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 刺激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46本章字数:2014字

    “我不是施舍你。任何回报都应该是有所付出的。”季莫安皱着眉头,屈指在桌面上敲了敲,“你替我工作,我付给你工钱。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为什么陆然给你付工资你就能接受,我给你付就不行?”

    服务员端着菜上来打断了两人的谈话。菜品非常精致,看起来也很可口。但是苏黎看着这些偏偏一点食欲都提不起来。

    “我不会换工作的。”等服务员走了之后,苏黎一字一顿的说,“我不希望你再来打扰我工作。说白了,我的这份工作是安笑笑给我介绍的,陆然和她是朋友。我不想辜负他们两人的好意。希望你能明白。”

    “我的胳膊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也看到了。陆然能给我这个工作机会,我已经很感谢他了。所以我不会……你懂吗?”苏黎解释道。

    季莫安沉默了片刻。这件事确实是他欠考虑了。他只一心想着要把苏黎带回去,其他的都放到了一边。包括苏黎的情绪。

    在他看来,自己能给苏黎提供更好的待遇,苏黎就应该跟着自己回去。他甚至可以给苏黎双倍的工资或者更多。

    毕竟苏黎也说了,工作只是她的一个谋生手段。所以季莫安觉得苏黎答应自己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苏黎也没说话,只是拿起刀叉把面前的海参切成了小块儿。虽然她不怎么喜欢海参的口感,但是为了不浪费还是决定吃掉。毕竟海参可不便宜。

    她在陆然公司工作,本来就是走后门进去的,而且陆然给的待遇还比较优厚——即使苏黎的工作并不比其他人出色。她真的很感谢陆然,在这种情况下她也绝对不可能去贸然辞职然后到季莫安那里去。

    季莫安步步紧逼的问题让苏黎很不舒服。她话说的明白季莫安也像是根本听不进去。这一点让苏黎对去季家工作这件事产生了越来越多的反感。当然了,她对季梓沫的愧疚也就越来越多了。

    苏黎心里烦闷得很,又不知道该怎么排解。于是她只能强迫自己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面前的菜上。

    “抱歉。是我没考虑到你的心情。”短暂的沉默之后,季莫安开口说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环境的原因。季莫安的声音要比平常更加低沉,更加富有磁性。不过,正在气头上的苏黎可没时间去欣赏这些,她只是一心想着什么时候能吃完,然后赶紧摆脱季莫安这尊听不进人话的瘟神。

    虽然季莫安道歉了,但是苏黎却一点也不想接受。她紧锁着眉头对季莫安的道歉不给予理会。

    季莫安见苏黎不肯接受自己的道歉,心下有些慌乱。他本来就不善于表达这些,好不容易开口道了个歉苏黎又不理自己。

    他开始思索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季莫安琢磨了一会儿之后认识到了问题的关键。不就是苏黎的胳膊出了问题吗?只要解决了这个就可以让苏黎回来了吧?

    季莫安抓到问题的关键之后立马说,“我可以找个副手帮你。重活儿都由他来,你只要陪着沫沫就好了。完全不用担心你胳膊的问题。我会付你双倍甚至更多的工资。这样你也可以更快的解决你的债务和生活问题。你觉得怎么样?”

    苏黎猛的抬眼死死的盯着季莫安。那些压抑在心底最见不得光的角落的某些东西突然就炸开了。她整个脑子里都是“嗡——”的一片声音。

    副手?帮她?这算什么?把她当个废物看吗?

    苏黎握着刀叉的手止不住的颤抖,平日里修剪得圆润的指甲在此刻也深深的陷入了掌心,紧抿着的双唇也轻轻的颤抖着,连带着她的声音都跟着一起抖,即使她深吸了一口气也无法解决——

    “季莫安。”苏黎的眼睛有些发胀,“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季莫安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失言了。他一直都很注意不去伤害苏黎的自尊心,但是自己居然在最关键的时候失言了。季莫安不禁有些懊恼,“我不是,我只是觉得”

    她胳膊伤了之后情绪波动就一直很大。因为胳膊的关系,生活和工作上遇挫这都是无法避免的。

    苏黎根本就没有给季莫安解释的机会,声调都高了几分,“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人了?废物?还是为了钱可以不顾朋友情意的人?是不是在你眼里所有人都是这样唯利是图?”

    “不是。我没有这个意思。”季莫安半举着双手,表示安抚。

    可是苏黎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情绪还是很激动,“那你是什么意思!”

    “你先听我说。”季莫安还是保持着冷静,“首先。我不存在怜悯你。如果我可怜你我会直接划给你一笔钱,而不是和你商量这些。我说过,所有的回报都应该是有所付出的。不是不劳而获。”

    “其次,我是想帮你,所以我和你商量,希望你能重新回到季家工作,我会给你更加优厚的待遇。希望能够在生活上更多的帮到你。”

    “再者,我给你找副手并不是因为我认为你是个废物。每个人都有他存在的价值,你没有必要这么妄自菲薄。”

    “最后,我之所以做这一切都是因为沫沫说她很想你,想让你回去。”

    季莫安说的条分缕析。苏黎低着头,心里却久久不能平息下来。只是咬着下嘴唇不肯说话。

    桌上的菜早就凉了,淋在菜品表面的酱都隐隐有些凝固,让人看上去就没有食欲。苏黎轻轻的把刀叉放在了桌子上。一时无言。

    气氛凝固得像块儿冰。甚至有些让人坐立不安。两人没有说话后,整个餐厅的氛围又陷入了之前的静谧当中。宛如一潭死水。

    等周围完全静下来之后,苏黎才听见了餐厅里放的舒缓而优雅的音乐。她突然觉得脸上有点痒,伸手去挠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哭了。

    真是神奇,一点声音都没有。

    苏黎不动声色的把眼泪擦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