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二章 借酒消愁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46本章字数:2021字

    苏黎出来的时候被外面充足的光线刺得眼睛一疼,几乎是瞬间,眼泪就充满了她的整个眼眶,甚至从眼角溢了出来。苏黎赶紧伸手遮在眼前,等适应了之后才往商场的出口走去。

    她说不上来现在心里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感觉。她打季莫安的那一巴掌根本就是没经过大脑思考的。但是那一巴掌又像是某种镇静剂。苏黎打完之后就冷静下来了。

    该怎么说呢?

    苏黎能理解季莫安的好心,可是她没办法接受。她现在有点后悔了,不该这么冲动的,就算季莫安再过分自己也不该动手不是?更何况季莫安说得还是事实……

    “唉……”苏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说到底还是自己怂,不肯直面这样的现实。也不肯让其他人看到自己有些可怜的一面。苏黎这么自我检讨着。

    这一巴掌下去,她真的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季莫安了。以前就已经够尴尬了,结果自己还一冲动把人给打了。像季莫安这种特别记仇的人以后可指不定怎么对她呢。

    不过也不能这么说。说不定季莫安这下再也不会联系自己了……

    想到这苏黎心情就更加低落了。

    真是……

    季莫安出了餐厅之后第一件事不是找个洗手间看看自己的脸到底怎么样了,而是打电话给陆然让他帮着查一下当年苏黎他爸的事。就苏黎自己的描述和季莫安在商场上混了这么些年对于那些事情的直觉来看,当年的事可能没那么简单。

    陆然正在拼命工作的时候接到了季莫安的电话,铃声猛的在他办公室炸开的时候陆然被吓了一跳。

    “干什么?”陆然看到是季莫安打来的语气就更不好了。

    “你在干什么?为爱鼓掌?”季莫安听着陆然像是吃了炸药一样的态度不免怀疑自己是不是打扰到了那只蜜蜂的好事。

    “我……”陆然气得噎了一下,硬生生把剩下的半句脏话咽下去了。他现在是在工作,得保持形象,不管外面的秘书能不能听到。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闲着没事干,天天围着个苏黎转?”陆然嗤笑一声,“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你这个点给我打电话如果在公司工作就奇了怪了。”

    季莫安张了张嘴,结果发现自己没办法反驳陆然。陆然就这一点特别讨人厌——太了解自己了。

    “现在我一时半会儿和你说不清。你忙完之后去凌度,我大概七点左右到。还有……”

    “凌度?我没听错吧?你今儿是受什么刺激了?”陆然不等季莫安说完就夸张的喊了起来。

    季莫安是他们那群人里最自律的一个,自打有了小公主之后就再也没和他们在凌度玩过。平常几个朋友拉着他季莫安都不肯去,不知道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自己要去。

    “你少废话。你就说来不来。”季莫安在陆然身上明显就没那么多耐心,一件事绝对不会说两遍。美其名曰“不做没有效率的事”。

    “来来来。我忙完就过去好吧?”陆然只能顺着他。今天晚上自己要是不过去指不定季莫安得把脸拉多长,说不定这个小人还会告诉他爸最近自己的动向。

    “另外,还有一件事我要你帮我。你查一下苏黎,还有她爸的事。”季莫安见陆然的态度还算比较端正,也跟着恢复了正常语气。

    陆然闻言一皱眉,“你查这些干什么?”

    说实话,陆然不太赞同季莫安的做法。背着苏黎去调查她这样对女孩子是不太好的,而且还要连着苏黎她爸一起查,这就有点过分了。

    “苏黎和我说,当年欠债是因为她爸挪用了公款,然后跑了。被警察抓了之后送进了监狱里。苏黎说她爸不是那样的人。我觉得这个件事背后可能有隐情。所以我才找你,要你帮我查查当年的这个事。”季莫安解释道。

    “那你直接查她爸就行了,你查她干什么?要是被苏黎知道了你们说不定就彻底告吹了。”陆然不解。

    “我不是要查她的资料背景,我是想让你帮我查查她最近的现状。过得怎么样。你少瞎揣度我。”

    “行吧。不过我先说好,这种当年的事是最麻烦的了。就算是背后有什么隐情,这些年过去了可能证据也已经销毁了。所以你别抱什么太大希望。”陆然转着笔,在手边的纸上写下了“苏父”两个字。然后在上面画了个圈。

    “嗯。”季莫安应了一声,点点头。

    他和陆然的人脉分布不太一样,陆然因为家庭的原因,那方面的人要认识得比季莫安多很多。所以一般这种查人的事季莫安都是摆脱陆然帮自己的。

    “不过你也是挺费心了。追个人追成这样。”陆然咂咂嘴。

    “你现在别和我说这些。正在气头上呢。我晚上和你慢慢解释。”季莫安一听到这话就不免想到了苏黎扇自己的那一巴掌。

    真是特别丢脸,特别糟心。

    季莫安挂了电话之后就顺着商场图标的指示找到了洗手间。他站在镜子前看了看自己的左脸。虽然看不出手掌印,但是也是红彤彤的一片。颧骨那块儿地方被刮出了一条口子,还有些渗血。季莫安的眉头锁得死死的,几乎能夹死蚊子。

    “嘶——”季莫安伸手在伤口蹭了一下,刺痛感让他倒吸了一口冷气。小血珠都已经凝固了,形成了一条明显的沟壑。伤口周边有些红肿,跟要发炎了一样。

    “下手是真狠。”季莫安有些无奈的说。虽然心里憋屈的慌,但是他发现自己居然没办法跟苏黎置气。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毒。

    季莫安打湿了随身带着的一小块方巾打湿了水敷在脸颊上。等到方巾变得温热了之后,季莫安才取下来把它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季莫安感觉脸比之前要好一些了,起码不那么泛红了。

    季莫安有个强迫症,他见不得身上有伤口,尤其是脸上。他打算一会儿去找个药店买片创可贴贴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