到月流苏被打倒在地时心口的痛,说实话,那一刻他的心都快化掉了。

    “哇!以后你不准再离开我,我要你永永远远的跟我在一起,我以后再也不赶你走了,再也不赶你走了……”

    月流苏双臂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哭的个稀里哗啦,这一次她是真的觉得自己做错了,原本心里就是对他上心的,为何还要傻傻的自以为是他不是真的爱她。

    这种质疑差一点毁了自己。

    在他走之后多少个日日夜夜,多少次思念的人儿,这次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她才感觉到自己到底有多么思念他。

    如果可以,她希望他能绑住她一辈子。

    直到永远。

    “我在,我一直都在,小月儿……”神绝冥反手将月流苏抱得更紧了,但又不敢太用力,深怕伤到怀中的可人儿。

    一道淡淡的暖流从她的身后传来。

    “你,我无碍,你莫要浪费魂力。”月流苏一把将泪水擦掉,非常倔强的想要将他的手抽出来,可她本就受了伤,小胳膊细腿的也不是他的对手。

    “小月儿莫要胡闹,勿要担忧我。”神绝冥一句强势又宠溺的话便将月流苏的嘴堵住了,心里突生欣喜来,便不再阻止。

    此时,黑袍人已经深深的震惊住了!那双狠辣的目光中尽是不可思议!他分明没有感觉到有人来,那这……

    突然,月流苏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在神绝冥的怀中挣扎的叫唤起来,“大爷,那个人!”

    “小月儿尽管放心。”神绝冥俊美的容颜上露出一抹惊为天人的笑,月流苏整个人都愣住了,突然脸颊发烫,将脑袋垂了下去,那颗小心脏砰砰直跳,天哪,太勾魂了。

    她早就领教过某人的魅力,但是这一次好像来的更加畅快淋漓。

    “小月儿可还好些?”神绝冥全然将黑袍人忽视掉,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月流苏的伤,方才定是伤的不轻。

    “我无事了,胸口没那么疼了。”月流苏非常傲娇的道,她这人就是不太愿意将自己的弱点露出来,不想让在乎的人担忧,也不给敌人一个痛快。

    “恩。”神绝冥深情款款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月流苏的那双眼睛,她一接触到他神情的目光,顿时心有点虚,眼光闪烁不定。

    再次给月流苏疗伤一会,这才缓缓的从空中降落,轻柔的将她放在那张正中间的桌子上坐着。

    “小月儿在此等我归来,好生休息会。”神绝冥的大掌温柔的在月流苏娇嫩的脸颊上摸了摸,柔情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