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后妈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43本章字数:2026字

    季莫安闻言一愣,不知道怎么的,他突然想到了苏黎。季莫安轻轻地一皱眉头。

    想她做什么?真是中了邪。

    陆然没放过季莫安的这个小动作,心下了然。看来,季莫安还真的是有目标了啊。

    “哎,和你说话呢。”陆然拎了一支筷子在碗沿敲了敲。

    竹筷和白瓷碗碰撞发出的声音让季莫安心里莫名一悸,像是有什么秘密被发现了一样。

    “说什么?”

    “后妈。我说你有没有给沫沫找个后妈的打算。”陆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好脾气的又重复了一遍。

    “少转移话题啊,刚可是说你呢。”季莫安摆摆手,“再说了,你一个女朋友都没有的人,还好意思和我说孤独终老。我起码还有个女儿呢。”

    提起季梓沫,季莫安心里又忍不住有些小得意。颇有几分想在陆然面前炫耀的心。

    “你平时少和我爸来往,把我耳朵磨出茧子了之后又想让你来教育我。”陆然端起桌上的茶清清口,“我周末都不乐意回去吃饭了,每次都要把我叫书房里去教育一两个小时。老话来回念叨,我都快听吐了。”

    “那不是昨儿正好碰到陆叔了么,他就说了一嗓子。”季莫安撇撇嘴,“你现在到底有没个稳定的啊?老人年纪大了,就想添个孙子孙女儿呢。”

    陆然闻言差点没把嘴里的那口茶喷出来,“您多大了啊季总?合着你有个女儿就来要我也生孩子了是吧?”

    不等季莫安开口,陆然又道,“哎季莫安,你知道吗?你刚那语气和我妈简直如出一辙。特别有中老年范儿。”陆然给季莫安比了个大拇指。

    “有病。”季莫安吐出两个字。

    陆然嗤笑一声,收起了那副心理咨询专家的样子,伸了个懒腰往椅背上一靠,懒懒的舒了一口气,“我哥不都结婚两年了么?我妈想要抱孙子就让她催我哥和嫂子去吧。我还年轻着呢,还没浪够呢。”

    “你和上次那个Molly……”

    陆然一听到Molly这个名字把伸了一半的懒腰都给缩回去了,“打住,你别给我提这个名字。”

    “嗯?怎么着,你之前不是还和我吹她长得多称你的心意么?”

    “丫有病,一身公主病。我看不惯她。分了之后还死缠烂打的,还跑去我公司闹了一通。我谈了那么多女朋友,就没见过这么没脸没皮的。今儿还在公司停车场那边儿堵我呢,非要讨个说法什么的。”陆然的语气里满满都是嫌恶。

    季莫安看着陆然这一脸嫌弃的表情感觉要是那个Molly现在在陆然面前的话,这小子估计会拔腿就跑。毕竟陆然不会对女人动手。

    “始于相貌,终于性格。”季莫安做了个总结。

    “精辟。”陆然煞有其事的点点头。

    话题结束之后,季莫安就让人收了碗碟,上了一壶解酒茶和陆然边聊边喝。不知道怎么着,季莫安今天喝了不少酒,但是也没觉得自己醉到哪去了。反而感觉有种想把心里的事都一吐为快。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酒壮怂人胆吧。

    在陆然喝了一整杯解酒茶之后,他重新捡起了之前的话题,“哎,我再问一遍。认真的。你有没有打算给沫沫找个后妈?”

    季莫安就知道自己逃不过这一劫。

    说起这个,季莫安其实自己也有考虑过。沫沫是自己的女儿,但是却一直都不知道她的生母是谁。这些年,她一点音讯都没有。

    有时候季莫安想想也觉得挺生气的,像那种生了孩子又不管她的妈能好到哪儿去啊?每次季莫安一想到自己和那种女人发生了关系就觉得浑身难受,像是被虱子爬了一样。恨不得把自己全身的皮都扒下来狠狠地彻底地清洗一遍。

    沫沫也不止一次的跟自己提到过想要个妈妈。可是这又哪里是件容易的事情呢?

    首先,自己必须和这个女人有感情,而且还得是能达到结婚共度一生的那种程度的感情。其次,这个女人得让沫沫喜欢,不会产生抵触感,以后要把沫沫当成亲生女儿来对待,给予她足够的母爱。

    这三条,每一条都不能够缺少,每一条都是那么的难以实现。更何况知人知面不知心,谁能知道那段感情的结局呢?

    三岁多的孩子确实是非常需要母亲的关爱的,那种浓厚的感情是季莫安这个爸爸无论如何也不能给予的。季梓沫又是个女孩子,将来在成长的过程中,尤其是青春期的时候很多事情都需要母亲来教导她。季莫安根本没办法既把自己当爸爸又把自己当妈妈。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就算季莫安现在找到了女朋友,她能照顾好沫沫吗?这些年来,季梓沫的衣食住行都是季莫安一个人打理的,就算是管家,季莫安也担心他照顾不周,一定要亲自上手。这么一个中途闯进他们生活的女人能做得比他自己更好吗?

    半晌之后,季莫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些话他没办法和陆然说,太不符合他的性子。就算陆然知道这些,他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安慰几句。这些季莫安心里比谁都清楚。

    季莫安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算了吧,还没找到合适的呢。”

    找个女朋友都不容易,找个妈那可就真是堪比登天了。

    陆然不以为然的撇撇嘴,“你是不是得说一句,‘缘,妙不可言’啊?这都什么年代了,感情这事儿你不主动哪来的后续故事啊?”

    “你说得轻巧。找个后妈还不得沫沫同意吗?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孩子打小就对陌生人排斥的很。”季莫安紧蹙着眉头。

    “那你有心仪的对象没?”陆然退而求其次。

    季莫安想到了苏黎,最近和自己接触比较多的也就只有苏黎了。要说心动,他对苏黎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苏黎某些时候的动作和言语确实很能戳到季莫安的那个点,但是同样的,苏黎也是最能惹他生气的那个。

    “没有。”短暂的沉默之后,季莫安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