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5章 大爷,别这样!

    更新时间:2018-08-09 19:40:15本章字数:2011字

    她不傻,脑子可好使了。

    她走到活溪口来,蹲下身,伸出小手来洗干净。

    神绝冥高大修长的身躯就站在月流苏身后,那双深邃又温柔的目光稳稳的停留在她身上,不论怎么看,都看不够那般。

    她早已在他的心中狠狠占据,刚转身,便开始想念。

    “大爷,此次我来魔兽林多找一些草药来炼制丹药,这样可能让你好得快些。”月流苏说道,将小手洗干净,站起身来,手上的水冰冰凉,手亦是如此。

    就在月流苏转身的一瞬间,神绝冥凑近她身前来,双手一伸,便将月流苏冰凉的小手裹在掌心,往他的胸膛送。

    “诶。”一阵暖意从手背传来,月流苏秀眉一蹙,想要将自己的手从他的大掌中抽出来,奈何人家不给她这个机会。

    “冰。”他从薄唇中淡淡的吐出一个字眼来,柔情的目光肆意。

    月流苏脸颊绯红低着头,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来,该死,这个男人为何总是做一些令她意料之外的事。

    心里暖得很呢。

    不多时,还以为神绝冥打算放开她事,他居然一把将她横抱而起,“更深露重,我送你过去。”

    月流苏双手紧紧的揽住神绝冥的脖颈,这才发现,天早已经黑了下来,森林中到处传着蛐蛐声。

    这无数的蛐蛐象征着这里是安全的。

    就在月流苏被神绝冥放在地上的时候,三人的目光早就已经聚集到了他们身上,但只是稍纵即逝,默默的盯了他们两人两眼之后便各自去干各自的事情去了。

    没办法,这对秀恩爱的他们已经习惯了。

    但是却只限于神绝冥在的时候,他一不在,他们就觉得月流苏至今单身。

    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现象。

    “要不,你今晚留下好了,反正也没什么人过来,不会发现的。”月流苏主动邀约。

    神绝冥手臂一捞,便紧紧的揽着她了,凑近她的耳边,轻声细语,“我能将此理解为,小月儿在邀约我么?”

    月流苏浑身鸡皮疙瘩都起了一地,妈呀,太温柔了这大爷!

    “额,你喜欢怎么理解就怎么理解。”月流苏给出一个棱模两可的答案来,于是,将自己瘦弱的身子挣脱出来,往前去,将柴火从空间“搬运”出来。

    神绝冥宠溺的注目着月流苏的背影,俊美邪肆的表情非常无奈。

    不一会的时间,景乔则把火升了起来,魔兽林中的气温在夜间非常低,就跟一夜之间入冬了一般。

    晚餐不算简单,景乔抓的都是味道比较好的魔兽,虽然没有预料到神绝冥会来,但是还是多准备了些。

    因为神绝冥在,他们几人全程连大气都未曾出,更别提与月流苏说些玩笑话了,根本近不得身好吧!那冷冽的眼神一瞪,他们都得吞吞口水靠边坐。

    “吃么?”月流苏撕扯出魔兽腿上的肉来,递到神绝冥眼前。

    神绝冥微微偏了脑袋,就在月流苏的注视下张开了嘴往她的手边凑,猛地,他居然一口合着她的手咬住,轻轻的允了一口,随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放开来。

    “恩,味道不错。”某只大爷优雅的坐在月流苏身边,轻声的点评着。

    月流苏全程呆萌,“……???”

    此时,他们三人已经靠边坐着啃魔兽了,正一脸委屈的看着月流苏秀恩爱,虐狗啊喂!

    她收回自己的手来,方才他的温度还停留在她的指尖,到此,她的耳根子再次偷偷的泛红了。

    低着头,自己默默的啃了起来。

    “啧啧……”众人皆是一口狗粮。

    晚食之后,众人纷纷选择避开来。

    “我就先去睡了,好困。”柳尹尔第一个站起来,伸出手来捂着嘴巴,一脸朦胧的睡意,装作若无其事的往旁边最小的帐篷走去,好吧,她其实就是故意的。

    “咳咳。”景尧有模有样的咳嗽一声站起身来,一本正经的道:“我先睡了,明天早上还得起早,早点休息,傻乔,我们去休息了。”

    于是,景尧快一步的将景乔的衣领拉起来,毫不费劲的往帐篷里走去。

    “诶诶诶?”景乔一脸懵圈的被拉走了。

    目前就只剩下月流苏与神绝冥两个人,她整个人都愣住了,白眼一翻,就知道他们是故意的,但是这样也好。

    于是,月流苏顺势的往神绝冥身边靠了靠,俏皮的小脸上淡定如斯,小心脏却一直跳啊跳,但是为了坚定自己想要倒追的心,自然要主动一些。

    神绝冥手臂一捞,便将月流苏捞进了自己宽大温暖的怀中,“乖,这样暖些。”

    于是,就在月流苏点头回应之后,某只妖孽轻柔的将她的小手攥在自己的大掌中,一股暖意传来,她的心突然悸动了一下。

    就这样,靠着面前那一堆火红的火,暖暖的她竟然不知不觉的靠在他的怀中沉沉睡了过去。

    神绝冥半天未见月流苏说话,并低下头来,却发现她呼吸平稳。

    “哎……”他无奈的笑笑,双臂一捞,将她横抱而起,径直的朝着那唯一留下的帐篷走去。

    第二日天微微亮,月流苏便醒了过来。

    “早。”

    “恩?早……”月流苏拖着一个长长的尾音来,大清早,起床气还是有点的,毕竟睡得很是安稳。

    然而,刚翻了个身的她突然惊醒过来,身子一撑便爬了起来,那双惺忪的眼瞬间清醒过来,这才清楚的看到,神绝冥正用半躺式的慵懒的姿势面对着她,那一头银白的发随意的倾斜下来,胸膛衣襟微开着。

    薄唇上正噙着似笑非笑的笑容。

    “额……”月流苏瞌睡顿时清醒完了,故作镇定的扯了扯自己的衣裙来,并慢吞吞的越过神绝冥来往准备出去。

    “那什么,真的挺早的。”她尴尬的笑着,正准备用狗爬式滚出去,天,她真想不起来自己昨晚到底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了。

    月流苏刚醒那会,神绝冥就知道某人想跑,索性任由她去了,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忍不住笑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