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42本章字数:1998字

    听了李冰倩的话也有些恼怒,\"三妹妹若时候有事直接说就是果果不过一介侍卫,你又何必对其如此针锋相对。\"

    太子想来温和,对待下人也是温润,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李冰倩当下冷了脸色,这个侍卫还真是一个祸害!不禁脸太子都为她说话,就连容叶柯都对她分外关注!自己一定要想办法除掉她!

    这想法一生出来,倒是把李冰倩自己吓了一跳,当下有些不自然,\"我过来是为了告诉太子哥哥一件事,魏远那边有消息了,说是有人买通刺客,要买大哥你的命。\"

    而后顿了顿,继续说道,\"皇祖母让我过来问问大哥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其实也不难猜到,能够有如此手段的人,第二天还能将那些尸体全部清除,还能恢复原状让众人都不知晓,定然是有权势之人。

    太子一死,最能够得到利益的便是二皇子,且出事这么多天二皇子均未出现,最是可疑。

    蔻果果在心中如此分析着,便听见外面有了脚步声。那人一进屋,便吸引了众人都目光。

    那双狐狸眼,俏皮之中却是有着阴狠,纵然掩饰的不错,可还是露出了一丝嫉妒。

    眉毛间距并不算远,比起容叶柯,这人却是像一名商人。

    蔻果果如此想着那人便开了口,并不是容叶柯的玩世不恭,也非李泽俞的温润,嗓音不至于沙哑,却是让人听着有些难受。

    \"大哥。\"如此亲近的话语,倒是与之前众人描述的皇子之间的斗争不太相符,\"前些日子,二弟一直在处理一些事情,是以没有来得及看大哥,而今见大哥如此康健,二弟便放心了。\"

    李泽俞笑了笑,便放下手中的碗,李泽州虽没有直直的看过去,却也知道那碗中是什么。如此一来倒是可以让这人消失了。

    容叶柯注意到这么一点,心中有了别的打算。

    \"二弟能够来,大哥已经是很开心了。\"说着将手直接搭在李泽州的肩膀上,二人对视。

    李冰倩看不下去了,总得要个话带过去,这会直接插了嘴,\"大哥倒是说说呀。\"

    李泽俞微微一笑,自然而然将手拿下来,\"没有。\"

    李冰倩微微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作势要吩咐心腹去做,容叶柯见了开口道:\"此事关系重大,还是公主亲自去会比较好。\"

    李冰倩眉眼弯弯,而后问道:\"你也是这么想的?\"

    见容叶柯点了头,李冰倩才走了。

    二皇子待了一会,索性无事,便走了,离开之前回头看了蔻果果一眼。

    正要出宫门,却是差点与赶过来的蔻云歌撞到一起,蔻云歌原本被人毫不留情的打脸,这会却也知道自己若是没有动作,便会被蔻家放弃。

    当下顺势一倒,二皇子嘴角带着笑,眼疾手快的将对方直接拉入怀中,二人相距甚近,便听二皇子说道,\"姑娘走路可是要小心些,下次若是摔倒了,可就不好了。\"

    蔻云歌得知自己奸计已成一半,赶忙从李泽州的怀中挣脱出来,低下头去,脸上飘着两朵红云,并没有看到李泽州眼中的笑意。

    \"多谢二皇子。\"

    李泽州倒是没有什么意外,这人虽不及蔻果果国色天香,却也能称得上美人一个,之前并没有见过这人,当下有些好奇,\"你来太子宫做什么?\"

    虽然心中已有七八分肯定,李泽州还是将目光锁在眼前这人身上。

    蔻云歌微微一笑,而后说道:\"那里面是我的姐姐,听闻姐姐受伤,是以过来探望一番。\"

    那矫揉造作的声音之中已然是出卖了蔻云歌心中所想,想来在选妃那日这姐姐成了侧妃,自己反倒什么都不是,这样的滋味更是能够让仇恨的种子发芽成长。

    李泽州看了蔻云歌一眼,只是还是稚嫩了些,不然自己当真要相信了。

    \"原是如此。大哥这院子之中还真是热闹非凡。\"蔻云歌疑惑的看了李泽州一眼,而后便听到对方爽朗的笑声,\"快些进去吧。想来这姐妹之情,最是让人舒坦了。\"

    就如同他与李泽俞一般。

    蔻云歌行了礼,而后与李泽州擦肩而过,李泽州竟是没再开口,蔻云歌心有不甘,索性豁了出去,转身对着李泽州道,\"今日与二殿下相遇,倍感投缘,不知以后还能否与二殿下相见。\"

    李泽州笑意不达眼底,看了蔻云歌一眼,\"自然。\"

    蔻云歌得了回复,这才转身往里走去。

    李泽州身边的陈岩这会看了蔻云歌的身影,有些不确定道:\"二皇子日后还要跟此女接触?\"

    李泽州看了不远处树上的蜂窝,而后说道:\"若是有好戏看,陈岩你看不看?\"

    陈岩愣了愣,却是跟上李泽州的步伐。

    容叶柯刚转身离开便碰到蔻云歌款款走来,虽是有大家风范,却也未免太过做作。

    当下转身进了屋,寻了个角落待着了。

    蔻云歌进了屋子便看到太子对蔻果果的照顾,当下扯了扯嘴角,保持一张笑脸。蔻果果是没有想到这人竟然会到东宫来。

    当下面色有些不悦。

    蔻云歌权当没看见,\"妹妹来晚了,姐姐莫要生气。妹妹这几日可是做了不少点心,姐姐吃了快些好才是。\"

    蔻果果不说话,趴在床上看着别处。

    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尴尬,蔻云歌脸色不变,硬着头皮再次开口,\"既然太子对待姐姐如此好,那妹妹也就放心了。\"

    原本自己是想要戳穿蔻果果的身份,只是来到这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自己还是保命比较重要。

    太子看了蔻果果一眼便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当下看了蔻云歌将东西都拿了过来,\"果果这几日身子不好,本太子在这里代她谢过你。\"

    蔻果果面色一凛,拒绝之意便要表达,却不知哪里飞来的东西,硬生生让她开不了口。只能继续趴着。

    蔻云歌见自己的东西已然被太子收下,当下也不继续留恋,起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