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1章 此事有猫腻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5本章字数:2035字

    “我知道的,不用重复了。”月流苏大刺刺的避开神绝冥的目光,往凳子上一坐,径直的倒一杯茶水来。

    神绝冥薄唇紧珉着沉默,那双深邃的黑眸中波澜不惊,淡淡的注视着月流苏。

    月流苏感觉到自己的失态,于是放下茶杯来,非常正经的站起身,抬起小脑袋注视着神绝冥,一字一顿的说,“我的意思是我知道你想说的,我也非常明白,放下吧,之前你说的每一句都深深的刻印在我的心上,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她浅浅的笑。

    “小月儿可知,我的心里此生只容得下你一人。”神绝冥一把便将月流苏纤细的腰揽住,再次深情告白道:“我所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无一不是发自内心,我神绝冥此生,只爱你一人。”

    月流苏粉唇微张,注视着他,久久未曾说出一句话来,天哪!她居然又被撩了?

    可真是个撩人的妖孽。

    “好啊。”最后,月流苏还是简单的回答了两个字。

    好啊,你说的我都记着呢,你也要随时记着。

    ……

    终于,迎来了月灵儿好全了被放出来的一天,她心里憋着的气还没处撒呢!

    而在她卧床不起的这段时日,祁越凌只来看过她一次便匆匆离去,没错,他的心里还惦记着要与月灵儿退婚,他真心想娶的只有月流苏一人。

    话说这种花心的男子月流苏怎么会喜欢?就算他是掌控天下之人,她也不会嫁给这么一个花心大萝卜。

    就在去找祁越凌的路上,她看到了什么!

    居然是欧阳芷雅与娄远在学院深处趁着无人,拉拉扯扯。

    于是,这件事情就这么高调的在学院内传开了。

    “什么?你说欧阳芷雅与娄远在学院中发生那种事?”

    “不会吧?欧阳芷雅可是院长最宝贝的女儿啊!怎么可能……”

    “现在这世道没什么不可能的,但是娄远的人品也太差了吧?欧阳芷雅是不是瞎了眼了!在玄台排行赛之事,还亲眼看到娄远对月流苏……”

    月流苏静悄悄的往学院里路过了一圈,她不过是出来走走,怎么哪件事都能扯上她?

    一路上,她径直的往西院去,欧阳芷雅与娄远的这件事她本就当个笑话来看,却殊不知,月灵儿竟然会将他们之间和谐的关系撞破,本来月灵儿就是那种沉不住气的人,所以,这都是命。

    纸包不住火,就算月灵儿不偶遇,欧阳宏坤也迟早会知道的。

    所以只是早晚的问题。

    至于那天晚上的那个黑袍人……

    月流苏还在想办法确定,因为在那天之后,几乎每一日,欧阳宏坤都会来大殿转悠一圈,或者找几位长老谈话。

    所以她心里突然有点不太确定。

    “大爷,这几日正好学院乱糟糟的,要不?你抽个空带我去藏书阁一趟呗?”月流苏穿过竹林,用神识与神绝冥沟通。

    这件事她惦记了好些天了,藏书阁里的灵气很足,她若是修炼的话,岂不是事半功倍,再者,她起码半个月没进阶了,目前还停留在青魂二阶,总会有后来居上之人,她很容易被别人虐渣渣的好吧!

    竹林被风吹得沙沙作响,她随意的扯下一片竹叶放在手心把玩着。

    她今日无事,便往学院里走走,今晚便要出去一趟黑市,拿兵器。

    “恩。”神识中,只听到神绝冥淡淡的恩了一声,便化作无声了。

    “嘁……”月流苏赌气小嘴来,“这么冷淡?”

    她耸耸肩往西院走去,至少神绝冥答应了不是?

    前脚刚踏进院子里,景乔就疯了一般的围了过来,“妮子,妮子,外面都传疯了你知道么?那个谁跟那个谁居然,居然大白天的在学院里那什么……”

    月流苏:“……”

    “傻乔,是欧阳芷雅与娄远,这会欧阳院长怕是已经将当事人召唤去了。”月流苏越过景乔往院子里走。

    她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呢,一惊一乍的。

    “你知道么?这件事还是月灵儿亲眼看到的呢。”景乔跟个没完没了了似得,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

    “知道啊,然后呢?”月流苏回头,浅浅笑之。

    “然后什么事都扯上你,说要不是因为月灵儿着急着找你说理,也不至于撞破欧阳芷雅与娄远的……”景乔说了一半便停住了话。

    “恩?”月流苏挑了挑秀眉,敢情她又成了个炮灰?天哪,那些以讹传讹的人什么时候能放过她?

    每次学院有人出事都非得拉上她才行。

    她可不是垫背的,也不是背黑锅的。

    “等等,她找我说理?说什么理?”月流苏抓住了话中的重点,她没记得自己跟月灵儿近期有什么仇什么怨呐?

    “妮子你怕是不知道吧?今日出门都未曾听说?”景乔一脸惊起的问。

    “恩?听说什么?”月流苏反问道,随意的找了个地方来坐着,然后将两只宠物召唤出来,让他们各自在院子里玩去了。

    景乔一下坐到月流苏身边,非常小声的回答,“就在前两日,太子突然从学院离去,据说有事要回皇城一趟。”

    “之后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的消息,说是太子回皇城,是想去月府退婚,然后娶你……”

    月流苏目光一定,猛地站起身来,怒气冲天,“谁说的?这件事谁说的!我特么不打到他叫姑奶奶,我特么就不姓月!”

    “妮子冷静啊,这件事目前还不知道是谁传的,至少月灵儿相信了啊!这不,要不是在路上出了这种事,她怕是早就已经杀到西院来了。”景乔赶忙的将月流苏拦住,他发现有时候月流苏的脾气挺火辣的。

    月流苏坐下来,在学院里还有谁看不过她?至少让她不安生的有一个人,那便是……

    “行吧,此时就暂时搁置,傻乔,你出去学院里给我想办法传出一些事来。”说完,月流苏俯身在景乔的耳边轻声的交代起来,她就是要看看这次她怎么洗白?

    不是愿意做背后的白莲花么?这个机会她给了!

    再者,上次的帐还没算清楚呢!这次正好一并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