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市医院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44本章字数:2026字

    苏黎被季莫安拉的突然,脚下一踉跄。等反应过来之后就拉着季莫安的胳膊,道,“放开,我不去。”

    季莫安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苏黎,“你逞什么强,现在是闹脾气的时候么?”

    “我怎么逞强了?”苏黎感觉自己完全没有办法和面前的这个人交流,“不就是烫红了而已,我已经用冷水冲过了,你能不能别小题大做。”

    季莫安眯缝儿了一下眼,加大了对苏黎手腕的握力,“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少在这折腾自己。”

    苏黎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力气,用力的挣脱了季莫安的钳制,“就算是这样,那和你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么?你是我爸还是我妈?”

    季莫安冷笑了一声,低头看了看自己被甩开的手。两人就这么站着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肯让谁。

    短暂的沉默之后,季莫安抱臂笑了一下,“看来好好和你说是没用了。”

    苏黎闻言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胸口的那团火气消下去一点。

    这算是好好说?那要是不好好说是不是就得上手打起来?

    季莫安顿了顿,等着苏黎回话,结果等了有一会儿苏黎也一字不说。季莫安点点头,道,“苏黎,我也算是给你发过一段时间工资的人。”

    “现在我在陆然这儿工作,和你没关系。”苏黎一点儿都不肯退让。

    “那我也算是你的再生父母。”季莫安话音刚落就重新扣住苏黎的手腕往外走。这次的力气要大得多得多,苏黎挣了好几下都没挣脱开。苏黎感觉自己的腕骨都要被季莫安这混蛋给捏碎了。

    苏黎忍不住叫了出声,“嘶,疼……”

    季莫安回头看了苏黎一眼。苏黎本来想等季莫安松点力气之后再挣开的。但是季莫安好像已经识破了苏黎的小心思。季莫安只是看了苏黎一眼,手上的力气却是一点都没卸掉。

    季莫安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声,“疼了就忍着点。我带你去医院。万一你手上留疤了就不好了。我是为你好。”

    季莫安拉开楼梯间的门,拽着苏黎雄赳赳气昂昂的往外走。

    苏黎张了张嘴,却一个音节都没发出来。

    真的,苏黎从小到大第一次被人用这么强硬的态度压着去医院。苏黎拼命的想远离季莫安,但是当季莫安用这么让人恼火又带着些笨拙的方法表示他对自己的关心的时候苏黎就瞬间安静下来了。就像是只被顺了毛的猫。

    苏黎发现自己自从家里出了事之后就很贪恋这种不经意的但是很能戳到她心里的那个点的小温暖。苏黎感觉窗外的阳光似乎都透过玻璃将自己笼罩起来了,长了一圈暖融融的绒毛。

    苏黎的面部表情都柔和了不少,任由季莫安拉着自己往前走。

    办公室里的同事看到季莫安拉着苏黎出来,脸上的八卦之情还没褪去。苏黎微微偏了偏头,假装自己没看见大家灼热的视线。

    “走快点。”苏黎小声说。

    苏黎的声音软软的细细的,季莫安的心尖儿像是被人用狗尾巴草扫过了一样,让季莫安忍不住勾起了嘴角,随即松了松手上的力气,拉着苏黎快步走进了电梯。

    进了电梯之后,苏黎微微松了一口气。

    “现在你可以把手松开了吧。”苏黎抬头看了看电梯里的监控。

    季莫安偏过头看了苏黎一眼,嘴角抿成了一条直线,然后放开了苏黎。

    “我没请假,这个月奖金估计没了。”苏黎垂头丧气的说道,“到时候就怪你。”

    “奖金很多?”季莫安微微皱了皱眉。他无法理解苏黎这种把钱看得比自己的手还重要的行为。

    “奖金不多那也是钱。我和你比不得。”苏黎看着季莫安,满眼都写着“你这种万恶的资本家是不会懂得工薪阶层的辛苦的”。

    等电梯到了负一楼之后,季莫安拿出手机给陆然打了个电话,“苏黎我带走了,我帮她请个假。”

    电话那头的陆然明显愣了一下,“干什么?”

    “我带她去医院啊,

    她之前倒水的时候不是把手烫到了么?红了一整片。”季莫安下意识的看了苏黎的手背一眼。

    “哎哟,还说没动心。都关心成这样了。啧啧啧。”陆然夸张的喊道,“修成正果之后记得请我吃饭。毕竟我给你老婆发了那么久的工资。”

    “闭嘴。我懒得和你说。”季莫安一字一顿道,“和李博研吃你的饭去。”

    苏黎一言不发的跟着季莫安往停车场走,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

    季莫安强势的让人有些难以接受,但是偏偏苏黎目前对他有生不起那股子厌烦之情。

    苏黎坐在季莫安的车上。两人都沉默不语,似乎除了吵架之外,他们就没有别的能聊的上来的话题了。

    季莫安开车的时候很认真,目不转睛的看着路况。车开得很稳。大概是带着沫沫习惯了吧,苏黎心想。

    苏黎下意识的握住了手腕上被季莫安抓住过的地方。苏黎只觉得自己握住手腕的感觉和季莫安握她手腕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苏黎只是轻轻的把手覆在上面,季莫安却不一样,他是紧紧的钳住。力道要重很多,但是却意外的让人安心。

    人多的时候也不会走散。苏黎没来由的想着。

    苏黎一直看着窗外的街景,思绪也有一茬没一茬的飘远。直到季莫安把车停在了市医院的门口,苏黎才反应过来,自己该下车了。

    这个医院并不是离陆然公司最近的那家,相反的,这是距离陆然公司最远的一家医院。苏黎搞不懂为什么季莫安要千里迢迢的开车到这里来。

    苏黎站在市医院的门口皱了皱眉头,刚想开口,季莫安就道,“我有认识的人在这里工作。他们医院我比较放心。”

    这是被看穿了吗?

    苏黎偏过头看了季莫安一眼。

    “别误会,我只是习惯了来这里而已。”季莫安说完就自顾自的走进了医院门口。

    苏黎冲着季莫安的背影吐了吐舌头。

    谁没个认识的医生啊。奇然不也在这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