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借机勾引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42本章字数:4011字

    容叶柯不用想也知道还没消息,抬手让他退下,独自沉思。

    那人看到自家主子这般想要劝解,转眼一想主子的性格便不在开口,说了一句属下告退后便了无踪迹。

    独留容叶柯满心复杂。

    ……

    蔻果果不说话,李泽俞同样沉默。

    一时间寂静蔓延在整个大殿。

    打破这片静默的不是两人之一,而是为了蔻果果前来的慕容晓晓。

    慕容晓晓本想一早便来的,奈何路上遇到心上人便待了一段时间,这才晚了些许。

    一到这里变开口:“果果,你怎么还是这一身呢,怎么不换件衣服,白白浪费你这如花般的容颜,哈哈哈!”

    说着自己便忍不住笑出声来。

    慕容晓晓的出现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

    李泽俞感激的看了一眼慕容晓晓。

    倒是把慕容晓晓整的一脸茫然。

    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李泽俞,相对无言。

    蔻果果上前行了个礼,回道:“莫要打趣属下了,属下是侍卫,职责便是保护太子殿下,那些绫罗绸缎我穿上反而成了累赘,施展不开手脚呢。”

    慕容晓晓见蔻果果这般多礼,洋装生气的打趣道:“果果莫是嫌弃我了,为何与我这般多礼。”

    蔻果果没有交过知心朋友,听到慕容晓晓这般说有些慌乱,着急的想要解释。

    暮然抬头,看到的是慕容晓晓如花般的美丽脸庞,眼中满是狡黠,嘴角还带着一丝坏笑。

    顿时,蔻果果还有什么不明白呢?

    慕容晓晓挥手便让婢女退了下去。

    和小松鼠一样嘟嘟囔囔的说了一大堆。

    身上的郡主包袱一下子便丢了。

    拉着蔻果果问东问西,无非就是平常的一些芝麻大小的事情,即使是这样,蔻果果依旧觉得心中暖暖的。

    第一次感受到来自朋友,言溢于表的关怀之情。

    这种不同于恐惧,不同于感伤,不同于她感受到的任何一种感情,却犹如潺潺流水,温润人心。

    默默的看着为她焦急的慕容晓晓,有些开心的在心中暗暗道: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一次也不要,因为我最讨厌的便是背叛……。

    全然被晾在一旁的李泽俞识趣的没有说话,也没了刚才的慌乱之情,嘴角重新挂起了温润如玉的微笑。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李泽俞把这句话的含义表达的淋漓尽致。

    不同于以往那一成不变的笑容,此时的李泽俞是发自内心的微笑,更是为他填了几分温雅,整个人仿佛散发着无穷的魅力。

    可惜并没有人注意到李泽俞这点细微的变化。

    也不是完全没有,换了地方依旧是梁上君子的容叶柯把李泽俞的变化看在眼里。

    “后悔”现在已经不能够表达容叶柯现在的心情了,应该是想要打死自己的心都有了。

    咬牙切齿的想:居然有人惦记自己的玩具,玩具居然还毫不知情的就接受了,不知道什么叫做男女授受不亲吗?居然敢惦记我的玩具,就算是太子也不行,到底是谁给你的权利。还有玩具不知道收敛一点,居然给我招蜂引蝶……。

    我们的容大boss,此时的内心正在疯狂刷屏,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重点已经歪道外太空了。

    居然还在这里狡辩,企图掩饰自己真实的内心,再傲娇老婆都没了。

    完全没有get到情商的容叶柯追妻路漫漫呀!

    慕容晓晓自己嘟嘟囔囔的说了一大堆,也没有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

    平时除了世家贵女公主妃子什么的,这些必要的应酬之外,慕容晓晓同样没有什么知心的朋友。

    那些人和她交好,不过是想要让她这个郡主能够在皇上面前提到她,刷个存在感而已。

    没有什么看的顺眼想要深交的朋友,更何况在外面依旧需要端着郡主的架子,一刻都不能停歇,过得很是艰辛。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合眼缘的,自然要深交。

    作为郡主这点观察力她还是有的。

    所以能够看出来,蔻果果这个人并没有什么野心,若不然也不会放着太子侧妃的身份不要,反而来当太子的侍卫,受苦受累,还每天担惊受怕。

    就拿上次太子出宫遇袭这件事来说,一个女子独自受了四十大板,若是平常女子怕是已经晕过去了,可蔻果果愣是坚持下来,嘴唇都咬破了,也没喊出声,可见心性也是不一般。

    见多了婉丝花的存在,突然出现蔻果果这么一个异类。

    虽是长相妖媚惑人,连女子见了也要惊叹不已,却性格坚毅,如同那夏日的太阳般,英姿飒爽,灼人眼球。

    这般女子怕是连男子见了也要礼让三分。

    慕容晓晓虽然嚣张,心性却简单的很,心地也是善良,平时都是抱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态度。

    这会交到了知心的小伙伴,自然把所有的耐心,所有的唠叨,属于少女之间的话题都拿出来说了一边。

    不知不觉间时间如流水般逝去,太阳也打着哈欠下山了。

    蔻果果的肚子也开始抗议起来。

    李泽俞这才想起来蔻果果从起床起还没有用过餐。

    挥手叫来门外等候的小李子,说:“小李子,你去吩咐御膳房布置几道菜。不用太油腻,只是平常的晚餐便好。”

    小李子应声答到。

    行了个礼便退了出去。

    蔻果果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劳烦太子殿下用心了,属下再此谢过。”

    慕容晓晓牵着蔻果果的手来到李泽俞身旁,拉着李泽俞的袖子,厚着脸皮说:“太子哥哥~,今个我可是不走了哦。有没有准备我的呀!”

    李泽俞哑然失笑,伸出洁白如玉的手弹了弹慕容晓晓的额头,说:“那是自然,晓晓今天可要不醉不归哦。”

    慕容晓晓眼睛登的一下就亮了,眼中的欣喜言溢于表。

    平时在家父亲纵使宠爱她,也不会让她沾酒,每次只有在太子这里能够喝个痛快,简直不要太棒。

    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到恶魔的话语在耳边响起。

    “但是……”

    慕容晓晓顿时有些丧气的说:“我知道,只能喝一杯是不是。”

    李泽俞的笑容已经能够表达了,显然这个回答非常正确。

    慕容晓晓的眼神顿时变的幽怨起来。

    顶着慕容晓晓幽怨的眼神,李泽俞镇定的站了起来。

    “走吧!一会儿就开饭喽,在晚酒都喝不到哦。”路过慕容晓晓时,李泽俞坏心的提醒了一下她。

    果不其然,身后顿时响起一声哀嚎,伴随着蔻果果的噗笑声。

    欢快多彩的声音为往日清冷无比的东宫,增添了几天色彩。

    也在他无趣的世界划伤一道浅浅的印记。

    ……

    二皇子李泽州这边却不同于东宫那边的欢乐。

    此时的李泽州眼神凶狠的看着站在对面的陈岩。

    不知发生了什么,陈岩一直默默不语。

    二皇子李泽州却是带着满心的狠力。

    眼神阴毒的看着陈岩说:“陈岩,别忘了你的身份。你只是本宫身边的一条狗而已,是谁给你的权利来管本宫的决定?”

    陈岩依旧不卑不亢的说:“二皇子,你不要忘了,我只是来协助你登上皇位的。我做的所有决定都是对你百利而无一害的。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为了一点点小事,而毁了这些年所做的所有努力。”

    听到陈岩这番话李泽州更显暴虐,抬手就唤人来,说“把陈岩给本宫拉下去打四十大板。”

    那人领命,想要把陈岩带下去,不曾想被陈岩一把推开。

    正想要叫几个人来,就听陈岩说:“二皇子,我想你应该清楚自己的处境吧!若是没有家族助你,你坐上皇位没有任何希望。”

    李泽州渐渐平静了下来,走到上位坐下,端起桌子上的一杯茶喝了一口,沿着杯壁轻轻摩擦。开口说:“那你的计划是什么?说来本宫听听。”

    陈岩像是已经料到李泽州的反应,没有半分惊讶,把自己的详细计划娓娓道来。

    听完后李泽州沉思起来,敲打着桌子。

    “哒哒哒哒哒哒”

    声音带着规律在房内响起,平白带着几分压抑的感觉。

    陈岩依旧如山一般不为所动。

    突然。

    房外响起一阵喧闹声。

    蔻云歌想着李泽州许久都没来自己这里,想来已经忘记府中还有她这个人的存在。

    便打扮整齐,带着婢女小月来到了李泽州的寝宫。

    没想到还没走进就看到门外有侍卫把手。

    自我感觉良好的蔻云歌并没有理会,想要直接进去,不曾想侍卫很是尽忠职守,愣是说二皇子正与陈岩交谈任何人不准打扰。

    蔻云歌以为这人是不想让她进去才故意这么说的,有些恼怒,却依旧保持着温柔大方的形象,小声地与侍卫交谈。

    结果嘴都说干了,那侍卫都没什么反应。

    羞恼异常的蔻云歌用眼神示意小月来。

    小月从小与蔻云歌一同长大,自是知道这个眼神的含义。

    当下便上前几步,有些慌乱的看着侍卫说:“大、大人,你让侧妃娘娘进去吧!娘娘也是担心殿下。”

    侍卫:“殿下有令,任何人不准靠近寝宫。”

    蔻云歌顿时咬牙切齿的看了一眼小月。

    小月心中一颤,想到蔻云歌说的那个计划有些慌乱。

    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蔻云歌,希望她能看在多年的主仆之情放过她。

    可显然她跟错了主子,这个对蔻云歌并没有什么用。

    反而引得蔻云歌的一阵暗示。

    被逼无奈的小月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故意把衣领微微往下拉了拉,露出洁白如玉的脖颈,还有胸前的波涛汹涌。

    顿时,小月就听到了吞咽口水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时刻显得更加清晰。

    顿时便是觉得羞辱异常,想要拔腿就跑。

    可是却被蔻云歌识破。

    堵在了唯一的出口。

    只能硬着头皮,抛却所有的羞耻心。

    含羞带怯的看了一眼那侍卫,见他还是不为所动,大着胆子对侍卫说:“侍卫大哥,人家有件事想和你说,你能和人家出来一下吗?”说完像是无意思的用胸部蹭了蹭侍卫的手臂。

    侍卫也是个衷心的,依旧是不为所动。

    把柳下惠这个词贯彻到底了。

    只是一个正常的男子真的能够低过一位散发着青春气息的少女吗?

    显然是不能的,男人都是下半身考虑的动物。

    这一点被蔻云歌摸得透透的,这还要拜她那青楼的娘所赐。

    只见小月越漏越多,美丽的波涛汹涌的胸脯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

    一阵风吹来,小月不经颤了颤。

    那波涛汹涌也跟着颤了几颤。

    结果那吞咽口水的声音更加的清晰响亮。

    小月这次是真的抛却了所有,不为所动,这年轻的侍卫终究抵不过少女的诱惑。

    对旁边的侍卫说:“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那侍卫平时也是同他很是要好,见自己好兄弟有泽莫大的艳福也是替他开心。

    自然是满口答应。

    蔻云歌在一旁默默的看着这一切,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哪里做的不对,在这个吃人的皇宫,如果没有几分心眼怎么立足。

    最后小月回头看了一眼蔻云歌,显然没有任何结果,所以她注定是要失望的。

    跟着那侍卫一步步来到一处假山。

    本来一脸严肃,规规矩矩的侍卫如同一头发情的狼一般朝小月扑了过来。

    吻如雨点般落下,衣衫被残暴的逝去。

    粗糙的大手抚摸着少女如玉般的肌肤,引来一阵阵战栗。

    一接触少女光滑的肌肤,那侍卫的下半身便精神抖擞起来。

    看到那东西,小月有几分害怕。

    以前听娘说以后要嫁人,一定要嫁个好相与的,会疼人的,在床地之间知道珍惜疼爱你的。

    当时她不懂,现在知道了。

    可惜一切已成定局。

    娘亲,你放心。我一定会在这皇城之中站一席之地。

    泪水悄声无息的落下,最终消失在夜幕中,无人知晓。

    最后一块遮羞布被拿掉。

    波涛汹涌的胸部被侍卫的大手揉搓成各种形状。

    小月只能配合的发出喘息声。

    那侍卫得到回应更是精神几分,牙齿一点点的吸允着小月饱满的红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