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42本章字数:1984字

    大老远便看到慕容晓晓的身影,魏远不由得头有些大,脚下的步履是更快了些。

    知晓对方是在躲避自己,慕容晓晓不由得生了气,一跺脚便喊了魏远的名字。

    魏远不得不停了下来转身看向慕容晓晓,微微弯身:\"微臣见过郡主。\"

    慕容晓晓这才冷哼一声,\"你还知道我是郡主啊!干嘛跑那么快,难不成本郡主会吃了你!?\"

    慕容晓晓不自然的看向了别处,却是发现了跟在魏远身后的蔻果果,当下换了一副表情,热络道:\"你也在这儿啊!\"

    蔻果果无奈的笑笑,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可慕容晓晓却是没有打算放过魏远,更是不打算放过蔻果果,自己心中有别的打算,魏远有些无奈,当下出声打断二人的熟路,\"郡主还是莫要为难微臣了,这侍卫是要跟随微臣去受罚了。\"

    谁知慕容晓晓听了更是来劲,当下问了怎么回事,魏远无奈,只得将事情匆匆解释了一遍,末了还加了一句:\"郡主还是快去与太后说说话吧。\"

    谁知慕容晓晓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本郡主跟着你去大理寺,看看这人是如何受刑的!\"

    蔻果果忍俊不禁,慕容晓晓与那李冰倩确实不同,至少没有后者那般无理取闹的让人头疼,生怕魏远不答应,慕容晓晓又加了一句:\"本郡主跟这侍卫乃是好友,况且本郡主就在旁边安安静静的看着,断然不会打扰你的!\"

    魏远想了想还是要拒绝,便听见慕容晓晓说道:\"若是出了什么事,本郡主一力承担。再说了,这果果在这皇宫之中还没有什么朋友,本郡主过去看看怎么了。\"

    话说到此,魏远更是无奈,而后点了点头带着二人往大理寺方向走去。

    进入刑房的那一刻,慕容晓晓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非要来这等地方,但看到魏远的时候强表现出自己的无畏。

    魏远有些无奈,吩咐了宫人以后才开始动手。

    厚重的板子打在皮肉上发出\"啪啪\"的声音,魏远下手并不轻快,板板见血。

    看得慕容晓晓胆战心惊,蔻果果一声不叫却是让魏远刮目相看,在这里,几乎没有人可以受得住这样的刑罚,一半打上十几下便晕过去,这都大了二十下了,蔻果果竟是没有叫出分毫。

    慕容晓晓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摸了摸袖子中的金疮药,而后对着魏远说道:\"她还是女孩子,你下手轻点,若是有了疤痕,可就不好了。\"

    穿越之前,蔻果果没有感受到属于朋友的温暖,平日出任务都是各司其职,很少与他人沟通。

    而自己才来了那么点时间,与眼前这位郡主不过相识短短几日,对方却是对待自己这般好。

    原本一声不吭的蔻果果想到这里,竟是留下了泪水。在毒发的时候都没有如此委屈过。

    这一场景倒是把慕容晓晓吓了一跳,当下也不管不顾直接上前说道:\"都说让你下手轻点了!\"

    打完四十大板以后,蔻果果已然是没了知觉,魏远看了蔻果果一眼,那薄薄的嘴唇之上满满牙印,慕容晓晓有些责怪的看着魏远,这会却是与婢女一块将蔻果果扶起来。

    魏远几次都想帮忙,却是被慕容晓晓给瞪了回去。

    出了牢门才看到太子的人,小杨子看了蔻果果一眼,而后解释道:\"多谢郡主了,太子殿下被皇上请了去,是以奴才在这里。\"

    慕容晓晓眼睛转了转,也不知这人能否信得过,只是当下断不能将蔻果果交给不知名的人。

    当下说道:\"本郡主同你一起去。太子哥哥受了惊吓,本郡主得了皇家的恩赐不能装作不知道这事儿。\"

    小杨子别无他法,只得照做。

    皇帝在听完太子的叙述之后,这才是点了头,\"既然已经受罚了,朕就讲这事翻过去,可若是三日之后没有查出,这人必然不能在你身边待着!\"

    李泽俞想了想,终究是点了头,这才回了宫中。

    这才知道蔻果果已然是回来了,赶忙叫了太医,便去了蔻果果的房间,慕容晓晓这会还未离开,看到李泽俞以后,便看了看身边的人,太子会意,\"你们都下去吧。\"

    慕容晓晓这才走过去,看了看外面大声说道:\"太子哥哥你也是,日后可莫要将宫规当做儿戏了!\"经时候悄悄将袖子中的金疮药偷偷给了李泽俞。

    李泽俞点头,而后便听到慕容晓晓告辞的声音。

    容叶柯这会在太子宫外面等着慕容晓晓,慕容晓晓一出门便看到这人,当下笑了笑:\"你放心,这件事情交给我做便是顺利的!\"

    二人相视一眼便知潜台词是何。\"日后若是还有这样的机会一定要告诉我。\"

    容叶柯笑笑,\"郡主放心就是。\"那眉眼之中是许久不见的狡猾。

    有了蔻果果这个理由之后,容叶柯来太子宫也是分外勤快,可这时候多了便招自己的烦心事了。

    自己来十次,有九次都是在蔻果果的房间之中,纵然容叶柯脾气再好,这下却有些恼怒,这太子未免对蔻果果太好了!

    第一次便是亲自喂汤药,还哄着!第二次正碰见太子给那蔻果果讲故事。

    自己的徒弟能够受到这样的殊荣,作为师傅,应当高兴才是,为何心中总是有一丝不情愿?甚至还生出了让蔻果果离开皇宫的念头?

    容叶柯脸上的那痛苦的表情也就维持了一秒钟,却是落在了李冰倩眼中,这会心中更是难受,给李泽俞请安之后便说起了风凉话,\"这都多少日了,这侍卫的身子还不好,还让太子哥哥亲自照顾,果真是好大的架子!\"

    容叶柯是为了什么痛苦她不得而知,总归是看到心上人如此难受她也跟着不痛快就是了。

    思来想去也就是为了这叫果果的侍卫!

    只有李泽俞自己清楚,自己这般对待蔻果果是为何。若非因为那怪异的病,才不会如此珍惜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