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7章 就算她背了黑锅,也有不买账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5本章字数:2040字

    “所以他们想拿我当背黑锅的,让娄远赢?”月流苏猜测道。

    “恩。”莫可进摇摇头,道:“目前也没有别的办法,若是娄远在拿下第一名之后毕业,即便家族落魄,也能用入赘的方式娶了欧阳芷雅,这样学院的颜面也算是保住了。”

    敢情她这次又是个当炮灰的呀!

    月流苏感叹,自己这是当女二号的命?

    可偏偏自己这次是女一号!

    “难道长老不觉得此事对我不公平么?”月流苏往石凳上一坐,撩起一缕发丝把玩着,随口的道。

    “我知,但若是不如此的话,那整个西院将在学院内消失。”莫可进双手背在身后,背越发佝偻了,这个西院,他付出了多少,绝对不允许就这么消失掉。

    他考虑的更多的是,若是离开了这里,景乔两兄弟该何去何从?

    所以,只能委屈一下月流苏。

    月流苏自然知道莫可进的考虑,正巧,她也不想做这个第一,每日几乎都有人来西院门口转悠,就是想看看她的样子。

    “好,我答应,什么时候开始?”月流苏应了。

    “流苏……”莫可进心中一顿,那长满褶子的老脸上写满了欣慰。

    “别感谢我,其实当初就是娄远太过过分,我想让他在众人面前跌一跤而已,再者……”月流苏扬了扬粉唇露出一抹浅笑,她的想法更加长远,并不是仅在学院崭露头角而已。

    趁着这件事,她还能在学院博得一个柔弱被欺压的同情心,对她有利,何须不做?

    到时候,娄远娶欧阳芷雅,怕是又是一番停不了的风波吧。

    索性人家想,她自然要成全。

    目前她还不想跟欧阳宏坤的关系搞僵,虽然知道柳尹尔想要刺杀的人是他,但是她不太确定,那天在藏书阁中想杀她的人是不是同样是他。

    她更加想要弄清楚,欧阳宏坤到底是何人,居然能凭借一己之力在一夜之间将整个火凤族灭族的。

    当天下午,便收到了来自欧阳宏坤的传唤。

    “妮子,你真的要这么做?”景乔与景尧担忧的将月流苏送到西院外的竹林中。

    “恩,自然了,再说,这件事我还有什么婉转的余地?”月流苏笑着反问道,在学院中,欧阳宏坤说话自然是有分量的,除非她不想在这里呆了,否者,无法改变他的想法,她更不想因为这件事让整个西院腹背受敌。

    “你们且回去等我,我去去就回。”月流苏道。

    “那你早去早回。”景乔还是很担忧。

    “恩,你们回吧。”月流苏挥挥手,转身便潇洒的朝着大殿的方向走了。

    “走吧,我们回去等着。”直到月流苏瘦弱的身影消失在竹林的尽头,景尧这才拉着景乔往回走。

    ……

    月流苏刚走出竹林来,便有无数看热闹的学生大胆的围了上来,非常热情。

    “月姑娘,你这是要去哪啊?”

    “对啊对啊。”

    “我去后大殿。”月流苏淡淡的笑着回应,她自然是没有敌意的。

    后大殿,是欧阳宏坤所在的地方。

    “哦!可知道路,需不需要我们带你过去?”眼前,那些个热情的学生已经将月流苏包围了。

    “不用了,我自己去便可。”月流苏委婉的拒绝了。

    可是不论月流苏怎么拒绝,人家就是热情的想带她过去。

    最后,竟然在路上自顾自的跟月流苏拉着家常了。

    “月姑娘,学院这几日流传之事怕是都清楚了吧?”

    “额……”月流苏非常尴尬,真希望这一路不这么远。

    “我们觉得,那个月灵儿根本不能与月姑娘相比,就算太子想解除婚约,也是应当的,再者,那可是月姑娘的亲妹妹啊,怎么可以听信别人谗言,要我说,太子这次回皇城,无论所为何事,都应该将月灵儿退掉!”

    “对啊对啊!”

    众人纷纷应和。

    月流苏却是浅浅一笑,对此毫不在意。

    “此事你们不必如此愤愤不平,这件事之外,我亦早已是局外人,所以,大家也不必将我与我妹妹绑在一起。”月流苏回答得非常含蓄,其实的真实意思则是,我与月灵儿不是一条道上的人,她喜欢的,自己未必看得上。

    再说了,她现在有了神绝冥,就算祁越凌此次回去是为了退婚一事,她也不可能与他在一起。

    以前不会,现在更不会。

    “可是,月姑娘难道不会为此感到不平么?再如何说,之前太子妃的位置应该是你的啊!”

    “大家太高看我了,祸从口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还请莫要再提起。”月流苏莞尔笑之。

    因为月流苏这一说,众人的天秤一下又偏了,果然,月流苏长得灵动绝美不说,连性子都极美的,试问这样的姑娘谁不倾心?

    终于,在从前方的大殿穿过去之后,便遇到一个正在长廊上等待着的侍从来。

    “还请月姑娘往这边走,欧阳院长早已等候多时了。”

    眼前,侍从正毕恭毕敬的站在长廊入口。

    “恩。”月流苏应,此时,那些跟在她身后的学生才依依不舍的站在原地,目送着月流苏走开。

    月流苏的耳根子终于清静了,原来众人的力量是这般大,随口一口唾沫都能将月灵儿淹死,根本不需要她动手。

    但是,众人在得知此事是因为陌舞阳谣传出来的之后,并没有指责她,而是先为她打抱不平,之后才是月灵儿活该被天收?

    这种奇葩事竟然也有嗬?月流苏好无语,看来要扳倒陌舞阳还差一些时日。

    不过不用怕,只要她敢再来,她自有法子收拾。

    “姑娘,请进。”面前,侍从将她引到了后大殿中。

    “恩。”月流苏轻声应,扭转身子,便朝着大殿中进了去。

    大门大概有三米高的样子,虽然她身为天玄学院的学生,但是内殿是无法进来的,就如炼丹房一般。

    今日且得了破例。

    “你来了。”眼前,欧阳宏坤正坐在大殿之上,双手扣着软椅上的手把,老成的目光炯炯的盯着月流苏,眼中俨然是一副慈父之象。

    月流苏上前往最近的座椅上走去,淡定的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