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还我妈妈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41本章字数:2018字

    三年前,苏黎的爸爸挪用公款,欠下高额欠款跑路,作为父亲唯一的亲人,苏黎被卖到夜总会还钱,安笑笑收到苏黎的求救信息,尽管第一时间赶到夜总会救出了苏黎,她却还是失去了清白的身子。

    两个月后,苏黎发现自己怀孕,极度悲痛的她没有选择去做人流,而是要把孩子生出来,在安笑笑的逼问下,苏黎说出了孩子的生父是谁。

    在生下季莫安的女儿后,苏黎得了产后抑郁症,独自跑到江边跳河自杀,被抢救回来后得了创伤性应激障碍,选择性忘记了这段让她痛苦的记忆。

    安笑笑权衡利弊,瞒下了苏黎身上发生的所有事,悄悄把孩子送到了季家,交给了季家管家,只说是季莫安的孩子。

    看着苏黎忙碌在厨房的背影,安笑笑心里五味杂陈。

    季家的人一定验过DNA,季莫安也一定很好奇,自己这个凭空出来的孩子是谁生的。

    她不想让苏黎记起这段事。

    一星期不过是眨眼的功夫。

    季莫安安排的人早早来接苏黎,她挥别忐忑不安的安笑笑,准备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季宅。

    季梓沫好奇的打量着自己眼前这个新出现的阿姨,眨巴着两颗乌溜溜的大眼睛。

    “你是谁呀?”

    圆圆的小脸上写满了好奇,两个冲天辫毛茸茸的,胖乎乎的胳膊胖乎乎的腿,苏黎简直要被季梓沫萌化了。

    她心里涌出说不出的暖意,克制不住自己,上前一把将季梓沫揽在怀里。

    季梓沫身上淡淡的奶香让苏黎很安心。

    苏黎亲了亲季梓沫的脑门,柔声说道:“我叫苏黎,以后就由我照顾你了。”

    “咯咯咯,好痒喔!”季梓沫扔了手里的小玩具,伸长胳膊揽住苏黎的脖颈,“鸭梨的梨吗?”

    相处融洽的两个人,根本没发现站在门口的季莫安。

    季梓沫已经换了好几个阿姨,这是她第一个愿意亲近的女人。

    季莫安唇角抑制不住上勾。

    “沫沫。”

    听到爸爸的声音,季梓沫高兴的尖叫一声,颠儿小脚蹬蹬蹬跑到了季莫安跟前,伸长了胳膊要抱抱,“爸爸抱,爸爸抱!”

    听到季莫安的声音,苏黎早就身体僵硬,根本不管转头去看。

    一星期前,两个人亲密暧昧的姿态还历历在目,只要想起,她就忍不住脸红。

    季莫安一直似有若无看着背对自己的苏黎,他眼睛里快速的闪过什么,把季梓沫小心翼翼的放到地上,压低了声音道:“我和你苏黎阿姨有话说,你自己去玩。”

    季梓沫大力点点头,转身蹬蹬蹬跑走了。

    季莫安整理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缓缓向着苏黎走了过去。

    随着他的靠近,苏黎浑身汗毛直竖。

    “我,我去我住的房间看看。”她转身欲跑,却差点撞到季莫安的怀里。

    放大的俊脸让她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连连后退,直到整个人都贴到了墙上。

    季莫安挑眉:“你在怕我?”

    苏黎磕磕巴巴开口,“谁,谁怕你!”

    “那你怎么不敢看我?”季莫安一步步逼近,伸手捏住苏黎的下巴,自己则凑上去,认真审视着她眼底的神色。

    季莫安俊脸一点点放大,苏黎甚至能看到倒映在他眼底,自己紧张潮红的脸,她几乎忘记要怎么呼吸,胸腔里噗通噗通乱跳。

    “你脸红了。”季莫安微微眯眼,大拇指轻轻磨砂着苏黎嫣红的嘴唇,“一定很好吃。”

    她脸红的样子,让季莫安难以抑制自己。

    他俯身一点点靠近,准备遵从自己的内心尝尝是什么味道。

    就在这个时候。

    小小的季梓沫去而复返。

    她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扬着脑袋看看季莫安,又看看苏黎,纯真的眼里写满了好奇,困惑了一会儿后犹豫的抓住了季莫安的裤腿晃了晃。

    “爸爸,你不要咬梨梨阿姨,梨梨阿姨会疼的!”

    没有什么情况是比眼前更窘迫的,苏黎推开季莫安,落荒而逃。

    季莫安一阵头疼,撑住了发疼的额角。

    “嘭!”

    重重的甩上门,苏黎靠在门上,一脸怔忪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苏黎,你的矜持呢?是不是寂寞太久了,你应该狠狠拒绝他的啊!”

    天知道,面对季莫安的时候,苏黎心里总有一股莫名畏惧的感觉,好像自己欠他什么一样。

    苏黎把自己扔到床上,拉高被子蒙住脑袋,隔绝了满脑子奇怪的想法。

    她的工作是照顾季梓沫,所有有关她的事她都要照顾到,尤其是现在她大伤初愈。

    这天,季梓沫从幼儿园回到家,圆圆的脸上写满了忧心忡忡和不开心。

    她这个样子可把苏黎心疼坏了,搂在怀里一阵安抚,“沫沫怎么了,是不是在学校玩的不开心啊?有人欺负你了吗?”

    季梓沫大力摇摇头,左右张望起来,“爸爸呢?”

    “书房呢。”

    “我要去找爸爸。”季梓沫从苏黎怀里挣脱出来,攥住她的手,“梨梨阿姨陪我一起找爸爸好不好!”

    这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但苏黎一直有意无意的在躲避季莫安。

    季梓沫可不想那么多,拽住她就往季莫安的书房走。

    季莫安看到苏黎有几分惊讶。

    这个小人儿可躲他好几天了。

    “怎么了?”他看向苏黎腿边的季梓沫,“是沫沫想爸爸了吗?”

    季梓沫松开苏黎,颠儿着小脚跑到季莫安身边,“爸爸爸爸,沫沫可不可以要一个东西?”

    “当然可以,沫沫告诉爸爸想要什么,爸爸一定送给你。”季莫安摸摸季梓沫的脑袋。

    季梓沫两颗乌溜溜的眼睛一亮,兴高采烈的说道:“沫沫要妈妈!爸爸,你把沫沫的妈妈叫来好不好?”

    闻言,季莫安收了脸上所有的笑,皱眉道:“沫沫,爸爸不是告诉过你,你没有妈妈吗。”

    “不要!沫沫不要!”季梓沫哇哇大哭起来,“别的小朋友都有妈妈,只有沫沫没有妈妈,沫沫要妈妈,爸爸你坏,你骗沫沫!!小朋友说沫沫也有妈妈的,你把沫沫的妈妈还给沫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