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贴心小棉袄飞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8:26:43本章字数:2993字

    当时看到娇妻那虚弱的模样,着实吓坏了陈杰。

    前三个孩子的时候,陈氏并没有这么虚弱,于是紧张的看向旁边抱着孩子的稳婆。

    “稳婆,我家娘子无事吧!为什么会这么虚弱,快说!”

    那紧张的模样,愣是吓的稳婆也紧张起来。

    断断续续的回答说:“没、没事,陈娘子这次的体质有一些虚,所以生孩子的时候会有些困、困难,坐月子的时候补一补就好了。”害怕陈杰会发火,连忙就转过头去。

    三个兄弟开心的想要看看妹妹长什么样子。

    老大陈祥旭看向稳婆说:“扬大妈,我妹妹怎么样,看着好笑啊!”

    其他两兄弟也附和道:“是呀,是呀!为什么妹妹这么小。”

    老大陈祥旭目前也就十岁,平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老二陈品如,目前只有七岁,性格温柔,最是遗传了陈氏。

    做什么事情都带着文雅的气息,小小年纪便可以看出以后是个温润如玉的少年郎。

    老三陈振林,平时大大咧咧的,最是贪玩。

    目前只有四岁,贪玩也是正常。

    不过老人常言:三岁看少年,七岁看到老。

    所以这陈振林是一直这个模样没跑了。

    只是兄弟三人,对于这个妹妹的期待,可是一点儿都不比他爹娘少。

    这稳婆也是尴尬异常,平时看到别人家都是喜男不喜女,为啥这家就不一样了。

    刚好翻了翻,喜女不喜男。

    她可是到现在都没忘记陈杰听到是个男娃时那震惊的模样。

    现在这几个男娃跑过来又是问,妹妹为什么那么小?

    把稳婆弄得一个头两个大,所以稳婆用着最纯粹的话语,彻底打破了兄弟三人不切实际的幻想。

    老大最沉稳,默默的便接受了好好的贴心小妹妹变成了小弟弟。

    老二温润如玉,虽然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妹妹也飞了。

    虽然自己是有那么……一丢丢的嫌弃。

    但是再怎么样嫌弃,这也是自己的弟弟,从一个娘胎里出来的,骨肉相连。

    但是老三就不同了,平时就皮的很。

    听说自己的宝贝妹妹,变成了和自己一样,带着小jj的男孩纸。

    顿时就不干了,嘴巴一撇,头一歪,吧唧吧唧眼泪就掉了下来。

    为了不打扰到正在卿卿我我的爹娘,老大带着三人去了另一间房。

    没错,在老大陈祥旭看来。

    他爹他娘每天都在秀恩爱,卿卿我我的,简直辣眼睛。

    终于!

    经过一番惨痛的纠结,老三还是接受了宝贝小妹变成男孩纸的,这样一个痛彻心扉的事实。

    同样内心窃喜:这样我就不是最小的那个了,我也有弟弟可以欺负了,嘿嘿!

    只不过,少年你确定你能欺负的了人家吗?

    还是做梦来的实在些。

    果不其然,在以后的日子里。

    别说是欺负陈韵寒了,就是他哭一下,自己都要抖三抖。

    “陈韵寒”是陈杰从给自己宝贝闺女准备的名字中,挑选出来的。

    实在是懒得想了。

    虽然,一家人对于陈韵寒不是一个女娃有些失望。

    但是也不会想要去冷待他,对他还是宠爱十足的。

    所以,总得来说。

    见到蔻果果这么可爱的女娃,实在是不忍心让那个谁给糟蹋。

    虽然……他有能力救出来。

    但是,民不与官斗。

    这是一句恒古不变的常识,所以最好还是不要硬碰硬的好。

    立马就上前,也不管两人是不是都不在意。

    一把上前就拉着蔻果果与李泽俞,拉倒自己的摊位上。

    常年在这边跑,没有一个摊位,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在这片地方混过。

    所以,在这片地方浪迹多年的陈杰,自然有着属于自己的小地盘,和几个摊友。

    都是左邻右舍的,哪有不交好的道理。

    人又不是万能的,谁知道没有个什么事情需要帮助的。

    自然要搞好邻里关系,自己不在的时候,自家娇妻还能有个人照应着。

    这不,刚拉着两人来到摊位上。

    就有个年纪不大的小伙子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径直来到陈杰身旁,喘着粗气说到:“陈、呵、陈叔,婶、婶子,呼、呼、婶子受伤了。呼、呼、呼。”

    最后一口气猛地说完,开始站在原地喘着粗气。

    听到自家娇妻受伤的消息,陈杰什么也不管了,飞快的朝着家的方向跑去。

    那不顾一切的姿态着实令蔻果果佩服。

    虽然还不清楚情况,但是陈叔毕竟帮过她,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现在陈叔有事,自然要去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看向一旁喘气的小年轻,蔻果果开口说:“这位小哥,陈叔怎么了,这么急匆匆的就走了。”

    说是急匆匆其实还有些不夸张,那分明就是找人拼架的感觉。

    那小哥心底不错,方才来的时候就发现陈叔和他们两人很熟的样子。

    现在两人这么问也不足为奇。

    等到感觉好一点的时候,立马就回答道:“咱们边走边说吧!”

    蔻果果看了一眼旁边已经恢复正常的李泽俞,用眼神询问到:现在还有时间吧!

    李泽俞刚好接受到讯息,立马回道:“没事,应该明天会到。”

    蔻果果这才放心下来,对小年轻说:“好,我们边走边说。”

    “我就张凯,是陈叔的邻居,我先去跟陈叔的好友说说,让他们帮忙看一下摊子。”

    张凯对于这种情况好像有些熟悉,有条不紊的处理着剩余的事情。

    处理好后,他们就向着陈家出发了。

    张凯率先开口讲道:“你们别看陈叔平时挺老实的,其实呀!他确实很老实。哈哈哈”

    李泽俞听到这话,顿时不知怎么接,只能尴尬的跟着笑了几声。

    一副不懂俗世的模样,连最基本的圆滑的不懂。

    这个时候蔻果果就派上用场了。

    “那陈叔平时都是这么……拼命的吗?”

    蔻果果想想刚才陈杰那拼命三郎的架势,嘴角抽抽的问道。

    张凯听到,顿时笑出了声,轻咳两声道:“你们猜的没错,只要嫂子出了那么一点点事,陈叔都这样。哈哈哈!”

    “噗”

    蔻果果突然笑出声来,眉眼弯弯,不知看呆了多少少年郎。

    张凯便是其中之一,痴迷盯着蔻果果的脸颊。

    结果被李泽俞一个瞪眼给ko了,人家小伙子还没发芽的爱情就被压平了。

    替张凯默哀三秒。

    一时没听到声响,蔻果果不明所以的看向沉默的两人,笑笑道:“喂,你们两个怎么了。怎么都不说话。”

    “啊!啊!”

    张凯立马茫然的啊了两声,才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刚才走神了,给了蔻果果一个歉意的眼神。

    朴实的可怕!

    李泽俞则是又恢复成了,他平时那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模样。

    张凯则是又开始讲起关于陈杰的事了。

    “你们都不知道,陈叔平时最是温柔体贴了。陈叔是个孤儿,小的时候被人收养了,就在我们那一片,跟陈嫂子是邻居,两个人从小就在一起玩,这不长大后就在一起了吗。而且陈叔很孝顺,我娘就老垫着我耳朵说:多和你陈叔学着点,知道不……。唉!”

    说着叹口气,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做忧郁状。

    只是人家都是忧郁王子什么的,要颜有颜、要钱有钱的。

    你这就是四不像,有点像是垂暮的老人在叹息昨日往昔。

    当然,蔻果果不会拆穿他,这点素养她还是有的。

    只是在内心偷笑两声而已,面上不动声色。

    李泽俞是个纯现代人,自然不懂什么忧郁王子,所以没有半点动静,就是觉得有些……辣眼睛而已!

    可惜,在他们两人的心中,这人是个逗比没跑了。

    “还有啊!陈嫂子很喜欢女娃,可惜生了四胎都是男娃。我听说当时第四个孩子的时候,陈嫂子喜欢吃辣的,古人都说:酸儿辣女,都以为是个女儿。没想到最后是个儿子。哈哈哈,还有陈叔很疼老婆的。”

    张凯很不厚道的把他陈叔的事全抖落出来了。

    不知道他陈叔要是知道了,会不会过来打他。

    “那感情好啊!陈叔还是忠犬型的呢,那嫂子真是幸福啊!”

    蔻果果有些戏谑的说了起来。

    张凯听了,立马就激动的说:“谁说不是,那陈嫂子长的也是温柔可人所以说陈叔是赚到了。”说的那叫一个唾沫横飞。

    只有李泽俞一个人注意到了蔻果果刚才说的“忠犬”。

    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但应该是好的吧!看了一眼蔻果果,李泽俞内心暗道。

    一路走,一路说。

    很快就来到了陈家,看着不大,但是很干净温馨,足以说明家里的女主人很擅长整理家务。

    是个温柔的女子,里里外外看着没有一丝凌乱。

    而那张凯直接就带着两人走到了里屋。

    看到的就是陈叔坐在床边,而床上躺着一个貌美妇人。

    有些虚弱,唇色微微泛白,但是依旧不减貌美,反倒是添了一丝柔弱的美感。

    可能是听到声音,转头看向他们微微一笑。

    像是冬日里的暖阳,温暖了人的内心。