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去医院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44本章字数:2012字

    季莫安从陆然办公室出来之后也感觉有点不自然。但是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舒服了。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

    “季总。”李璐抬头跟他打了个招呼。

    季莫安这才注意到办公室的外面还有个人坐着呢。季莫安冲李璐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

    “季总要走了吗?”李璐站起身。

    “嗯。”季莫安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

    “我送送您?”李璐问。

    “不用,我自己出去就行了。”季莫安摆了摆手。

    也不知道苏黎手上的烫伤要不要紧,都红成那样了。季莫安皱了皱眉头。

    也不知道苏黎这人是不是肉做的,那么烫的水泼到了手上,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要不是苏黎的手背瞬间红了一片,季莫安几乎要以为苏黎真的没事儿了。

    笨手笨脚的蠢女人。季莫安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季莫安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你知道苏黎工作的地方在哪儿么?”

    这事儿肯定不能去问陆然,他知不知道一是一回事儿,自己要是问了指不定陆然那小子又得怎么调侃自己一番呢。

    “苏黎?”李璐眨了眨眼睛,看到季莫安瞥了自己一眼之后立马回答道,“苏黎在十六楼,您坐电梯下楼之后左转就能看到她办公的区域了。”

    “嗯,麻烦你了。”季莫安点点头,起身走了。

    李璐看到季莫安的身影消失在拐角之后才长舒了一口气。季莫安瞥自己的那一眼让李璐真正的感受到了来着总裁的那股子压迫感。李璐吐了吐舌头,还是陆总比较没正行……哦不,比较亲和。

    等电梯在十六层打开门的时候,季莫安一瞬间产生了关门离开的念头。

    真是疯了,这么关心一个女人干什么。

    季莫安在电梯里杵着,犹豫着自己要不要去找苏黎。

    “季总,您有事儿么?”靠近电梯门的一位员工实在无法忍受气场强大的像是实体一样的人就这么一动不动的杵在自己身后好几分钟,开口问道。

    这真的让人压力很大啊!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季莫安被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声问得一愣,但是面上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季莫安看了那位员工一眼。小职员身子一僵,还是大着胆子说了一句,“您都站这儿好久了……”

    季莫安闻言,面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尴尬。但是为了保持自己的形象,他终于走出了电梯。季莫安清了清嗓子,冷声道,“没事,我找个人。”

    小职员哦了一声,赶紧转身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季莫安环视了一周,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苏黎。她正在工作,双眼紧盯着电脑屏幕。双手被小隔板挡住了,季莫安看不到。

    季莫安向苏黎走过去。

    可能连季莫安自己都么有察觉到,他看到苏黎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都柔和了几分。

    苏黎正工作得投入呢,就被人拍了一下。苏黎被吓了一跳,忍不住叫了一声,周围的同事纷纷疑问的看着苏黎,但是看到苏黎背后站的人的时候眼神里立马多了几分惊讶。

    苏黎赶紧捂上了自己的嘴,然后又举着双手朝同事们小声道了个歉。之后回过头看了眼自己背后的人,苏黎立马低声喊道,“怎么是你?”

    “怎么就不能是我了?”季莫安闻言,原本柔和的脸色瞬间沉了几分。听苏黎这话,她是多不想见到自己?自己就这么讨人厌。

    苏黎气不打一处来,把手头的事一放,拽着季莫安的袖子就往楼梯口拖。季莫安不紧不慢的跟着苏黎走,目光落在被苏黎拽出褶皱的袖口上。

    季莫安平时是个非常龟毛的人,各种强迫症一样的习惯一度让陆然非常反感去季莫安家。衣服绝对不能有褶皱就是其中的一条。但凡季莫安发现哪件衣服皱了就会立马把衣服拿去熨平整。

    但是现在……

    季莫安挑了挑眉,好像感觉也没那么糟。

    曾经铁一般的“原则”好像瞬间就没有底线了。

    人啊,真是善变。季莫安撇了撇嘴。

    苏黎拽着季莫安这个极度引人注目的麻烦集成体在办公区里走的时候脸都要烧起来了。苏黎不喜欢这种过多被人关注的样子。

    大家的眼里都明显的带着调侃和探究的意味,苏黎似乎已经预见了明天上班时候一圈人围着自己八卦的样子了。

    苏黎的脸红得带着耳根都一起染上了胭脂。

    等苏黎把季莫安拖到楼梯口,关上了楼梯口的门的时候,苏黎才瞪着季莫安开口,“说吧,你来干什么?”

    “我看看也不行?”季莫安反问。

    苏黎气结,“有什么好看的?没看过人工作?你知不知道这样影响非常不好?”

    这个人就是不知道自己给别人带来了多大的困扰,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我说了是来看你的么?”季莫安嗤笑一声,“自作多情。”

    苏黎满面通红,“你……”

    不等苏黎说完,季莫安打断了她的话。季莫安伸手指了指被关上的门,“你不觉得这样更容易让人误会么?苏小姐。”

    苏黎闻言,转身就要去把门打开。苏黎的手刚摸上门把手的时候季莫安又以一副大赦天下的口气说,“就关着吧。我吃点亏也没什么。”

    “你吃亏?”苏黎感觉自己简直快要气炸了,“你好意思说你吃亏?”

    “手。”季莫安没有再接苏黎的话茬,只是把目光放在了苏黎的手背上。

    还是通红一片。季莫安皱了皱眉。

    “什么手?”话题跳转的太快,苏黎一下没跟上。

    “蠢。”季莫安冷冷的吐出了一个字,然后又说道,“我说你的手怎么样了,刚不是被烫了吗?”

    苏黎嗤笑一声,把手放进了口袋里,“不劳您费心。”

    季莫安看了苏黎一眼,眉头皱的更紧了。季莫安觉得和苏黎好好说是没用了,非要武力镇压才行。

    季莫安一把扣住苏黎的手腕,强行把苏黎的手从口袋里拉了出来,不容分辩的说道,“跟我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