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找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43本章字数:2097字

    季莫安口头上答应自己的宝贝女儿一是回事,可是真要他回去找苏黎又是另一回事了。口头上答应得轻快,这做起来可就难了。

    对于苏黎,季莫安心里总是窝着火。在他看来,苏黎的所作所为都是带有目的性的,借助沫沫来接近自己。苏黎和那些满身烟火气的女人一样,一样贪图利益,一样都是为了钱。

    但是话说到底,季莫安窝火的不是苏黎带着目的接近自己,而是苏黎利用沫沫这种行为。苏黎怎么冲着自己来都可以,但是沫沫还小,她的世界里到处都充满了童话般的色彩。

    季莫安看惯了形形色色的人,看遍了各种上不了台面的手段。季梓沫的纯真是他最想保护的东西。至于那些成人的灰色的阴暗面季莫安是怎么都不会让季梓沫接触到的。

    他是季梓沫的爸爸,季梓沫只管负责幸福快乐就好,其他的就都交给他好了。

    安抚好女儿之后,季莫安就带上门去了酒店的走廊上。

    暮色已近,季莫安慢慢悠悠的晃到走廊尽头,半倚着栏杆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烟点上了。傍晚的风夹杂着些许凉意,季莫安看着不远处街道两边的路灯像是“啪”的一声一盏盏应声而亮,点点的橘光顺着街道在瑞士的城市里延展开来,带着些暖意。

    季莫安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车,心里腾起了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儿。脑子里挺空的,但是又好像被什么东西塞满了。季莫安仔细的思索过后又觉得脑子里乱哄哄的,像是一团被猫抓得线头乱翘的毛线。

    季莫安皱了皱眉头,青色的烟雾顺着他的薄唇蹭出来,随后消散在晚风里。

    找苏黎?季莫安心里是十分抵触的。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排斥苏黎这个人,还是自己不肯向心里的那股子傲气低头。或者说,两者都有。

    可是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季莫安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

    找到她,然后呢?然后说什么?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像季莫安这种年纪都在操心怎么哄自己的女朋友。他呢,八字还没一撇呢就得操心起怎么哄自家的小公主了。

    “愁啊。”季莫安啧了一声,随后打电话吩咐陈锋订好明天回国的机票。

    不管后续的事情怎么发展,先带季梓沫回国才行。这一行在瑞士呆的时间超过了季莫安的预期,公司里的事情还有一大堆等着他处理。回去之后估计又得加班。

    季莫安吸完最后一口烟,把烟蒂往走廊拐角的垃圾桶一扔就回了房间。

    季梓沫还在玩积木,五颜六色的积木被季梓沫搭成了一个简易的城堡样,周围还有一圈儿横着的积木,像是城墙。

    季莫安走过去在她头顶揉了一把,刚准备开口就被季梓沫打断了,“爸爸,你又抽烟。”

    “啊。”季莫安愣怔了一下,一时间他有些尴尬。以前他抽完烟都会在待一会儿,等身上的烟味儿彻底没了再接触季梓沫,今儿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把这茬给忘了,季莫安有点儿懊恼,“爸爸是……”

    “爸爸,抽烟对身体不好,你的肺会黑掉的。很吓人的。”季梓沫放下手中的积木,转过身仰着头一本正经的看着季莫安,巴掌大的小脸上写满了严肃。

    季莫安被季梓沫这副小表情给逗笑了,弯着唇角把她抱在怀里,在她软乎乎的脸上亲了一口,“沫沫还知道这些呢?”

    “那当然了,”季梓沫有些得意的扬了扬下巴,随后又换上了那副严肃的小表情,“我可是在电视上看到的,可吓人了。爸爸你以后可得少抽点烟,不然我会很担心很担心你的。”

    “好。都听你的。”季莫安听着女儿关心自己的话语心里一阵暖呼呼的,很是熨帖,忍不住又在季梓沫的脸上亲了一口,“真乖。”

    “沫沫,明天我们就回国咯。”季莫安道。

    “好啊,我也想回去了。我特别特别想梨梨,等回去就能见到她啦。”季梓沫眼睛一亮,她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梨梨啦!

    “嗯。”季莫安模糊的应了一声,心里五味杂陈。

    纵使季莫安心里百般不愿,回国之后他还是第一时间让助理备好了车,准备去雇佣苏黎的那家公司去找她。

    飞机在国内的机场一落地,季梓沫就催着他去找梨梨,还嘱咐爸爸一定要把梨梨带回来。季莫安被小公主磨得没办法,自己又确实答应了女儿的要求,只得黑着一张脸去找苏黎。

    出来接待的是雇佣公司的经理,他对这个出手阔绰的男人印象很深。年纪轻轻倒是很有一副事业有成的样子。

    “季先生。”经理微微弓着身子对季莫安伸出了手,脸上堆着笑。

    季莫安用余光瞥了一眼经理伸在半空中的手,礼节性的握了一下然后迅速松开。他本来想问候一声的,但是一时又没想起来这人姓什么,就只略略的回应了一句,“你好。”

    “季先生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吗?”经理把季莫安引到接待室的沙发上,亲自给他斟了一杯茶。

    “我来找个人。”季莫安的视线在杯上转了一圈又落在了经理那张堆着笑的脸上,从始至终都没打算尝一口茶。

    “苏黎?”经理眨了一下眼,问道。他对这个苏黎还是挺有印象的,就是季莫安雇佣了她让公司小赚了一笔。虽然利润没有高得离谱,但是如果是按个人给公司带来的收益算的话,足以让身为管理层的他记住苏黎这个名字。

    季莫安愣怔了一下,也不知道经理是怎么知道的,但是季莫安也没准备问。他眯缝儿了一下眼睛,随意的应了一声,“嗯。”

    经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有些为难的开口,“可是,苏黎她已经辞职了。”

    “嗯?”季莫安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眉头,像是没听懂他什么意思一样。

    “苏黎前不久就辞职了,还是我叫财务给她结满了一个月的工资。”经理顿了顿,详细的解释道。

    “她去哪儿了?”季莫安追问。好不容易他屈尊来找苏黎,结果还碰了一鼻子的灰,这让季莫安心里有点淡淡的不爽。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经理有些为难的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