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五章 诬陷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46本章字数:2024字

    陆然帮季莫安查清楚当年的事已经的是两天后了。就为了这件事,陆然还动了自己不少的关系。他让手下的人把查到的东西都整理成了文件,打印出来了。但是陆然自己没看,只是发了信息给季莫安,让季莫安来自己公司拿。

    季莫安倒是没什么二话。但是来公司之前还准备了一大堆各种各样的补品。这要送礼物的人也就不言而喻了。

    “这些我没打开过,我也不知道结果是什么,你自己看吧。”陆然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然后舒舒服服的喝了一口刚煮好的咖啡。

    季莫安从善如流的接过那份文件。文件夹里面夹着的东西很多也很杂。但是在文件夹的最表层放着一份总结,叙述了当年那件事的来龙去脉。

    苏黎的父亲叫苏胜志,公司的员工和同事甚至是邻居对他的评价都是温和有礼,做事踏实,是个实干者,长得也是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苏黎的母亲在苏黎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但是苏胜志却为了女儿再也没有娶老婆。

    当年苏胜志在公司里担任副总的职位。总裁是和他一起创业的好兄弟。虽然职位有高低,但是两人在公司里的地位确实一模一样的。因此,总裁对他也是颇为信任。很多事情都交给苏胜志一手来办了。包括公司财务方便的事情。

    其实苏胜志要比那个总裁更能胜任那个职位,两人一开始创业的时候也只是开了个玩笑让另一个人做老板。后来公司的某些董事开始私下和苏胜志表态,希望他能够上位,顶替原来的老板,扩大公司规模。

    但是这些“建议”都被苏胜志一一驳回了。虽然他也想公司的版图能再扩大一些,但是他怎么也不会背叛自己的兄弟。

    季莫安看到这的时候就隐隐猜到了结局。

    当时苏家的家境还很优渥。苏黎也是像她说那样无忧无虑的过活。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苏胜志都不应该突然挪用公款然后逃跑。作为一个父亲,苏胜志要做那些事情之前不可能会不考虑后果,更不会撇下自己的女儿跑路。这无论如何都不合情理。

    季莫安往后继续浏览文件才知道——

    苏胜志他们公司内部其实已经出问题了。那群董事分成了两派,闹得很激烈。一派是偏左的,他们希望能苏胜志能上位,扩大公司的版图。另一派是偏右的,那些人则比较安于现状。因为前面的路途是黑暗的,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

    保守派的人则大多都是年龄较大的一些有威望的人,他们不愿意冒这个险。不愿意跟着那些“小年轻”们瞎闹。老头儿们见惯了职场上的那些手段。他们很容易的就想到了扳倒苏胜志。擒贼先擒王,老家伙们觉得只要扳倒了苏胜志,那么那些人自然而然的就安生了。

    老董事们都是一些比较迂腐的人。每个人手里都收了别人的礼品的。而他们在自己负责的公司的项目中多少都吃了回扣。

    后来这些事情被苏胜志发现了。但是为了顾及这些老人的面子和形象,并没有把这桩事捅到总裁那里去。只是说要他们归还在公司项目中所贪污的数目。但是积少成多,那些早已不是什么小数目,更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填补的上的漏洞。

    事情暴露了。于是那群老家伙们觉得不收拾掉苏胜志是不行了。于是,老家伙们为了整苏胜志,在公司账目上动了手脚。但是他们下手的时候并没有下狠手,只是动了几千万而已。这些钱足够让苏胜志滚出公司。

    于是一场为了保住自身的栽赃陷害就开始了。

    苏胜志对这一切都不知情,等总裁来兴师问罪的时候苏胜志才知道自己被人陷害了。总裁不再信任他,让他离开公司。苏胜志不愿意,他想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后对他下了黑手。总裁念在他们是创业伙伴又是好兄弟的份上让他留在了公司。但是苏胜志的权利却全部被架空了。

    苏胜志虽然心里憋屈又生气可是也没办法。因为他只有继续留在公司才能查明真相。但是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还没有等苏胜志查明真相的时候,警察就已经找上了他。

    公司出了这种丑闻之后,人心动摇。高层觉得职场人心险恶,普通阶层的员工则认为是上面的高层吃回扣少发了他们的工资。而那些阴谋得逞的老董事们虽然舒服了一阵子,但是公司却因为缺少了苏胜志这个中流砥柱在行业中越来越站不住脚。

    所以从头到尾,苏胜志都没有“挪用公款携款而逃”这么做过。那些都是那群老家伙们所展现出来的事实。

    季莫安看完之后就合上了那份文件。陆然并没有问结果,他从季莫安脸上的表情就可以猜到事情的结果了。

    “和你想的差不多?”陆然问道。

    “嗯。”季莫安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那份文件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他往后结结实实的靠在了沙发背上。

    他这个动作就已经说明了一些事情。起码这些事季莫安不会去告诉苏黎,也不会让苏黎知道他查了当年的事。有些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那就让它过去,没有必要再把别人的伤口揭开看看。更何况就他现在和苏黎的这种情况连正常交流估计都困难了。

    “我让你查的苏黎的近况,你查的怎么样了?”季莫安吸了吸鼻子,问道。

    “我查了。这个我就直接口述给你听吧。苏黎因为要还债的原因,现在过得确实很节俭。她除了在我这的一份工作以外就没有其他的收入来源了。就她胳膊这样也很难被兼职的地方招录吧。虽然作为老板我是不介意苏黎做这些。”陆然无所谓的耸耸肩,说道。

    “至于住的地方,苏黎现在和安笑笑合住在一个单身公寓里。”

    “你要是能把她哄回去我也没什么意见。兄弟我衷心的祝福你们百年好合。”陆然抱拳行了个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