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吃个便饭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44本章字数:2031字

    季莫安无声的张了张嘴,半晌,他才干涩的开口,“爸爸会努力把苏黎阿姨找回来的。”

    季梓沫点点头,把手里的棉花糖递到了季莫安面前,“爸爸也吃点吧。”

    季莫安揉揉女儿的发顶,心里软成了一片。他站起身,牵着季梓沫继续往前走,柔声道,“爸爸不吃,沫沫自己吃吧。”

    “沫沫想玩什么?”买完票之后,季莫安问道。

    季梓沫手里举着半个没吃完的棉花糖,歪着小脑袋思考了一会儿之后指着旋转木马说要玩那个。

    季莫安应允了。

    等季莫安陪着女儿玩了一圈下来之后发现,季梓沫玩的都是他们和苏黎一起玩过的项目。其余的游乐项目季梓沫连看都没看一眼。

    两人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快四点了。小家伙玩了一天,筋疲力尽的歪着脑袋在车上睡着了。季莫安看着女儿类似于小鸭子的姿势心底有些好笑,轻手轻脚的把季梓沫给抱到怀里,调整了一下坐姿,给季梓沫换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

    被叫来临时充当司机的林助理看着季莫安熟稔的动作,感觉自己也是有幸看到了总裁的另一面。简直和坐在办公室里的那个人完全不是一个画风的。

    林助理通过后视镜不动声色的观察着自家总裁。虽然林助理知道季莫安有个女儿,但是在他的想象中,以季莫安的脾气平时肯定是把小孩子扔给别人管的,自己忙自己的。结果今天一见,发现事实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林助理感觉自家总裁简直就是一个宠女儿狂魔。正逢周末,街道上的车来来往往的都多了不少。原本宽阔的车道被堵得严严实实,车就只能几厘米几厘米的往前挪,还没人走得快。

    季莫安家和游乐场离得并不是很远,开车二十多分钟就到了,但是今天这路况硬是让这二十多分钟的车程延长到了两个小时。林助理下车问前面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才知道,前面出了一起小型的交通事故。

    其实就是摩托车和小私家车撞了一下,骑摩托车的是轻伤而已,但是两人扯皮互不相让。说白了,就是想各自都为自己争得多一些的赔偿金。

    林助理打探完情况跟季莫安说了之后,季莫安只是模糊得应了一声,然后把怀里的季梓沫抱得更紧了一点。

    林助理把两人送到家之后就准备离开了。季莫安闻言,道,“都到饭点了,留下来吃个饭吧。”

    这让林助理受宠若惊,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平时严肃冷峻的总裁居然要留他吃饭?还是说这只是客套话……原来季总也会说客套话的吗?但是季莫安平时可是说一不二,从来不说虚话的人,难道季总是真的要留他吃饭?

    季莫安当然不知道自己助理心里因为自己随口说的一句话而波涛汹涌,他看着林助理有些呆滞的表情,微微一皱眉,“怎么了?有什么困难吗?”

    季莫安是个很少表达自己谢意的人,平时对这些人际交往的手段都不太了解。今天自己突然叫助理过来帮忙开车,还在路上堵了这么长时间,但是林助理一句抱怨的话都没说过。于情于理,季莫安都该感谢一下林助理。

    但是自己难得开了一次金口留人在家里吃个便饭就要面临被助理拒绝的尴尬境地,季莫安心里有点不爽。

    林助理闻言连忙摆手,“不不不,没困难,没困难。”

    如果自己现在拒绝,万一让总裁不高兴了,然后后天上班的时候找自己的茬儿怎么办?以季莫安的那个阴晴不定的脾气还不知道会怎么整自己呢。

    季莫安的表情缓和了几分,再次问道,“那就留下来一起吃个饭吧。正好今天张姨的饭做多了。”

    林助理在心底暗暗的舒了一口气。还好,季莫安没生气。

    饭桌上,林助理低着头一心一意的扒拉着自己面前的米饭。张姨做的菜色香味俱全,看着让人非常有食欲。要是平时,林助理指不定吃了多少碗饭去了。可是今天,林助理这顿饭吃的是味同嚼蜡,如坐针毡。

    跟上司一起吃饭的感觉太不好了,连个聊天的话题都没有。而且还得注意着自己的言行,不能触到上司的雷点,不然上司对自己的印象分可就掉到谷底了。

    季莫安是个习惯食不言寝不语的人,安静的餐桌对于季莫安来说是常态。林助理在一旁如坐针毡,季莫安倒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

    等季莫安反应过来林助理好像比平时上班的时候还拘束了一些的时候,他“体贴”的开口问了几个林助理关于工作上的问题。毕竟,季莫安不知道除了工作的话题还能和助理说什么,自己都不知道林助理喜欢什么,有什么业余爱好。

    林助理闻言立马放下碗筷,挺直了背,一副开会议的样子和季莫安汇报着工作。

    果然,他就知道季总不会平白无故的请他吃饭!季总就是想借机抽查工作!林助理心里一阵小得意,感觉季总的小心思被自己识破了。

    季莫安见助理这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也没觉得哪里不对,问完就简单的应了一声,然后接着吃饭了。

    好不容易捱完了一顿晚餐,林助理和季莫安道了个谢之后一溜烟的就走了。

    季莫安揉着肚子在客厅转悠了一会儿消消食,想着等季梓沫醒了再让张姨给她单独做点吃的。正想着,陆然的电话就来了。

    “喂?”

    “莫安,你现在方便说话么?”陆然的语气是少有的严肃,没有了平时的玩笑话。

    季莫安心里咯噔一下,随即神经也紧绷了起来,抬脚往书房走去,“方便,怎么了?”

    “你记得我俩上次合作的那个项目么?”陆然揉了揉眉心。

    季莫安记得,上次他和陆然合作了一批建材项目。那个项目已经结束了有一段时间了,各方面工作都已经收工完毕了,怎么现在突然提起来?

    “记得,怎么了?”季莫安问。

    “那批建材,出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