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可爱的宠物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42本章字数:2056字

    乞巧节当天。

    李泽俞早早的起床,来到蔻果果的寝宫。

    “果果,我们今天出宫去吧!”李泽俞兴冲冲的走到蔻果果床边,一点也没有男女授受不亲的感觉。

    此时的蔻果果呢,则是正在蒙头大睡,作为一名标准的特工,其实几天不睡的感觉蔻果果都体验过,但是既然来到古代那也就没有必要了,自然要一睡到底。

    所以此时的蔻果果还在蒙头大睡,把太阳晒到屁股这句话发挥到极致,连李泽俞来到床前喊都没有动静。

    砸吧砸吧嘴,翻个身继续睡。嘴角还挂着晶莹剔透的哈喇子。

    李泽俞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蔻果果,平时蔻果果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虽是长着一副妖媚惑人的脸,但是眼神却是生生吓退一帮人。

    这样毫无防备的蔻果果又显得有几分可爱。

    一同前来的小李子却觉得于礼不和,蔻侍卫虽是太子爷的贴身侍卫,可也是一位妙龄少女,太子爷这么赤裸裸的来到女子寝宫确实于礼不和。

    想要出声制止,可李泽俞却轻声说:“不要吵醒她,让她多睡会吧!这些日子她也累了。”

    眼观耳鼻观心,小李子立马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李泽俞则继续找个地方静心看着蔻果果。

    从小不曾和女子接触的李泽俞一直觉得女子是娇弱的代名词,可以自从遇到蔻果果,第一次觉得原来女子可以这么英姿飒爽,而不是只是温室的花朵,需要精心呵护。

    看着看着,不自觉的入了迷,失了心。

    梁上君子容叶柯看的咬牙切齿,要不是担心这女人今天毒发,自己也不会一夜不睡就在这守着,可是谁知道这女人这么会招蜂引蝶。

    想着计划要提前了,虽然知道蔻果果对李泽俞没感情,可是谁知道会不会来个日久生情什么的,那自己可就亏大发了。

    这些人的心里变化蔻果果是一概不知,还在呼呼大睡。

    嘴角的银丝和勾起的淫笑让人不经浮想联翩。

    所以到底是什么让我们的果果勾起那么贱的笑呢?

    其实这还要缘于容叶柯。

    人们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就在蔻果果的身上应验了。

    昨晚蔻果果一直在想容叶柯,自从穿越以来接触最多的便是容叶柯这人。

    一直以来对于他都有一种同类的感觉,这种感觉是来源于特工的直觉,这种直觉告诉她应该离这人远一点,可是每次想要远离的时候,这人就会来刷一波存在感,这让蔻果果很是困扰。

    再加上身体里中的剧毒,除了寇夫人便只有容叶柯手上有解药,如果毒药不解,自己也没有几天可活。

    明天就是乞巧节了,毒发的时间,如果再没有解药,她……。

    想着想着也就那么睡过去了。

    可谁知容叶柯在她的梦里也刷了一波存在感,让蔻果果只想骂娘。

    梦中的容叶柯不同于平日那么带有攻击性,反而嘴角带笑,比女子还要妖媚几分。

    这还不算,他居然上来就勾引蔻果果,本来内心便又一丝邪念的蔻果果自然是抵不过,这你来我往的两人便一丝不挂,开始上演妖精打架的画面。

    所以就有了嘴带淫笑的画面,是在让人不忍直视。

    忽然。

    蔻果果一个鲤鱼打滚翻身而起,着实吓坏了正静心观看的李泽俞。

    加上梁上君子容叶柯也是一脸的目瞪狗呆,要是定力再差那么一丢丢,直接从房梁摔下去这种掉面子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谁知道蔻果果又直挺挺的睡了下去。

    “彭”的一声。

    看的李泽俞一阵唏嘘,想着这该有多痛。

    可蔻果果愣是没半点反应。

    容叶柯险些被逗笑,还说这丫头太能睡了吗?还是没有警惕心,连自己的领地来了个人都能睡的和猪一样。

    虽是这样,眼中的宠溺之情却是溢于言表。

    眼看日上三竿,蔻果果依旧没有半点反应。

    李泽俞来到床边推啦推蔻果果。

    略带笑意的开口:“果果,起床了,小懒猪。”

    蔻果果迷茫的眨着眼睛,有些不知东南西北。

    以为这还是现代,嘟囔这说:“妈妈,让我在睡会吗?恩~”

    她有妈妈,每次她都会赖床,温柔的母亲就会这样来叫她。

    在她还不是特工的时候,她过的很幸福,不需要提心吊胆,不需要担心受怕。

    温柔美丽的母亲,严肃的父亲,一家人开开心心,每天和父亲斗斗嘴,听母亲温柔的话语,这是蔻果果最幸福的时刻。

    若不是……,她应该会一直那么幸福吧!

    自从父母过世后,她便成为国内的特工,每天兢兢业业,担心下一秒就会身首异处。

    这边李泽俞没想到蔻果果会对他撒娇,浑身一僵,有些不知所措。

    容叶柯的心跟猫爪挠了似的,很是烦躁。

    顿时想要不顾身份的下去带着我蔻果果就走,可是他不能任性。

    蔻果果撒完娇后才恍然大悟,自己已不是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公主,这里也不是现代,那么……那人是谁?

    警惕的睁开双眼,就对上一双温润如玉的眼睛,顿时尴尬异常。

    想要起身赔罪,被李泽俞一把按住。

    李泽俞干咳两声,说:“你先洗漱吧!我在寝宫等你。”

    说完飞快的走了。

    蔻果果愣是从李泽俞的身影中看出落荒而逃的意味。

    噗笑出声。

    自言自语道:“其实太子也蛮可爱的。”

    容叶柯胸中顿时憋了一腔闷气,不上不下的。

    这个没良心的女人。

    ……

    快速穿戴整齐,蔻果果已经把梦中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丝毫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来到太子寝宫,就看到李泽俞呆呆地坐在大殿中央。

    有些疑惑,于是上前请了个安。

    李泽俞一惊。

    看到是蔻果果有些慌乱的说:“果果,你来了。”

    蔻果果也知道刚才是自己不是,所以也没有说话。

    就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李泽俞的下一步指示,他是主子,自己是只是他的侍卫,这点蔻果果无比清楚。

    所以不会去自讨没趣。

    独自呆在蔻果果寝宫的容叶柯,抬手唤来一人询问道:“找到了吗?”

    那人一愣,准备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