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0章 神绝冥,我会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5本章字数:2015字

    “做什么亏心事,别瞎说,还有吃的么?”她问。

    “午时我们刚用过午膳,给你留了点,在锅里呢。”景乔道。

    “你这段时间越来越皮了!”月流苏嗅了嗅皮,转身便往厨房走去,跟这两兄弟在一起,她迟早得幼稚死。

    但挺好玩的,这样至少日子不会太无聊。

    脚步匆匆的将饭菜全都端到自己房间里,但是她又坐在桌子边发呆,这样她是不是显得太谄媚了?但是这也是倒追的一部分啊?

    好吧,她就是个爱情白痴。

    月流苏随意的吃着,偶尔抬起头来悄悄的看一眼神绝冥,连吃个东西都这么赏心悦目的,得!她可以不用吃东西了,直接看着某人吃岂不是更好?

    景乔正站在月流苏的门外,一只手托着腮,方才他分明看到了月流苏拿了两双筷子……

    于是他匆匆往后山跑去,这次他一定要逮到月流苏!就这么定了!

    没办法啊,他的好奇心太重了,不找到证据是不会罢休的。

    等到一餐完毕,月流苏将托盘端出去。

    “那什么,大爷您先休息一会,我马上回来。”于是,月流苏端起托盘转身便出去。

    神绝冥眼疾手快,大步的朝着门口走去,贴心的将门打开。

    伴随着吱呀一声,房门便被打开了,“你……”

    月流苏话还没说完,景乔两兄弟竟然大刺刺的站在门口。

    “额……”月流苏整个人都愣住了,脸上的笑容凝固,心中五味杂陈,她被抓包了?

    “看吧尧哥,我就说妮子屋里藏的有人,你还不信,我昨晚明明看见的!”景乔表情得意,总算给他逮住了,不容易啊,也不枉费他一直守在院子里。

    “傻乔,将这个端到厨房去。”月流苏径直的将托盘强塞进景乔的手中。

    于是景乔头也不回的跑了,“妮子你别跑,我逮住你了!休想耍赖。”

    月流苏:“……”

    ……

    房间里,景乔坐在凳子上干瞪眼,面对神绝冥自身散发的气场,他顿时就怂了,方才想好的话梗在喉里吐不出来。

    相对于景尧,倒随意了几分,那双稳重的眸色却凝重了许多,对方还未开口说一个字,他便不战而败。

    房间里的气氛一度降到了冰点。

    “额……”月流苏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沉寂。

    “这是景尧与景乔。”月流苏介绍着,转眼开始介绍起神绝冥来,她万万没想到,几人见面居然是这么个骇人的场景,跟要打起来似得。

    “这是……”她停顿了一下,正在想用什么方式介绍神绝冥会好一点,至少让两兄弟没那么抵触,虽然看神绝冥的气场要强一点,甚至镇压全场,但是两兄弟不甘落后。

    她知道他们想保护她不受伤,但是用不着用充满敌意的眼光防备。

    “我是她男人。”神绝冥非常淡定的来了一句。

    “吓!”

    “嘶……”

    月流苏头好痛啊……

    “是这样的。”月流苏皮笑肉不笑。

    “妮子!你什么时候……”景乔整个人都按耐不住了!跟月流苏认识好几个月了吧,从未听说过她有……要不是他昨晚亲眼看到,岂不是一直都瞒在鼓里。

    “这个……其实你们不用这么敌对,若不是他,我早就死了。”死在了那个万丈山崖,但若不是她,神绝冥也不至于身受重伤,最后还得靠她休养。

    所以,这都是命。

    月流苏专挑重点的讲,希望消除两兄弟的敌意,毕竟以后还要在一起的时间很多,现在都一种挽起袖子就想干架的架势,以后怎么相处?

    “但是我还是有点难以接受,你身边竟然多了一个男子……”可怜巴巴的景乔,最在意的妮子居然被别的男人拐走了,他怎么觉得有人跟他抢肉吃。

    “哈,傻乔,你莫要难过,至少多了一个人保护我,转换一下思想,是不是觉得心里好接受些,再说了,我也到了年纪,所以顺其自然。”月流苏说的很委婉,她就知道两兄弟心里有点难以接受。

    毕竟关于神绝冥突然出现,他们心里难免难以平衡。

    “我……”景乔还想说什么,但是神绝冥的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了,他连说句话都需要勇气啊,这不,刚想怼的话尽数的嗫了回去。

    “那,那你对妮子好一点,不然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最后,景乔话到嘴边转了弯,全都化作无力的控诉。

    “我会的。”出奇的,神绝冥竟然应了,还尽量压低了气势,月流苏信任的朋友,他不会去动分毫。

    但若是他们敢有二心,那便别怪他心狠手辣。

    然而,景尧一直都坐在旁边默不作声,他始终觉得,神绝冥的背影在哪里看到过,却细想不起来。

    他比景乔年长,常年便已经在外,所以见过的世面要多起码一半,虽说神绝冥给人一种陌生的感觉,他却一直觉得在哪里见过?

    “那……就好。”景乔扬了扬唇,直接便被某人给震慑住了,呆在这里还是有些不自在,神绝冥自带光环的站在他面前,他突然怂。

    在气势上他便输的一败涂地。

    “你们慢慢聊,我先出去?”景乔最终还是受不住了,看到月流苏与神绝冥并排站着,那宠溺死人不偿命的目光,简直虐狗啊!

    突然,景乔接收到来自神绝冥淡定的目光,他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来,快速的拉上景尧便飞快的跑了出去!

    天哪!之前只想着替月流苏把把关,却忘记了这一尊镶了金的大佛,站在那里屹立不动,便已然胜出!

    月流苏看着“落荒而逃”的景乔,突然好无语,方才不是还准备质疑一下神绝冥么?咋说跑就跑了?

    “小月儿。”身旁,神绝冥薄唇微启。

    “啊?”月流苏扭头,便再次对上了神绝冥那双宠溺得要死的黑眸。

    “我会对你好的,绝不会让旁人有丝毫觊觎你的机会。”眼神,神绝冥非常认真。

    月流苏一时间愣住了,某大爷这是以为他们想虎口夺食呢?放心吧,他们还没那么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