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见面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45本章字数:2020字

    苏黎怎么都没想到季莫安会特地去公司接她,然后两个人再一起来接季梓沫。不等苏黎琢磨清楚季莫安的用意,她就已经看到了刚放学的季梓沫。

    季莫安先了一步下车,季梓沫看到爸爸之后就跟个小炮弹一样“嗖——”的一下撞进了季莫安的怀里。

    这还是苏黎在出了事之后第一次见季梓沫。小丫头看起来已经痊愈了,肉呼呼的小脸上带着兴奋的红晕,精神头还是那么饱满。苏黎轻轻的勾了一个笑。

    没事就好。

    小家伙手舞足蹈的在跟季莫安说着什么,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里像是闪着星光,一下一下的在跳动。苏黎的心情也跟着好起来。季莫安的神色在女儿面前永远是温柔而耐心的,连带着原本冷冽的五官都变得柔和了起来。

    季莫安可是从来都没有用这种表情面对过自己。都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就季莫安宠女儿这副模样,上辈子该是把他老婆气成什么样了啊?苏黎有些好笑的叹了口气。

    宠女儿狂魔——季先生。

    季莫安不知道跟季梓沫说了什么,小家伙高呼了一声“真的吗!”就转过头看着季莫安的车。苏黎见状也下了车。季梓沫看到苏黎的那一刻眼睛都亮了。

    “梨梨!”季梓沫的声音里是止不住的兴奋。

    “哎,宝贝儿。”苏黎没有向往常那样叫她沫沫,而是换了个更亲密的称呼。苏黎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一向不习惯说太过亲密的词语,但是面对长时间没有见过面的季梓沫,那声宝贝几乎是自然而然的就滑出口了。

    就像是妈妈对于孩子的那种亲昵……

    这个想法让苏黎整个人一顿。

    苏黎,你在想什么呢!

    不过季梓沫可不知道苏黎心里的这些想法。她迈着小短腿就朝苏黎跑过去了。苏黎怕她摔倒,连忙往前走了几步,蹲下身接住了小炮弹。

    “小心点小心点,别摔了。不然你爸得揍我了。”苏黎把季梓沫踉跄的身形扶正,弯着眼眸说道。苏黎说最后一句的时候还往季莫安那边递了一个眼神。

    不知道是不是苏黎的错觉,她好像看到了季莫安眼里满得快要溢出来的温柔,嘴角也挂着一丝温和的笑。不知是看着她还是看着季梓沫。

    苏黎心头猛的一跳,随即心就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像是有什么人在她心上打鼓一样。她连忙把眼神撤回来。如果季莫安看出什么的话肯定要大肆的嘲讽她了吧……

    想到这里,苏黎的心就慢慢平静下来了。

    果然还是那个疏离,不苟言笑的大冰块儿季莫安正常一点。

    季梓沫抱着苏黎亲昵的在她肩窝处蹭了蹭,声音带着小孩子独有的柔软甜腻,像是柔软的棉花糖,“梨梨我好想你啊……”

    几乎是在瞬间,苏黎就给予了棉花糖回应,“我也很想很想沫沫啊。”

    句末,苏黎像是感觉不够一样,又添了一句,“非常非常想哦。”

    “梨梨你骗人。”季梓沫嘟囔着,两只手还在抠自己的指甲。

    苏黎把季梓沫的手握在手里轻轻的揉捏以示安抚,“我怎么骗人了?”

    “你那么想我怎么不来看我啊?”季梓沫声音里带了点委屈,对着苏黎撒娇。

    苏黎闻言一愣,下意识的往季莫安的方向看了一眼。他还站在一边看着她们两个。苏黎收回视线,把目光放在了面前的地下。她张了张嘴却没发出一个音节。片刻,苏黎才为自己找了个借口,“因为我这段时间非常非常忙,所以没有时间来看沫沫。沫沫会怪我吗?”

    “不会!”季梓沫毫不犹豫的就否认了,“我不会怪梨梨的。爸爸有时候也很忙很忙,没有时间回来陪我,我也会自己呆在家里的。”

    苏黎心里一酸。季莫安还年轻,事业还处于打拼期。他有他自己的志向,公司还要扩大。季莫安又是掌管这家公司的人,怎么可能不忙呢?至于家里的孩子也就自然而然的陪伴她的时间就少了。

    虽然季梓沫家境富裕,衣食无忧。她想要什么季莫安就给她买什么,生活水平远在普通家庭之上。但是陪伴和关爱这些花钱买不来的东西就只能那样了。季梓沫还是个那么小的孩子,缺少大人的关爱是肯定不行的。再者父爱和母爱是没有办法替代的。

    苏黎很难去想象季莫安不在的时候,这么小的一个孩子被丢在家里她是怎么度过的。

    幸好,她很乖,很懂事。

    但是所有的乖巧和懂事都是外在的环境逼迫她学会的。就像那句俗话“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一样。

    苏黎在季梓沫的后背轻轻的拍着,她嗓子有些发紧的安慰道,“沫沫真乖。”

    季梓沫没有说话,只是抱着苏黎的胳膊紧了紧。苏黎能从这个小动作中感受到季梓沫心底的那份小孤独和希望有人能陪她的愿望。苏黎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季梓沫想要的这些她都给予不了。这让她心底生出了几分愧疚感。

    半晌,季梓沫小声问道,“梨梨,你是要回来照顾我了吗?”小家伙的语气里带着几分请求。以前苏黎还在季家工作的时候,季梓沫每次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苏黎就会事事顺着她。无求不应。但是这次不行。

    自己的手已经成了那个样子,哪还有能力去照顾季梓沫呢?如果关键时刻出了问题,她一定会自责死的。

    如果不能像其他人心里所希望的那样去回应她的期待,那就干脆从一开始就别开口答应。

    “我……”苏黎发现拒绝的那两个字眼实在是太难开口了,但是她只能咬牙说出来,“不能去照顾沫沫了。”

    苏黎的眉头轻蹙着。话出口的那个瞬间她都感觉到了自己的冷漠。

    但是这是迫不得已。

    苏黎做好了应付季梓沫哭闹的准备,但是季梓沫却出乎意料的没有发脾气。只是把小脸往苏黎的颈间又埋深了几分。

    “梨梨,你能抱抱我吗?”季梓沫轻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