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毒发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42本章字数:3016字

    酒肆中的人慌乱的逃跑,生怕晚了一部便会被殃及池鱼。

    一时间这片地方成了无人之地,尖叫声,叫喊声,此起彼伏。

    然而有一个人成为了例外,只有容叶柯淡定自如的坐在那里,手中还拿着酒杯,摩擦着杯沿,自成一方天地。

    一举一动都带着独属于上位者的气势。

    蔻果果毕竟是一名女子,刚习武不久,虽然有着前世的经验,体力、内力却都是不敌从小习武的壮年男子。

    最后蔻果果不敌,落败归来。

    身为太子,从小便开始习武,平时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太子其实武功高强。

    但是还是没来得及接住蔻果果,只因容叶柯早了他一步。

    慕容晓晓是闺阁女子,亦是皇家的郡主,若是没有一点自保能力,怕是被人吃的连渣都不剩了。

    在蔻果果不敌的那一刻,容叶柯便飞身上前,来了一场英雄救美。

    蔻果果看到容叶柯突然觉得有几分委屈的感觉,一把推开他。

    瞪了一眼容叶柯,就没在管他,独留容叶柯一人站在那里。

    被瞪了一眼的容叶柯有些郁闷,更多的是气愤。

    容叶柯有些生气,独自站在那里生着闷气,开始释放低气压。

    刚进入战斗的蔻果果突然觉得好痛。

    当下说了一声“卧槽”,疼痛的感觉开始遍布全身。

    不只是身体,还伴随着脑海。

    一阵阵的痛。

    蔻果果捂着心口,满脸的汗水顺着脸颊滴落在地上,瞬间便俏无踪迹。

    蔻果果咬牙坚持,不想要被人看扁。

    可是黑衣人可不会给她喘息的时间,直接就刺伤了蔻果果。

    “噗呲”

    刀剑入肉的声响在蔻果果耳边响起,低头一看……。

    容叶柯刚从被蔻果果推开的呆愣中清醒过来就看到蔻果果被刺伤的这一幕。

    顿时,身边的杀气都释放了出来。

    一把抱起已经昏迷却依旧牙关紧咬的蔻果果。

    这边的禁卫军珊珊来袭,最终把黑衣人全部制服。

    禁卫军首领抱拳单膝下跪,郑重的说:“末将来迟,请太子殿下责罚。”

    李泽俞虽然着急,却不得不打着哈哈,“李统领请起,孤无事。”

    李统领答到:“是。”

    ……

    容叶柯抱走蔻果果之后便来到自己的住处。

    一座四合院,不是很大,却胜在精致。

    一进门,容叶柯便挥手叫来一名下属说:“快点,去吧容意叫来。”

    “是”

    抱着蔻果果快速来到一处卧室,起。轻轻的把蔻果果放在床上,小心翼翼的叫来在外等候的侍女。

    吩咐到:“你们,给我照顾好她,若是有丝毫闪失,你们也不用活在这世上了。”眼神中满是暴虐的光芒。

    仿佛完后径直走了出去。

    容叶柯脸上满是复杂的光芒,突然伸出手打在一旁的一颗桃花树上。

    顿时鲜血顺着树干流淌,容叶柯仿佛感受不到痛觉般的收回手。

    任由鲜血顺着手掌流淌。

    被砸中的桃花树,如同仙女三花般粉粉落下。

    “柯,唤我来有何事。”温暖从背后慢慢的包围过来,耳畔传来他的声音,有点低哑的,却带着说不出魅惑。

    男子一头暗红色长发,未绾未系披散在身后,光滑顺垂如同上好的丝缎。秀气似女子般的叶眉之下是一双勾魂摄魄的深紫色瑰丽眼眸,眼角微微上挑,更增添撩人风情。朱唇轻抿,似笑非笑。肌肤白皙胜雪,似微微散发着银白莹光一般。

    墙角慢慢转出一袭淡紫色身影。光亮华丽的贡品柔缎,不仅仅是在阳光下折射出淡淡光辉那样好看,穿在身上亦是舒适飘逸,形态优美极了。那人高高绾着冠发,长若流水的发丝服帖顺在背后,微仰着头,背抵在黝黑的墙壁间,微微一笑——不分性别的美丽,如此惊心动魄的魅惑。

    但是容叶柯并不为所动。

    容叶柯本身的相貌便是惊为天人,再加上蔻果果的容貌也是上成。

    容叶柯不语,直接走进屋里。

    屋内。

    蔻果果脸上满是冷汗,却是不吭不想。胸前还有一个刀伤,可以说是雪上加霜。

    容叶柯进来后,谁知而来的便是那两名男子。

    进来后红衣男子变开口道:“柯,你换我们前来,不会就是为了这个女人吧!这女人长的挺好看的,可是长的好看的又不是没见过,你怎么会对一个小丫头片子感兴趣呢?”唠唠叨叨一副话唠的模样。

    紫衣男子显然是比较稳重的,轻轻的从衣袖中伸出洁白如玉的手,轻轻的搭在红衣男子肩上。

    开口道:“柯,你不要这么吓人,我家意宝贝可是会害怕的。”说完转头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红衣男子,也就是他口中的意宝贝,“容意”。

    容意本来暴躁的想要杀人的感觉,在被紫衣男子看了一眼后便消失无踪。

    脸颊微红的的处在那里,安安静静的如同一幅美丽至极的山水画。

    不过显然这里并不是他们两人打情骂俏的地方。

    容叶柯那充满暴虐的双眼被紫衣男子,也就是凌虚子看在眼里。

    用眼神示意容意。

    作为好基友的容意秒懂。

    立马俯身为蔻果果把脉。

    然后起身说:“这毒……。”

    欲言又止的看向容叶柯,显然一副狐狸的狡猾模样。

    世人相传北有神医,其名无人可知。

    但是有一件事是人们都知道的,那就是神医那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

    想穿没有神医治不好的病,就算是半脚踏进阎罗殿,只要有神医在你就算想死也没可能。

    神医的故事在民间多如牛毛,却没有人见过神医的真面目。

    “容意”,便是传闻中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医。

    若是他没有办法,那蔻果果就算是真的没救了。

    要是想问世人求而不得的神医为何会在容叶柯这里,那可就说来话长了。

    可以说容意从小便同容叶柯一同长大,算是容叶柯的兄弟。

    只可惜容叶柯一直便是很冷淡,所以两人虽是一起长大的,却也不是生死之交。

    容意从小就表现出对于毒术浓厚的兴趣,所以容意在医毒方面很是精通,师父是隐居多年的灵尘子,亦是凌虚子的师父。

    容意继续开口道:“这忙我能帮,但是…………”

    说到一半就停了,留给容叶柯很大的想象空间。

    容叶柯也是很了解容意,双目微瞌,薄唇轻启:“一个月。”

    虽然只有三个字,但是容意依旧高兴的想要跳起来。

    嘴角是压不住的笑容,连同眼中也流露出满足。

    不过,话锋一转。

    容意再次开口道:“不过,拿重要的要找到没有。”

    容叶柯眼神晦暗的开口道:“没有。”

    容意理了理衣衫,开口道:“没有的话,这毒我是解不了的。只能暂时压制住。”说完从袖子中拿出一张羊皮卷。

    玉手一挥,略带破旧的羊皮卷凌空漂浮了起来。

    开始顺着手指滑动的方向慢慢展开。

    针影稍纵病魔哭,金光乍过已还魂!

    细条慢缕握在手,一针一孔转乾坤。

    神医不愧为神医,一举一动都有着大家的风范。

    一到片刻,蔻果果胸口的伤口血便止住了。

    身体也放松了下来,脸色也不再是痛苦,而是慢慢平静了下来。

    这边是情况好转了,但是这次的主谋二皇子李泽州确实暴怒异常。

    老远都能听到他气急败坏的声音。

    “你们这群废物,本宫养你们有什么用,办个事都能失败,说吧!你们到底还想不想活了。”

    李泽州眼神暴怒,神色扭曲的看着面前半跪在地上的一名黑衣男子。

    越想越生气,一抬脚便把黑衣男子踹到了地上。

    黑衣男子不吭不想的站了起来,主动赔罪到“这是属下的失值,请皇子殿下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将功赎罪。”

    李泽州走到上位坐下,拿起桌上已经凉了的茶杯,磨擦着杯沿暴躁的说:“哦?将功赎罪,你认为你还有利用价值吗?”

    黑衣男子立马上前抱拳道:“是的,属下发现我国的一名富商和太子走的很近,并且有着身后的内力。和太子的侍卫也就是那个被封为太子侧妃的女子蔻果果关系匪浅。”

    “哦?是吗。那好,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将功赎罪。”

    黑衣男子感激的说:“谢皇子殿下不杀之恩,属下定当全力以赴。”

    “退下吧!”

    “是,属下告退。”

    说完就转身走出了房门。

    站在一旁的陈岩,在那名下属走出去以后才开口说道:“殿下,你真的认为那名富商来头很大?”

    听完这句话,李泽州嘴角勾起一抹邪笑,薄唇轻启:“大不大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的目的只是要让李泽俞痛苦而已。”

    “恕我直言,殿下未免太过于鲁莽了,万一……!”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李泽州。

    李泽州怎么会不知道陈岩想要说什么,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浓郁。

    “你懂什么,我的眼睛还没瞎。那李泽俞看向他那侍卫的眼神明显不一样,现在有多出来一个富商。若是李泽俞想要求取这蔻果果,那太后的反应……,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