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0章 三角恋的误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5本章字数:2018字

    可见有多腻害!

    “是欧阳芷雅,现在正在门口呢。”景乔回答。

    “恩,那你们等我一会。”月流苏道,踩着莲步,悠悠的往大门走去。

    “吱呀”一声,大门被她缓缓打开了,眼前,欧阳芷雅一身粉色衣裙站在竹林下。

    月流苏抬起脚,从大门走出去,停留在欧阳芷雅的面前,唇角含笑,“敢问欧阳姑娘找我有何事?”

    “我……”只见欧阳芷雅双手放在纤细的腰上,因为紧张,十指紧紧的扣着,半天没说出一个正经的音调。

    看她异样的神情,怕是为了娄远而来。

    “你是因为娄远的话,就不必了,此事已经翻篇。”月流苏开口道。

    “不!我只是……”欧阳芷雅突然开口道,“我,我是……”

    “难道你不是为了娄远?”到这里,月流苏就有些糊涂了,这些古人的思想,她真的有些看不明白。

    “其实,其实我想问问你,如果我不跟远哥哥成婚的话……”

    “什么?”月流苏觉得自己肯定是幻听了,于是多问了一遍,“你不想跟娄远成婚?为何?”

    欧阳芷雅酝酿了许久,那可爱的小脸上通红,跟苹果似得嘎嘣脆,刚想开口,便被月流苏打断了。

    “这样吧,进去说,站在这里不太好。”

    于是,月流苏转身便率先往西院走去。

    西院里最近人多眼杂的,留欧阳芷雅在门口说话,若是有什么不好的听去了,怕是又是一番言论。

    身后,欧阳芷雅小步的跟了上去。

    因为房间里神绝冥在,她便直接带着欧阳芷雅去了西院大厅中。

    “傻乔,去弄点甜茶来。”月流苏叫道。

    “好勒。”景乔快速的跑开了,景尧因为两个女孩子谈话,便识相的守在院子中。

    “请坐,不必拘礼。”月流苏笑道,先一步的往凳子上一坐。

    “谢谢。”欧阳芷雅可爱的脸蛋上挥不去的忧愁。

    很快,景乔煮的甜茶上来了,里面加了一些柳尹尔给的花茶,正好可以起到保胎的作用。

    “傻乔,你与尧哥在院子里等我,我很快便来。”月流苏示意道。

    “好。”景乔很识相的端着托盘退了出去。

    等到大厅中只剩下她们两人时,月流苏这才继续问道:“敢问,欧阳姑娘之前说的话的意思是?”她很疑惑,一个非常传统的姑娘怀上了别人的骨肉,为何又不肯嫁?

    奇了怪了。

    更奇怪的是,欧阳芷雅竟然会来问她?着实稀奇。

    “我,我……”在月流苏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欧阳芷雅瘦弱的身子明显颤了一颤,看在她的眼中则成了心虚与恐惧。

    “你说,若是我能帮的上忙的地方必定帮。”月流苏抿起粉唇笑道。

    “真?”欧阳芷雅抬起头来,那双褐色的眸子中尽是期盼。

    “欧阳姑娘,你还是先说吧,若是不说的话,我也没办法帮你,或者,你现在就可以走,我不会阻拦,一会我还有些事,着实不太方便一直……”月流苏说话很含蓄,她不是逼着她硬要说,选择也给了,说不说在她。

    她的时间还很紧,再这么耽搁下去,她就不用出学院了。

    欧阳芷雅突然低着头,像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一般,声音细小,“我,我有了骨肉……”

    “我知道。”月流苏点头,她对未婚先孕并不会有歧视,若是这件事发生在她身上的话,她自然能接受。

    “但是……”

    “我肚子里的孩子却不是远哥哥的……”

    “吓?”月流苏端着的茶杯都差点给打翻了,“你说什么?”月流苏怀疑自己幻听了,于是再重复的问了一遍。

    欧阳芷雅抿了抿唇,于是又重复了一遍,“我,我说,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远哥哥的……”

    月流苏迅速的放下杯子,双手支着下巴,那双灵动的黑眸中不知情绪为何。

    “你……”

    “我肚子里的孩子,是轩哥哥的……”欧阳芷雅从口中吐出的话何其不让月流苏惊讶,她从未想过事情居然还有这么戏剧化的一幕,跟坐过山车来差不多。

    月流苏面上镇定得很,她替欧阳芷雅斟了一杯甜茶,道:“欧阳姑娘若是想让我想个办法,那请恕流苏实在是无能为力。”

    她下意识的不想跟这件事扯上关系,从玄台下来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跟这件事毫无关系了,若是今日她应了欧阳芷雅给她出了主意,怕是后面吃不消啊。

    突然,欧阳芷雅一激动,立马从凳子上站起身来,猛地一下就跪在了月流苏面前,急切的恳求着,“月姑娘,还请你帮帮我,我不能这样跟远哥哥成婚。”

    “你先起来,莫要跪在地上,地上凉。”月流苏伸手便想将欧阳芷雅扶起来,奈何,她的力气极大,说什么都不起来,因为她有身子,她也不敢太过强硬。

    月流苏重新坐回凳子上,单手扶额,欧阳芷雅的做法令她很头疼啊,真没见过这么犟的姑娘,再说了,这件事关她什么事?她能出得了什么主意?

    “你先说说这是怎么回事,我才能帮你想想主意,但是我不保证能帮上你的忙,毕竟我也是一个未出阁的女子,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想到来找我的,但是你既然来了,我也没有赶人的道理,你可明白?”

    月流苏严肃道。

    这件事她不是开玩笑的,这趟浑水说什么也不能淌下去,只能静观其变,给欧阳芷雅一点点的指点。

    毕竟旁观者清。

    “真的?”欧阳芷雅还不太相信的摸样。

    “恩。”月流苏点点头,很无奈啊。

    于是,欧阳芷雅这才从地上起来,先是端起甜茶喝了一口,这才将事情的经过缓缓道来。

    月流苏这才知道,原来欧阳芷雅肚子里的孩子竟然是娄轩的。

    太戏剧了!

    她的天呐。

    时间缓缓过去,欧阳芷雅全挑重点的讲。

    ……

    “哦,原来是这样。”月流苏恍然,这其中的关系也太复杂了,最后连她也没想到的是,原来她与娄远两兄弟竟然还有这么戏剧性的一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