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42本章字数:2024字

    “姑娘莫要乱说话。”

    魏远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蔻果果却迅速将话题抢了过来:“即便如此,大人还是不肯教我学武吗?”

    学武可以控制经脉运行,或许能借此克制体内毒素,为她争取更多时间。

    “大理寺的武学从不外传。”

    魏远也很为难,这个姑娘还真是花招百出,一个要求完了又是一个要求,实在让这位大理寺监司无法招架。

    蔻果果咬牙,话头都挑明了,她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刚想再开口哀求几句,只听得耳边一声轻笑,懒洋洋的语气,绝顶熟悉。

    “跟他干嘛呀?我可不比他差呢。”

    她猛地抬头,就看见那抹黑衣站在魏远身后,嘴角挂着调笑的神情,手中匕首已抵在了魏远腰间。

    大抵是方才同她说话分了神,魏远没能及时躲开。

    容叶柯想着刚才在屋顶上听到的话,将它在心里过了一遍,才散漫的开口:“听说你活不长了?”

    “你不是受伤了吗?”

    蔻果果怎想到他问这个,柳眉一拧,问道,“怎么还敢来大理寺转悠,这儿又不是你家菜市场!”

    魏远也是吃惊于他的轻功,居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在他眼皮子底下偷听,有些不悦:“公子可是大理寺首要目标,如此大摇大摆恐怕不妥。”

    就听容叶柯大笑三声,手中匕首一转,死死的钉了三分进那紫杉木板中,尾端还在颤动。

    他伸手推开魏远,走到蔻果果面前,神态似有不羁,又有不屑。蔻果果就看见那人抬手捏住自己下巴,冷冷对着魏远道:“不过是来往使节人马中出了几个乱子,就想查到我头上来?”

    容叶柯上前半步,腰间一块桃木牌子一晃而过,魏远表情却是微变。

    “看懂了么?”

    容叶柯语气不急不缓,“好歹我也是你们国家的大户,怎么,非但不感谢我还要刀剑相待?”

    蔻果果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何事,就看见魏远抬起衣角转身,向来注重礼节的人这次连告辞也没说,就加快脚步离开了,仿佛急于去求证什么一样。蔻果果不由得用奇异的目光打量了一下容叶柯。

    “在想我到底是什么身份?”

    男子勾唇一笑,“做我徒弟,自然就知道了。”

    做他徒弟?

    蔻果果翻了个恰到好处的白眼,她不相信这人这么好心,若说其中真的没有半分利益存在,那她才是要怀疑人生了。

    “你有什么条件。”

    她索性直接问。

    这个问题蔻果果没有得到答案,但是一个月后,她算是彻底相信了容叶柯的能力——即便她还是不知道他真实的身份。

    他不仅有方法在这段时间内压制她体内的毒素,竟然还将她带到了太子身边作为太子的贴身侍卫。可她明明先前还是太后钦定的侧妃,如今皇室之人看见却没权当不知情,容叶柯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蔻果果这么想着,忍不住问了,对方却冲她微微眨了眨眼睛,挑眉一笑:“秘密。”

    她练功没什么底子,倒是天赋不赖,一个月下来多多少少有了些拳脚功夫,碰巧线人传了二皇子欲对太子不利的消息,容叶柯索性就把她扔过去了。算是个有意思的玩具,就看她能走多远了。

    至于蔻果果,她本以为保护太子任务深重,却没想到入宫第一天就遇到了麻烦,还是那种鸡毛蒜皮但特别烦人的事儿。

    “喂,你就是叶柯专门送进来保护兄长的人?”

    李冰倩打着把绸子伞,在大太阳下面把蔻果果拦在了御花园里,斜着眼睛,颇为不屑的打量她,“怎么是个女的?当这宫里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来的吗?”

    蔻果果晒着太阳无心跟她多辩,行了个礼就想绕开她,没想到被一脚踩住脚背,还踩得有些疼。她皱起眉头,就看见眼前这个骄纵的三公主满脸得意:“本公主的绣球掉到池塘里了,你去给我捡回来。”

    半晌见她没应声,很是不悦的脚下重重碾了几下:“你是聋了吗,听不见本公主说话吗?”

    蔻果果生平最不喜这种仗势欺人的人,她冷冷一瞥李冰倩,一用力就将脚抽出来。猝不及防的,李冰倩有些没站稳,一下子跌倒在地上。

    “你干什么!”

    李冰倩跌坐在地,手磨破一块皮,大怒,“你这个贱婢敢推我?”说着狠狠一脚就向她踹来。

    蔻果果后退半步轻盈闪开,抱手,冷眼旁观,口气事不关己:“在下如今是太子的护卫,所谓贴身护卫可是由不得别人使唤的,再说了……”

    她顿了顿,看着地上气急败坏的李冰倩,轻轻一笑,“莫非三公主和太子十分要好,连贴身护卫都可以借去了?”

    这话说的可谓刁钻,明摆着是在质疑三公主在皇室之争中站的立场,甚至有逼她选择的倾向。若李冰倩不反驳,那就是将自己支持太子的事情摆到台面上来讲了。

    然而李冰倩不傻,她的母妃选的人还不一定是太子,她又怎么能轻易站队。她小脸上退了血色,她本是想好好给她个下马威,让她在容叶柯身边有点自知之明,谁知却被反将一军。

    “本……本公主想做什么与你这个贱婢有什么关系!”

    李冰倩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狠狠的瞪着蔻果果,大声道,“来人!把这个不知死活的贱婢拖出去!对公主不敬!重打四十大板!”

    她这么一喊,花园外面顿时围了一圈侍卫进来,不管蔻果果是在理还是不在理,此刻都是不能还手的。她有些无奈,眼睁睁看着那圈人围上来,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笑声。

    “公主这是自己不行被一个小侍卫打脸了,就找那么多人来撑场子呀?”

    蔻果果回头,便看到了个穿着水绿色长裙的姑娘,颇有几分傲气,斜着眼睛嘲讽道,“看来所谓的公主也没什么本事,丢不丢人啊?”

    说罢一转头,又将目光放在了蔻果果身上,一笑,“这才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角色。你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