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3章 他的温柔,仅此一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5本章字数:2045字

    没办法,谁让两只宠物喜欢呢,顺道她大晚上的还能轻松一点。

    寂静的黑夜之中,两只身影迅速的在学院里飞窜。

    一眨眼的功夫,月流苏便到了柳尹尔的住处,她刚翻墙进院子,便看到了她留在小院外的字条。

    “今日晚,我要去花满楼挣钱,你若是看到了,便来花满楼找我,尹尔留。”

    “好吧。”月流苏无奈,手指一伸,一道火光从她的指尖燃烧,将手中的字条化为灰烬,她是火属性的,将火属性真的为自己所用,化为实体,还是神绝冥教得好。

    “她倒还缺起钱币来了。”月流苏莞尔笑之,这一点别说是她看到了,就算柳尹尔亲自站在她面前说缺钱币,她怕是也当个笑话听了去。

    “恩?”神绝冥淡淡的应,双手背在身后矗立着,总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月流苏上前便拉住神绝冥纤长的手来,与他十指相扣,“我说,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她俏皮的道。

    神绝冥轻声的回应,“好。”

    于是,神绝冥便被月流苏拐走了……

    看到神绝冥那出众的俊颜,在走到花满楼门前时,还是忍不住想让他回心湖呆一会,一会唤他再出来,否则,这比女人还要美上几分的容颜,在花满楼里岂不是要掀起轩然大波了?

    索性,为了不抢柳尹尔的饭碗,还是先委屈一下神绝冥吧。

    月流苏刚巧的往花满楼门口走进去,立即迎面走来一位姑娘。

    “您是月姑娘吧?柳姑娘许奴家再此等候。”眼前,迎面走来一位身着蓝色花裙的女子,长相清秀腼腆。

    “我是。”月流苏应。

    “还请月姑娘随奴家来。”于是,蓝衣女子便在前方带路,月流苏一路跟着她窜的很快,径直的绕过前厅往后院走去。

    很快,便到了花满楼后院,柳尹尔所暂住的房间。

    “咚咚咚,柳姑娘,月姑娘到了。”于是,蓝衣姑娘福了福身,便退了下去,全程没多看月流苏一眼。

    不一会,柳尹尔便来开门了。

    “你怎么此刻才来,我一会便要上台了,你且在此等候我,莫要乱跑,可知。”眼前,柳尹尔一身纯白拽地衣裙,如跌入凡尘间,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那般。

    她上前来一把拉住月流苏的手便往房间里走。

    将月流苏按到凳子上坐下,特别贴心的斟茶,屋外,妈妈已经在催了。

    “尹尔,时间不早了,外面客人都等急了。”

    “妈妈,我马上便来。”柳尹尔回答。

    “好勒!你快些啊。”说完,老鸨便先一步离开了。

    “你在此等我一会,我大概一盏茶的时间便回来,随后我们去黑市。”柳尹尔再次嘱咐道。

    “好。”月流苏应,非常规矩,没办法,谁让柳尹尔觉得她想独自一人跑了似得,其实她来,自然是想带上她一起的,不存在的。

    “恩,我先去。”说完柳尹尔将桃粉色的面纱带上,随之便匆匆离去。

    她无奈的耸耸肩,喝着柳尹尔准备的花茶,味道甚好。

    于是,将神绝冥唤出来,一同品尝。

    神绝冥自是一口便尝了出来。

    “未曾想,竟有幸尝到火凤族秘制之茶。”他薄唇微勾,将茶杯放在薄唇间,再次浅酌一口,随后放下,他同一样菜不会尝三次,这是习惯,但唯独不同的是,不管“品尝”月流苏几次,都不会觉得多余。

    “恩?你知道?”月流苏表情有些震惊了,放下杯子,非常八卦的凑了上去。

    两人的距离只有几厘米,月流苏清楚的看到神绝冥的每一个细节,甚至他微微眨眼都感受得一清二楚。

    突然,神绝冥扬起薄唇,一只手利落的扣住她的下颚,就在她未曾反应及时,便凑近她的粉唇,轻轻的允吸起来。

    “唔……”突如其来的吻顿时让月流苏晕头转向的,天!这大爷最近逮着机会就吃她豆腐啊!这种毛病惯不得!

    但是,他依旧轻而易举的将她的防备尽数卸下。

    属于她的甘甜在神绝冥的味蕾中绽放着,不知过了多久,他轻柔的放开了她,此时的月流苏,瘦弱的身子已经倒在了某人的怀中。

    张着泛红的嘴唇,轻轻吐气。

    一想到他们方才……她的脸颊就开始泛红,甚至能感觉到自己耳根子都开始骤然发烫起来。

    “小月儿。”

    “恩……”

    神绝冥的嗓音嘶哑。

    “待我处理完事情,便用十里红妆,娶你为妻,可好?”

    月流苏一下从神绝冥的怀中离开,一脸茫然,“你说什么?”

    “十里红妆,娶你为妻。”神绝冥再次重复道。

    “不是,我说的是前面那句!”月流苏蹙着秀眉问道。

    “待我处理完事情……”

    “对!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月流苏坐直身子,神情认真的问。

    神绝冥轻摇头来,薄唇轻启,宠溺的道:“傻月,我怎会有事瞒你?”

    “真的没有?”月流苏再次确信的问。

    “恩。”神绝冥点头回应,面对月流苏,他冷冽的语气都柔和了下来,仿佛,她在他面前的所有,都是他所能包容的全部。

    还没等月流苏再次扑进神绝冥宽大的怀中,柳尹尔突然推门而入。

    “我们可以走了!”

    “吓!”柳尹尔尴尬的固定在门前,眼神呆呆的望了一眼,突然才反应过来,双手捂着脸,连忙的往屋外面退。

    “你们继续,继续,我什么也没看到,等好了之后唤我一声,我就在外面等着。”

    “尹尔……”月流苏站起身来,朝着她走去,真不知道,这丫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她不过是距离神绝冥近了些,而已……还没有想要冲进他怀里的冲动,经过柳尹尔的嘴,怎么就变成了“那种”情况了?

    “啊?”柳尹尔依旧双手捂着脸,回答得非常模糊。

    “转过身来。”月流苏就站在她的身后。

    “那什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要不你们继续?”柳尹尔还继续说。

    “我跟大爷没做什么不正经的事,真的,你转过身来。”月流苏耐着性子解释道。

    身后,神绝冥已经化作一道星辰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