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 谈谈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46本章字数:2016字

    苏黎到了那家餐厅门前才发现那是一家专供情侣用餐的餐厅,因为食物精致,用餐氛围好而倍受好评。苏黎站在门口皱了皱眉,本来想说他们两个进去是不是不太合适。结果她就已经看见季莫安大摇大摆的走进去了。

    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只能跟着季莫安入座。

    情侣餐厅氛围都普遍安静,灯光昏暗。苏黎这种不解风情的人一直觉得这黑得会把饭吃到鼻子里。餐厅用软包在靠墙的位置隔成了一个个小隔间,位置很小,两个人坐下之后连伸个懒腰都显得很费劲。

    往前稍微凑一凑就能接吻的距离让苏黎感觉浑身不自在。餐桌的旁边放着一盏落地灯,和整个餐厅的用餐氛围一样,散发着昏暗而柔和的光。空气中充满着暧昧的分子。

    苏黎在昏暗得几乎要看不清人的小隔间里悄悄的红了脸。她只想赶紧把肚子填饱然后离开这个叫人浑身都不对劲儿的鬼地方。

    季莫安倒是行动自如,这种餐厅也丝毫不让他感到尴尬,反而让他心里升起了一股子愉悦感。

    还不错。

    “有什么忌口吗?”季莫安拿着电子菜单一下下翻看着,头也不抬的问道。

    “刺激性气味不要太重的就行。香菇,香菜,葱姜蒜,还有香椿都不吃。榴莲就更不行了。”苏黎一连串的报了出来。

    季莫安闻言皱了皱眉,“你是真不好伺候。以后可怎么养得活你……”他后半句说得很小声,但是面对面的苏黎还是一字不落的听完了。季莫安倒是没什么反应,自顾自的点着菜。像是不知道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一样。

    苏黎也不知道季莫安刚才是不是故意那样说的,还是无意间说出来的。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对于苏黎来说,季莫安一句引人歧义的话就足够让她在心里上演一场年度大戏了。还是文艺小清新纯爱向的。

    她脸上烧的慌,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用手捂了捂。还好现在天冷她的手势凉的,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给脸降温。冰凉的掌心贴在脸上把苏黎冷得一激灵的时候她才觉得自己找回了一丝理智。

    “海鲜过敏吗?”季莫安又问道。

    “不过敏。”苏黎连忙接上话,以免让季莫安察觉什么。

    季莫安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之后随便点了评价高的菜就把平板还给了服务员。等到服务员小哥走后季莫安才抬眼看了看苏黎。

    “怎么了?”苏黎握着水杯取暖的手都紧了紧。

    因为餐厅的特殊氛围的原因,她现在神经都绷成了一根弦。季莫安这突然一看她,让苏黎很容易想到别的地方去。

    比如,比如季莫安是不是要说点“那方面”的事情什么的……

    想到这,苏黎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嗓子。

    “没什么。就是想问问——”季莫安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若无其事的说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去看看沫沫,她挺想你的。”

    说道这个,苏黎心里就有点愧疚了。上次在幼儿园门口小家伙跟她说自己很想她的时候,苏黎心里就挺过意不去的。虽然季梓沫没有说什么,可是苏黎上次也只是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了而已。

    季梓沫想自己陪她,苏黎没有答应。现在季莫安又问了,苏黎真的不好再拒绝了。但是她本能的又不想接触季莫安,只能说个体面话,“我有时间会去看她的。”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苏黎还专门喝了一口水。

    季莫安是个多精明的人呢,苏黎这点小动作让他很快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了。于是,季莫安紧接着问道,“什么时候?我要一个具体的时间。”

    苏黎皱了皱眉,无意识的提高了自己的声音,“我怎么知道到时候有没有事?我现在没办法给你一个准确的答复。”

    “希望你言而守信,苏黎。”季莫安盯着苏黎看了一会儿,一字一顿道。

    她像是被戳破了什么一样,不耐烦的挥挥手,“我知道。不用你说这些。”

    “你不打算和我回去吗?”短暂的沉默之后季莫安开口说道。

    苏黎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说的跟他回去是什么意思,愣了愣。随后才回复道,“我现在有自己的工作,而且我对我目前的工作很满意。就不麻烦你了。”

    “你很讨厌在季家工作?”季莫安步步紧逼。

    “不是。”苏黎毫不犹豫的否认,“我很喜欢沫沫。但是我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工作了。就没有必要再……你懂我的意思吧?”

    “你对这份工作的热情很高?”季莫安又问。

    “就那样吧。不过我毕竟和你不一样,你现在有的钱估计够你衣食无忧的糜烂几辈子了吧。我只是一个普通工薪阶层,工作是一种让我活下去的手段。谈不上什么工作热情。如果真的有,那也是被生活所迫。”

    苏黎的话说得很明白也很现实。她这么毫不隐藏的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剖露在季莫安面前就已经足够说明了她现在处境的无奈。

    季莫安抿了抿嘴角,“那换一份工作又有什么不可以呢?都是活下去的手段不是吗?你在陆然那儿工作和在我那儿工作又什么不一样?更何况你更加熟悉我这里的工作环境。毕竟你对你现在的这份工作没什么执念……”

    “我说了,这不是换不换工作的问题。”苏黎皱着眉打断了季莫安的话。

    “我想要一个安稳的工作环境,你能明白吗?我想踏踏实实的过日子。我没什么雄心壮志,也是个没什么拼搏精神的人。我只想拿着我的工资慢慢的把欠的钱还上。我不想因为这个再对别人有什么亏欠。我不喜欢欠人人情。”苏黎说的话都非常的碎片化,听起来更像是牛头不对马嘴的倾诉。

    “你现在生活上有问题?”季莫安问的越来越直白,也越来越尖锐。

    “没有。”苏黎深吸了一口气,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又紧跟着接了一句,“我也不需要你的施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